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蝙蝠洞裡摔得粉身碎骨

Sinna

© Sinna | Powered by LOFTER

【超蝙】指尖沙逝-13

【13】


===============


长桌上,早晨才从花园摘下的新鲜花朵,热咖啡与面包的香气──还有坐在他旁边的氪星人……

 

他别着袖扣快速扫过餐桌旁满脸笑容的小记者,入坐、抖开餐巾。

「早,布鲁斯。」

「……我以为你在星球日报有份工作。」布鲁斯确认现在的时间应该是上班族正兢兢业业的在自己的小隔间内劳动的时候。

小记者一脸理所当然,看不出任何对于上班途中利用超能力翘班的不安。

「只是想来看看你的情况。」

 

这不是克拉克平常的样子。

 

布鲁斯思索着。

自从上次那场战斗过后,克拉克就变了,更准确的说,对他的态度变了。

 

从他醒来的那一天起,克拉克每天都会造访韦恩庄园。他表现得和平时一样,只是来找自己的好战友讨论联盟事务,然后自己一个人持续着几乎是单方面的闲话家常。

在他眼中看来,是再明显不过的欲盖弥彰。

布鲁斯向来很擅长解读一个人的行为,超人的就更不用说,他表里如一得不需要世界最佳侦探也能看透。自从克拉克在堪萨斯单方面的朋友宣言,已经过去了很多年,一开始出于防备而对这位氪星最后之子的各种探究,在多年的并肩而行之后转化成他内心深处一种近似于亲昵的习惯,对克拉克的了解则变成他的一般常识,就像他对所有正义联盟成员的了解那样──他这么认为。

 

布鲁斯放下刀叉,金属在瓷盘中摩擦的尖锐声响让一旁的管家皱起眉头。

「我想我现在不需要保姆,也还不到需要看护的年纪。」

克拉克停下闲话家常,用了一个询问的眼光。

「堡垒的治疗记录我看过了,一切正常,是什么让你觉得需要这样每天过来看我?」

「……你原因不明昏迷了四天。」

「我躺过比那更长的时间。克拉克,虽然联盟报告你已经恢复正常,但你看起来还在受那些没来由的情绪困扰。」

「关心你算是没来由的情绪?」克拉克微微拉高了语调,抢在布鲁斯伶俐的唇舌回击之前先开口,「你不用承认自己的心情没关系,但你不能曲解我,我清楚自己的感受,我关心你。」

 

布鲁斯再次拿起刀叉,低头对付盘子里的培根像是在拆解炸弹一样专注。

「总之……你还是老样子比什么都好,我该回去上班了。」

旁边的记者先生轻轻叹了口气后起身谢过老管家的红茶,像每次那样,轻轻把手放上他的手臂。

「我会再来。」

「补充一点,我也不需要探望。」

「噢」克拉克顿了顿,「那你随便换个喜欢的词吧,我只是想见你而已。」 

克拉克一派自然,无辜的像一个小孩只是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下回见,布鲁斯。」

 

老管家看着从客人离开后,就一动也不动的瞪着盘子里食物的自家老爷,过了五分钟后才终于开口:「肯特先生真是个坦率的好青年不是吗?」

布鲁斯像是魔咒被解除般终于有了反应。

「他不对劲。」

「您扭曲他人好意能力真是一如既往的无与伦比。」

布鲁斯彻底的放弃了早餐,开始用手指敲击着桌面思索。联盟的报告已经确认过了,超人的情绪状况自那之后就没有出现过异常,甚至他比对了之前曾经怀疑过的空间能量监测纪录,同样没有再出现过异常。克拉克前阵子没由来的暴躁跟依赖确实是消失了,但却变得比以往花更多关注在他身上,就好像是随时在确认他的情况……

 

「恕我问您一个问题,布鲁斯老爷。」

他中断了思考,抬起头看向阿尔弗雷德。

「为什么您认为肯特先生对您的关心属于异常的情况呢?」

布鲁斯像个紧闭的蚌壳般沉默不语,老管家继续说。

「肯特先生──在我看来──在你们成为友人以来一直都相当关心您,您以往可没有过什么意见。」

「他现在的表现显然和以往不同。」

「不同的部份是指,他比以往还要关心您吗?」阿尔弗雷德对布鲁斯的沉默轻轻的挑了眉毛,「喔,所以您认为肯特先生对您不应当超出一定程度以上的关心,否则就是异常的。」

布鲁斯动了动嘴唇想反驳些什么,但阿尔弗雷德并不打算给他机会。

「您不必试图解释,尤其当您这么做显然也是在对自己解释的时候。」

老管家将餐具收回推车上,替布鲁斯倒了一杯红茶。

「如果您都需要说服自己,那是否能说明问题了呢?」

 

 

 

女魔术师结束了她精彩的表演向众人行谢幕礼,回到自己的化妆间,梳妆台前一束眼生的华丽玫瑰花束传来浓郁的花香。

 

「表演很精彩。」

 

闻声,她微笑转头,西装革履的布鲁斯‧韦恩由角落走出来。

「谢谢,布鲁斯。你看上去不错,今天是用哥谭王子的身份来给我捧场的吗?」

哥谭王子勾起一个笑容,双手插在口袋里耸耸肩,「我猜今天联盟的值班表蝙蝠侠休假。」

「这是你应得的,你早该好好休息了。」扎塔娜笑着,突然想起什么「噢,不,所以你今天不只是来找老朋友一起晚餐的是吧?」

「晚餐还是有的,我知道几间不错的餐厅」布鲁斯收起笑容,却仍然说着哥谭王子的台词:「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请这位美丽的魔术师小姐共进晚餐,了解彼此?」

「你这个讨厌鬼!」扎塔娜半分娇嗔半分恼火着把那束玫瑰花丢到布鲁斯身上,布鲁斯似笑非笑的任由散开的花瓣停留在头发和衣服上。扎塔娜无可奈何,他们就是对彼此太了解了,才让布鲁斯敢这样对她。「最好是间好餐厅。」

「谢谢妳,扎塔娜。」

 

将超人锁在红太阳房的那天,布鲁斯其实预测到迟早超人会自行脱困,或是有人会帮他开门,可能会是闪电或是黛安娜,但也不会这么快,最少也要等到他破坏核心的计划成功,或失败。

红太阳房完好无缺就表示显然有人帮超人开门,但那天瞭望塔上的监视纪录被删除了,通讯纪录也是,克拉克毫不掩饰自己就是罪魁祸首,并且强调结论来说帮他开门的人并没有做错。

然而蝙蝠侠之所以会被称为世界最佳侦探,可不是因为他只会查查监控数据而已。

 

服务生送上餐后甜点,扎塔娜拿着小小的银汤匙戳了戳幕斯顶端的覆盆子,布鲁斯在对面优雅的抿了一口水,今晚从点餐之后,他就没说过一句话。

扎塔娜把沾着金箔的红色小果实推下了幕斯顶端。

「我得说,如果这是某种心理逼供的手法,那么你运用得很成功,布鲁斯。」

「我只是想让你放松享用过晚餐后再谈。」

「很显然我不能放松,所以你何不快点进入正题呢?」

扎塔娜放弃的把汤匙放回桌上,双手交叉在胸前。

布鲁斯从善如流:「那天你为什么把超人放出红太阳房?」

女魔法师露出了一点惊讶,但也只是一点。

「我就知道你迟早要问的。」她看着布鲁斯等待她继续说下去的眼神,抿了抿唇。「布鲁斯,破坏核心的方式是我们一起讨论的,记得吗?我知道那有多危险,而超人说不定能够帮助你,就这么简单。」

布鲁斯仍旧看着扎塔娜,不做回应,这让她有些受伤的蹙起眉头。

「你不相信我?」

「我相信你说的,但我也相信你没说出所有的事。」

「你不能就只是相信我们只是想为了你做点什么吗?这是你唯一需要知道的事。」

「扎塔娜……」

他轻轻拉住正要从他身旁离开的扎塔娜,她回过头来,带着些微难过的微笑。

「我能告诉你的就是这些了。」

 

扎塔娜最后还是让布鲁斯送她到了餐厅门口,在布鲁斯的脸颊上轻轻碰了碰后自己离开了。布鲁斯坐在自己的车里,靠停在路边没有发动,不一会儿有人敲了敲车窗,驾驶座窗外戴着粗框眼镜的记者先生背着邮差包,手里抱着飘出热气的纸袋,一副刚下班的样子,对他笑了笑。

「嗨,布鲁斯。」

布鲁斯降下车窗,等着对方的下一句话,反正这个氪星人看起来完全没打算掩饰自己的行为。

「我带了咖啡和苹果派,你上次说过不错的那间,要来一点吗?」

「你应该知道我刚从餐厅出来。」他肯定也知道他是和扎塔娜一起晚餐。

「但你几乎什么都没吃吧。」

「氪星人的礼仪是一见面就先透视对方的胃吗。」

「不…我没有透视你,我听到的……」

即使是布鲁斯也为克拉克毫不掩饰他整晚听着他和扎塔娜的晚餐而愣了一下。

「嘿,别生气,布鲁斯。你之前给我的公寓装了一堆监视器我都没向你抗议。」

「你一开始就知道我装了那些东西,你是在知道的情况下被监视的。」

「知道不代表我接受很良好,那我问你,难道你从来没想过我会用超能力看你或听你?」

「我应该吗,童子军?」

「别装了布鲁斯,我知道你有,而且我确实会这么做。」

 

克拉克微笑着看布鲁斯终于停止诡辩,走到副驾驶座门外自己开门坐进车里,从纸袋中拿出咖啡和切成小片的苹果派放在驾驶座旁的杯架上,苹果派带着热气的甜香和咖啡香气很快就布满了车内的空间。

而布鲁斯僵硬的口吻就像是在抵抗整个试图软化下来的空气。

「我告诉过你别那么做。」

「我说好你就相信我不会这么做了吗?这可不像我认识的某个偏执狂。」

 

和平常刻意呈现给别人的形象不同,克拉克一直都是属于拥有强烈主见的人,他温和且尊重别人,但他不会被别人的意思左右。当他想的时候,要在和他的言语交锋上取得优势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比如现在,他知道布鲁斯最不擅长处理的情况──单纯的好意。

当布鲁斯几乎要磨起牙齿来对这个外星人进行威吓,而克拉克又抢在他之前轻描淡写的:「我听着全世界,对关心的人比较关注一点也不为过吧,你不能要求我只是不听你。」

与此同时,布鲁斯从他眼神的流转中注意到超人确实又受到了地球某处的召唤。

「说着就来了。」克拉克用着可说是自嘲的笑容轻轻叹了一口气,将小记者的眼镜收进了外套口袋。

「苹果派趁热吃,虽然我不介意晚点再来帮你加热。」

「我有阿福。」

超人朝布鲁斯笑了笑,消失的瞬间带起的强烈气流刮得附近小巷中的某些人都摔了手上的相机。

 


TBC

===============

工作太忙更得慢,不會坑的。

前陣子下班回家幾乎只剩睡覺時間,抱著電腦到床上碼字結果一直睡著


评论(15)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