在蝙蝠洞裡摔得粉身碎骨

Sinna

© Sinna | Powered by LOFTER

【超蝙】指尖沙逝-14

系列連結:

01】、【02】、【03】、【04】、【05】、【06】、【07】、【08】、【09】、【10】、【11】、【12】、【13】、【14】

番外

===============

蝙蝠侠向来很少一到交班时间就离开瞭望塔。

一直以来,他都是都最大程度的利用一切资源,包括他自己,在瞭望塔的值班时间,通常也会是他处理其它连盟和瞭望塔琐碎事务的时间。其他成员们每总是会识趣的知道哪些日子不适合在瞭望塔聚会嬉闹。

而超人则是因为接连不断的突发事故与太强的能力与责任心,总是被交班前后发生的各种大小事件拖延了脚步,用他的话来说,即使不是在值班时间,他也不会无视需要他的地方,当然他没有任何贬低其他伙伴的意思,谁都知道没有任何一个人的感官可以像超人那样触及到全球。但超人还是需要时间维持自己的「个人生活」,鉴于他每天属于个人的时间并不多,基本上不太会见到非工作状态的超人在瞭望塔上闲晃。

巴里提早五分钟上到了瞭望塔──这对即使有着神速力还总是迟到的他来说算是非常难能可贵──今天他的前一班是蝙蝠侠,迟到可不是个好选择,再说这是蝙蝠侠因伤休假后的第一次值班,即使会被哈尔耻笑他也会承认自己有点想念联盟顾问。

走进监控室,他欣慰的看到蝙蝠侠如同往常,正在满屏幕眼花撩乱讯息中沉思着。

「嘿!蝙蝠侠!听说你终于销假上班了?」

联盟顾问回过头,轻轻的发出一个肯定的音节。

天知道其实蝙蝠侠也不过就几周没值班,但自正义联盟组成以来,他们在瞭望塔和各种事件上密集碰面的程度让这几周空白显得像是几个月不见一样。

「真高兴见到你还是老样子。」

「真高兴见到瞭望塔还是完整的。」

巴里为这一如往常的蝙蝠式反应由衷地开心,感慨的吐了口气。

「要知道,那天看到你又一动一也不动的,超人那个脸色──你知道超人通常都游刃有余到让人羡慕──他看起来……总之我被吓到了,老兄,你没事真好。」

蝙蝠侠的嘴角僵硬的往下,转过身继续看着那堆巴里从来都不知道对方怎么在没有超级速度下看完的数据。闪电侠有些疑惑,他知道蝙蝠侠不爱多说话,或许是性格,也或许是为了维持某种形象什么的,但他微妙地感受到刚才不知怎么的大蝙蝠好像就不开心了。

监控室门滑开的轻微声响适时的打断了正在犹豫是否要关心蝙蝠侠情绪的闪电侠。超人带着他那「今天世界也很美好」的笑容端着一个马克杯飘了进来,爽朗的和闪电侠打招呼,然后飘到一个注意力也没给他的蝙蝠侠前面,把马克杯伸到了对方面前──巴里很确信那看起来跟闻起来都像是一杯热奶茶。

超人给了蝙蝠侠一杯热奶茶。

当然超人一直都是一个体贴的蓝大个儿,但巴里一时说不上哪里就是怪怪的。

蝙蝠侠大概跟他有相同的感想。他的视线从那杯冒着香甜热气的东西扫过再带到超人的脸,几秒的空白几乎让他看起来可以说是错愕,在这瞬间怔楞后他往旁边挪了一步,好错开挡住屏幕的超人,然而联盟主席依旧带着笑容锲而不舍的让杯子跟着他的视线,确保他很难当作那个杯子不存在。

几个步伐之后蝙蝠侠在一个愠怒的深呼吸下停止了这段攻防。

「走开。」

超人耸耸肩,「时间到了还占着位置可不好,你该交班了,是不是?闪电?」末了还朝闪电侠眨眨眼。

巴里被这突如其来的一球砸得动也不敢动。不知该同意表示蝙蝠侠不该延迟交班;还是该不同意表示自己可以不用准时接班?突然深深体会联盟主席挖坑给人跳的功力并不简单。

只是照表上工的无辜闪电侠用抽搐的嘴角试图向主席传达:拜托请不要把我牵扯进超人与蝙蝠侠的争执。

「一直占着位置的是你,超人,今天瞭望塔上没有你的事。」

完了完了,黑暗与复仇的化身开口了。巴里努力不动声色的移动到房间内的暴风半径最边缘,然后想到今天瞭望塔上确实没有超人的事。

「是,那我们何不离开这里到休息室喝点东西,留给闪电一个宽敞的工作空间呢?」

巴里几乎可以听见蝙蝠侠握紧拳头的声音。

此时监控台传来的警示声像是某种解除暗示的信号一样,让超人跟蝙蝠侠同时停止盯着对方,将注意力都转到监控屏幕上。没人喜欢在值班的时候碰上事情,但闪电侠从来没觉得那个哔哔声那么悦耳过。

他们很快理清了情况,向各个值班的英雄们分配好工作。并不在值班名单内的超人也理所当然被分配了任务,反正他一定会加入,而蝙蝠侠讨厌计划被打乱。当蝙蝠侠理所当然地将监控台交给闪电侠正要离开时,超人却抢先档在了门前。

「你该留在这里指挥。」

巴里原本很想表达自己十分乐意去现场,他相信大家都会同意蝙蝠侠留守比起他的效益大得多,但蝙蝠侠的怒吼让他把话又吞了回去。

「现在负责监控室的人是闪电侠!」

蝙蝠侠毫不掩饰自己的恼怒,大步越过超人离开,他听见超人叹了口气,向他打了声招呼后也离开了监控室。还冒着热气的奶茶被搁在桌上,一旁放着超人平时用的马克杯。


一般来说,大部分罪犯造成的小型骚动,所在城市或是邻近的英雄都能够自行处理,偶而那些超级罪犯联合起来的犯罪行动、来自地球以外地区的威胁,或是大型的天灾,才会需要正义联盟组织多位英雄一起行动。

而那些超级罪犯联盟多半都是老面孔,超人有时真的对这些死性不改的罪犯们感到厌烦,他其实有些怀疑这些人是犯罪成瘾者,凭借这些行为来获得刺激与满足感,而不是金钱或物质,否则他们怎么能一再的重演这些从未成功过的无聊戏码?对──虽然这么说有些不妥,但超人觉得──无聊。

在多次事件的合作中,英雄们已经逐渐有了默契,能够互相配合支持战斗,结束一场超级罪犯的派对对他们来说只是早晚的问题,在这些年的磨合之下,现在捕捉罪犯已经是最基本的完成事项,真正需要他们花心思的是如何在这过程中尽可能地避免损失,以及在这前后和之间的情报分析。

现场的英雄们各自牵制着自己的目标,超人用钢筋绑好了手上这一个罪犯留给了警察,向市中心那个巨大机器人飞去。其实他大可以用拳头加热视线毁了那玩意,但蝙蝠侠表示『这样对周遭建筑和设施的破坏范围太广,而且我们需要尽可能留下完整的机体进行搜查』。

他到现场时机器人正站在原地,以明显不流畅的动作试图移动每个爪子,看起来是暂时被牵制住了,这个巨大机械的表层含铅,无法透视,让他暂时打消了直接把驾驶者抓出来的念头。超人先使用了冷冻呼吸加强对它的限制,扫视了一圈并没有看见蝙蝠侠的踪影。

「B,你在哪?」

通讯器中并没有响应,在这个距离下,即使不用通讯器,他应该也能够听到布鲁斯的声音。一股恐慌突然攫住了他──他把布鲁斯弄丢了。这想法一瞬间吓到了他,等他注意到时蝙蝠翼已经悬浮在机器人的正上方。

布鲁斯不在蝙幅翼里面,蝙蝠翼过于智能的自动驾驶让他有股微妙的不适,他知道为什么,却无法跟任何人说。

────「超人。」他听见布鲁斯的声音,回过头,蝙蝠侠站在机器人的上方,看起来已经掌握了这个机器的控制系统,正专注的在被扯出的零件上作业,没有注意到他就在身后,仍然对着通讯器说话。

「我正在进行目标C分析,需要你来确保它的行动限制。」

克拉克正想笑着回「就来了」,他能够在布鲁斯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把该拆的该绑的都完成,让布鲁斯皱着眉头咕哝他又在「卖弄」。

但几乎在这个念头成形的一瞬间,一切就像放慢了几百倍的影片在他面前拨放,他看见了应该已沉没的机械表层窜出了高压电流,窜上了布鲁斯的身体,随着穿越布鲁斯身体的过程在他的皮肤底下迸射出电光,布鲁斯从机器人身上掉了下来,像是一个坠落的蝙蝠,毫无受身动作,他的头首先撞击到了地面,发出了有些沉闷的撞击声,接着是骨头断裂的清脆声响,他的肩膀、手臂、脊椎、骨盆、大腿、小腿,依次用不同程度的声音彰显着撞击的力度,接着有液体由他的头部流了出来,他的呼吸道也被液体流入,呼吸声开始有了杂音,愈来愈虚弱,他的心跳声────

一个巨大的轰鸣声冲击了他的耳膜,克拉克看见眼前的机器人,并没有被扯出零件,一旁的地上──并没有布鲁斯。

克拉克感觉自己冒了一身冷汗,心脏剧烈的跳动,尽管他并不需要氧气,但他却控制不了自己大口喘气。

他看见机器人身上附着了几个用途不明的装置,印着蝙蝠标记,显然是由蝙蝠翼发射的,它们短暂的张开了某种电磁场之后,原先还有点不安分的机器人彻底不动了。

这机械的侧腹似乎正被从里头用力撞击,接着蝙蝠侠黑色的靴子将厚重的金属片彻底踹开,爬了出来。

在爬上机器人的途中他被瞬间带到了地上。

「做什──」蝙蝠侠反射性地知道是超人,有些恼怒的回过头时却不知该说什么。

他自认和超人相处的时间足够长,但即使如此,也从未见过他那个模样──不安、害怕、惊魂未定。这些情绪的综合体竟然出现在超人身上。

这让蝙蝠侠也愣住了。

「发生什么了,超人。」

他冷静的初步分析,但第一时间并没有想出当前有什么事情能让超人这么慌张。钢铁之子却只是一直带着恐惧和某种他无法解读的情绪望着他,说不出一句话。当他决定先处理眼前的巨大机械时却又紧紧的抓住他的手臂。

「等等,布鲁斯……」

蝙蝠侠停了下来,等着超人继续说下去,但克拉克几次艰难的开口之后却又马上合起来,好半晌,好像才终于能组织好自己的语言。

「就只是…待在我身边,一会儿…再一会儿就好……」

布鲁斯没有回答,只是放任克拉克用几乎是令他疼痛的力道抓着他的手。

TBC

===============

填坑来了!

前陣子邊睡邊寫覺得實在不行,但不邊睡邊寫又就這麼擱到了現在...

如果有任何不符合科学或生物学原理的部分请不要深究XD”

我有一個不更新就沒臉回留言的習慣...請原諒我,不管是喜歡還是推薦還是留言都是我很大的動力,尤其留言簡直像是在灌補品一樣!晚些都會慢慢回!

评论(7)
热度(110)
  1. 枫林靑Sinn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