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蝙蝠洞裡摔得粉身碎骨

Sinna

© Sinna | Powered by LOFTER

【超蝙】克拉克肯特有個煩惱-7

注意:


※ 完全的OOC。

※ 這個世界沒有蝙蝠俠。

※ 有很多小托馬斯韋恩,但不會有夜梟和終極人。

※ 韋恩家各種捏造。

※ 大超各種癡漢預警。


===============


当克拉克决定送布鲁斯回家时,没有意识到这是他第一次拜访韦恩家,在他的想象中,这些事情应该是在交往几个月后,在一个比较正式的情况下发生,不管是以哪一个身分──虽然韦恩家的成员大概都已经知道他了另一个身分了。

 

等他总算从布鲁斯的五官中回过神来,韦恩庄园已经近在眼前。

 

他在接近韦恩庄园围墙大门时犹豫了一会儿,是否要把布鲁斯放在庄园外的大门口,布鲁斯告诉他「这离宅邸还很远」,克拉克心想现在已经这么晚了,附近都没有人烟,布鲁斯穿得这么单薄,万一有什么危险怎么办?万一他会冷怎么办?于是克拉克把布鲁斯抱紧了点,继续往宅邸前进。到了宅邸前,布鲁斯告诉他「别打扰阿尔弗雷德了,我的房间在那边」直接给他指了某一个窗台,克拉克想想有道理,深夜这样带着布鲁斯按门铃,实在不是一个很好的初次见面方式。于是又抱着布鲁斯飘到阳台上,把人轻轻放下。布鲁斯告诉他「进来吧,刚才我们还没说完」,克拉克十分同意,跟着布鲁斯推开门走进房。

 

小托马斯韦恩站在黑暗的房里,两手插在口袋里对着他们微笑。

 

克拉克心跳大约停了几秒──他开始觉得这是小托马斯的阴谋之一,要用那张跟布鲁斯一样的脸让他产生心理阴影。

 

「嗨,布鲁西。」

布鲁斯叹了口气,径直的走向兄弟,推着人往门外带。

「哇喔这是我的衣服?非常好看,我不介意整套送你,需要帮你多挑几件吗?」

「……我晚一点再跟你谈。」

「才一天我就被排在男朋友后面了?我很难过布鲁西,你不能想象我难过的时候会做出什么。」

「我已经连你平常会作出什么都快要不能想象了──装成我的样子去勾引我同事?你在想什么?」

「well你知道,我只是忍不住就想玩玩,你同事挺可爱的。」

「现在出去。」

小托马斯的脸被迅速关上的门挡在后面,声音仍然闷闷的由门后传过来。

「布鲁西,如果你十分钟之内不开门的话我会迁怒在里面那个外星人身上的,我保证。」

克拉克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

此时一个轻微的咳嗽声由走廊一端传来,声音不大确十分清楚,克拉克能听到声音来源处传来脚步声,朝着布鲁斯的房间接近。

「托马斯少爷,我记得您原本预计是要搭今晚的飞机准备明天与中东地区合伙人的会晤?您可能会想说明一下今晚在哥谭中央医院的事情,我也非常乐意了解,不幸的是我在您擅自取消后重新预订的航班就在1小时后,请不必担心,行李我已经为您送到,也已经向那些可怜的机组人员们致歉了,车已经在门口等着您,您只需要移动尊驾上车,司机先生会在安全的在时间内将您送上飞机。」

「阿尔弗雷德,那边的事情我已经请卢修斯……」

「卢修斯请我转告您,那边的合伙人非常重视这次合作,如果临时才知会韦恩公司的董事长不出席,对方恐怕会感到被冒犯。」

门外的两个人安静了好一会儿,其中一个人踏着略显用力的脚步离开了,接着房门被轻敲两声,在布鲁斯局促的回复后门打了开,一位得体的老绅士负手立在门口。

「我以为从有『专人』接送,您会回来得更早一点,布鲁斯少爷。」

克拉克整个钢铁之躯已经紧张到名符其实的动也不敢动,两手都不知道该怎么摆的直直的贴在大腿两侧,站得笔直。

 

那就是传说中的阿尔弗雷德.潘尼沃斯先生啊!能让小托马斯.韦恩也听话的伟大管家……!

顿时在克拉克心目中那个听说是接近于韦恩兄弟父亲的管家又增加了一道传奇色彩,对他的崇拜简直有如涛涛江水绵延不绝。

 

「阿尔弗雷德,这是克拉克。」

如果不是自己也紧张得不行,克拉克就会注意到布鲁斯明显的有些不自在。他有些讶异布鲁斯会用这个名字来介绍他,特别是现在他还穿着超人制服的时候。同时知道他两种身分的人在这之前一直只有爸跟妈,再来是自己发现的韦恩兄弟,这可能是第一次有人将超人跟克拉克当做同一个个体介绍。一直以来他的某一面都躲在另一面之后,克拉克不会说这有多棒,但不可否认的是某些时候,这隐约带来一种矛盾的安全感,同时将自己的两面呈现在人前,让他紧张的同时又感到有点不安

 

「您好,肯特先生。我是阿尔弗雷德.潘尼沃斯,韦恩家族的管家。」

「您好潘尼沃斯先生,克拉克.肯特,星…呃……超人?」

克拉克僵硬的与管家先生握了握手。

「我从新闻和和两位少爷那边耳闻不少您的事迹,您在世界上的工作十分出色,当然,另一个也是。上周那篇关于哥谭骑士队和大都会火箭队的比赛以大都会媒体来说是少见评论中立的报导。」

所以他甚至还看过他写的文章,克拉克不晓得这是更乐观还是更吓人一点。

「呃,不,我只是做我该做的……」

「很可惜这个初次见面不那么完美,如果下次您从正门拜访的话,相信我能给您更好的招待,我会提醒布鲁斯少爷要带客人从正门走的。」

「阿尔弗雷德……」布鲁斯轻轻咳了一声。

管家先生高深莫测的把眼神扫过两个年轻人。

「夜已经深了,需要为肯特先生准备客房吗?」

「不、不用!」

 

……

 

克拉克脱口而出后才从突然间凝结的气氛中意识到这句话的歧义,亡羊补牢的马上补充道:「我是说,我回家很快,就不打扰了……」

「不。」一直沉默的布鲁斯拉住他的手,「没将刚才的事情交待完我不会让你回去,请帮他准备一间客房,阿尔弗雷德。」

「当然,谈完之后你想去哪都随你高兴。」

 

管家先生颔首并离开了房间,还顺手带走了刚才布鲁斯随手一放的玫瑰花束,现在这个空间总算又只剩下他们两人,但气氛已经和来时完全不同。

 

「所以,如果我告诉你刚刚酒吧里的情报,你得让我帮忙,好吗?」

「如果你的意思是和我讨价还价的话,我能用其他方法得到我要的讯息。」布鲁斯板着脸说。

「不!你知道无论如何我不会旁观你自己一个人扯上这件事,这太危险了。」

「我不是自己一个人。」

「好吧,我没办法看你在没有我的情况下扯进这件事。就算你甩了我也不行!」

 

克拉克义愤填膺,布鲁斯乍然失声。

 

「我没有要甩了你……」

「什…真的吗?但我以为……」

虽然气氛有所缓和,但他确实介入了布鲁斯不希望他介入的地方。这几天他不是没有产生过为什么布鲁斯会答应跟他交往的自我怀疑,但这个问题每每在脑中浮现,都很快被沉浸在甜蜜的脑袋选择性遗忘。

他迷恋着布鲁斯,而布鲁斯一直冷静地接受他的追求和告白,如果说今天布鲁斯认为这段关系不符合他的期待,结束这段才开始不到48小时的关系对布鲁斯来说也很简单。

 

「我确实没想到你的听力还能有追踪器一样的用途,也为你在酒吧的口不择言有一点…挫折,但我实际上就是这样的人,并不只是天天在医院加班的医师,很抱歉瞒着你,给了你错误期待,如果你因此幻灭或觉得不舒服,想当作这两天的事没有发生过,我也完全可以理解──」

「是什么让你觉得我有可能想和你分手?你觉得我对你还不够痴迷吗?」

克拉克猛然用力把布鲁斯抱进怀里,用力到布鲁斯一时间甚至有些喘不过气说话。

「布鲁斯,你的意思是,我还是你男朋友?」

「……虽然我以为在这之前我们还有别的事要谈,但结论来说…是的,最起码我这样希望……」

「我只是没办法看你以身犯险或是拿自己当诱饵,没有想要求你一点隐私都不能有……」布鲁斯此时努力地从克拉克的胸膛抬起头传达他不甚同意的眼神。「心跳的事──我没有想用听力跟踪你,真的!那只是习惯,我对我妈也是这样的!我习惯这样时不时确认在意的人的安危……」

 

「……托马斯不会高兴超人介入哥谭的,我也不希望哥谭的犯罪分子注意到这点,我们有我们做事的方法,即使你很难接受。」

「这个嘛……反正超人做什么托马斯都不会高兴……」他胸膛上感受到布鲁斯的轻笑。「但如果是克拉克呢?甚至也不是克拉克,只是一个不具名的记者?或是不具名的网络用户?我听到了你想知道的那个名字。」他低头在布鲁斯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让对方的蓝眼睛惊讶而带上了玩味的笑意。

「超人有超人能做的事,克拉克有克拉克能做的。」他得意的勾起嘴角。

「你也骗过了我,我还以为你就像你表现出来得那么傻。」

「我在你面前是真的傻啊……」

「对,傻得什么也不敢做。」

当克拉克的手被布鲁斯握住时候他正顾着把眼神在面前的蓝眼睛和红唇之间流连,等到他意识到自己正揉着布鲁斯的臀部时早已经忘情的品尝着布鲁斯的唇舌,布鲁斯被吻得有些缺氧,在接吻间隙剧烈的喘着气,试图稍微拉开一点距离但双手又牢牢的扯着克拉克的披风,腿有些无力的退后几步撞上了床沿,克拉克沉迷的吻着布鲁斯,用身体把他推倒在床上,右手不满足于隔着衣物的触感,探进了皮裤,勾到某条裤绳时毫不犹豫地扯断了它,让布鲁斯惊呼一声。他连忙边道歉边啄吻着布鲁斯所有露出肌肤的地方。

「抱歉……你穿成这样,走进那种地方任人观赏,还瞒着我,我生气又妒忌……」

「没关系,我有点喜欢你生气又妒忌的样子。」他露出那张韦恩医师温柔面孔的同时双手极尽挑逗的划过克拉克的胸口,来到某个早已血脉喷张蹭着他大腿的部位「所以你要不要告诉我这件神奇的制服怎么脱?」

克拉克喉咙干得发不出声音,如果他有念动力类型的超能力,这时制服早该爆了,但他没有,使他可以免于这一点也不性感的脱衣情境。

「你每天穿着紧身衣在全世界人面前飞来飞去,我是不是应该也要妒忌呢?」

「你会妒忌吗?」他带着布鲁斯的手滑过他躯干的线条,来到制服上下半身之间隐密的分界点。布鲁斯挪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让他们的下半身紧紧的抵在一起,蹭了两三下却又停了,克拉克被刺激了几下又被放着不管,反射性的自己蹭了上去,即使再这样下去他还没脱衣服大概就得先缴械了。

「等等……」

克拉克停下来,难耐又不解地看向布鲁斯。他正努力平复着气息,小声道歉后拿出在口袋中不停震动的手机,只看了一眼就咬着牙挂断往旁一丢,拉回面露喜色的克拉克继续刚才正要开始的探索。克拉克转而在他的脖子上攻城略地,从布鲁斯的脖子流连到胸口,那件紧身衬衫薄得几乎透明,胸前两点也被刺激的挺立起来,他想向布鲁斯确认自己是否被允许,布鲁斯含住了他的耳垂轻轻的咬了一下,让他不再犹豫的低头吮住又吸又舔,逼出了布鲁斯的呻吟,他伸手帮助克拉克摆脱他的制服──

 

【叩叩】

门板上的两声脆响让克拉克登时就高举双手贴到了房间内离布鲁斯最远的墙上。

『布鲁斯少爷、肯特先生,客房已经整理好了。』

「谢谢您!潘尼沃斯先生!我想…我想应该不用了!」克拉克以不必要的大声量回应门外的管家先生。

 

管家打开房门,看见超人以一个过分拘谨的姿势,双手交握在身前站立在房内,布鲁斯却过分随意地坐在床上,衣衫不整。

超人看起来十分尴尬,即使在光线昏暗的房内都看得出脸红得要出血,但在某个瞬间之后却变了眼神。

「很抱歉我得离开了。」他说,随即满是歉意的看着布鲁斯。

「请不用感到抱歉,我想我们都能理解的,期待您下次来访。」

布鲁斯轻轻嗯了一声。

超人感激的点点头,短暂的犹豫后仍然上前亲吻布鲁斯的脸颊,然后从窗台飞走了。

 

布鲁斯把自己重重的摔到床上卷进棉被里,不想面对管家探究的眼神。

「我很抱歉,布鲁斯少爷,因为您向来比托马斯少爷有原则,我以为您说只是谈话是认真的。」

被窝里的少爷发出了微弱的呻吟,闷闷地说:「我是认真的,我没想到……因为他连亲个脸颊都会害羞……」

「起码,现在我们知道氪星男性与地球男性在这方面没什么太大的不同。」管家淡淡地说。

床上的少爷又把自己卷到被窝更深处去。

 

而今夜陷入危机的人们都目睹了一个颓丧的超人。

 

 

 

 

TBC

===============


沒敢預告肉渣,怕連牙縫都塞不住......


评论(6)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