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蝙蝠洞裡摔得粉身碎骨

Sinna

© Sinna | Powered by LOFTER

【超蝙】指尖沙逝-12

【12】

番外


===============



他握着他的手

温柔晨光穿过纱帘

带来哥谭少有的安宁与平静

他吻了吻他的脸

 

── 一会儿见,布鲁斯 ──

 

 

 

布鲁斯在柔和的晨光中醒来,周遭熟悉的空气与气味、松软的棉被与床垫,令他恍惚中知道这是自己在韦恩庄园中的房间。

他想动动身体,但睁开眼皮已经费了大半力气,身体也僵硬得只是想动动脖子就好像全身的肌肉都在抗议。当他在昏沉中暂时放弃折腾自己时,一阵风吹进了房间,床榻的一侧在同时轻轻的陷落下去。

「布鲁斯」一个温暖的掌心包裹住他的手。「你醒了?」

他半瞇着眼,艰难的点了点头。感受到身旁的人双手紧紧握住自己的手掌,深吸了一口气。他由余光朦胧看到那个傻大个跪在床旁用额头贴着他的手背,一动也不动。

 

「水…」布鲁斯试着动用干涩的喉咙,听到了自己发出一个沙哑的声音。床边的人终于抬起头来,笑得像哭一样。

冰凉湿润的棉花很快就轻柔的沾上他的双唇,布鲁斯抿了抿唇,像是久旱的大地渴求着雨水一样,渴望着更多的水份。他已经清醒许多,眨眨眼,总算看清楚了坐在床边正在给他沾水的克拉克,以及正走进门的阿福。

阿福轻呼了一声,快步走到布鲁斯的床边把托盘放到一旁,克拉克让开了位置。

「即使以您的标准来说,这回的懒觉也有点睡得过头了。」

「多久?」

「整整四天,老爷。」

布鲁斯慢慢的找回了对肌肉的控制,他稍微坐起身,任由被单从肩膀滑到了腰间,他的腰部和左侧胸口道肩膀还缠着绷带,但应该不是太严重,掀开被单,看起来腿部也没有受到毁灭性的损伤。

「或许您还记得这里有位客人?」阿福把被单平整的盖了回去,布鲁斯这才注意到在旁边面墙认真研究着壁纸花纹的克拉克。

在自己家随性惯了的大少爷丝毫没放在心上,接过阿福递过来的水杯慢慢喝下,然后又在阿福的帮助下套上睡袍,在阿福表示要去为现在的他做些容易消化的食物而离开了房间之后,布鲁斯慢慢的拖着脚步想移动到浴室,克拉克很快的扶住他的手臂,他试图挣了两下,感受到对方没有放手的意思,只好慢慢被扶着过去,直到走到门口,发现对方理所当然要跟着进去时,才终于忍不住对着一脸无辜的人说道:「我可以自己洗澡。」

克拉克好像这才发现有什么不对,扶也不是放手也不是,有些不自在的确认着「真的不需要我帮忙吗?」

布鲁斯以自己目前所能做到最大力度瞪了他一眼,关上浴室门后还能听到外头饱含忧虑的:「如果你需要帮忙我就在外面。」

他用莲蓬头的水声回应。

 

盥洗和沐浴整个过程确实花了比平常多的时间,布鲁斯出来之后发现克拉克还站在门口,又是一副伸手也不是不伸手也不是的样子,穿过他,擦着头发在房内的长沙发上坐下,恹恹的看着一直盯着他的大个子。

「我有很多事要问你,看起来你也有话想说……既然是让你即使盯着我梳洗也要马上说的事,那就快说。」

「……我没有盯着你梳洗……」

克拉克支吾小声的反驳,布鲁斯没有理会,他的体力还没完全恢复,堆积的事情大约可以淹没整张桌子,还得去弄清楚上次战斗的事。「随便吧…总之你想说什么。」

 

一直都直来直往的克拉克站在那儿,少见的表现出踌躇的样子,犹豫着走到布鲁斯的身旁,然后伸出一只手放在他的肩上。

「……我只是想确认你真的没事了。」

「如你所见。」

布鲁斯望着克拉克直视他的双眼。

 

超人通常都是分心的,地球上永远有需要帮助的人能够得到他的注意,能力与责任感使他很难长时间集中在某一件事情上。但现在,克拉克注视着他,看得那么专注,彷佛倾尽了全部的注意力在他身上。那让布鲁斯感觉像是直视着一团篝火,难以将视线从跳动的火焰中心移开,光线和热度吸引着他更加靠近,但理智提醒着他火焰正慢慢的灼烧着他的每一寸防御的装甲。

他错开了眼神。那像是某种信号一样让克拉克收回了手。

 

「在那之后发生了什么?」

「你成功破坏他们的动力来源,母舰坠毁后崩解了,那群生物也是。」

克拉克没有移动双脚,依然站在他面前,那团篝火并未熄灭,只是隐藏在更深的地方,布鲁斯视而不见。

 

「核心呢?」

「和母舰一起化成灰了。」

「这不可能……我引发的爆炸应该只能让他们的机能混乱一段时间。」布鲁斯沉吟着在膝上拢起双手,他明确记得在掉出船舱前,看到的核心仍然是完好的。

「无论如何,已经没有可以查证的办法了……布鲁斯,你一开始就知道那里面有红太阳辐射?」

布鲁斯的嘴角固定在向下的角度,半晌,意识到克拉克依旧坚定的看着他,并没有要让这个话题过去的打算。

「只是推测。」

「可能性很高的推测。」克拉克指出,并且不打算让布鲁斯有闪躲的机会。「你发现了这件事,所以不让我参与,甚至把我困在瞭望塔。」

「当时你情绪很不稳定,你很危险,我们冒不起让他们摧毁、甚至俘虏或是控制超人的风险。说起这个,你确定你现在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了吗?」

「够了布鲁斯,不用试图激怒我,我不会再被你的言语摆布,你就承认──」克拉克有些懊恼的深吸了口气,「──承认关心一个朋友的安危有很难吗?」

「我只是希望你能多依赖我一点,我……我们是搭档!你至少可以对我坦白一点!」

「蝙蝠侠不依赖任何人。」

「噢拜托,阿福正在楼下给你做早餐呢!如果你可以接受这个,为什么攸关性命的战斗就不行?」

「事实证明,即使没有你参与,我仍然达成目的,不需要增加你的风险。」

「你想过自己的风险吗?」

克拉克在短暂的沉默后得到答案。

「……我怎么会问这么蠢的问题……你总是这样,布鲁斯──」

「那都是在可承受范围内的风险。」

「你差点…差一点就!如果我没有及时接住你……」

「差点。」布鲁斯冷漠地复述。「而且当主要目标的优先级和成功率足够大时,这个风险就没有意义。」

「你的性命不是放在天秤上的东西。」

 

克拉克的不认同在布鲁斯的预料之中。克拉克一向是慈悲的,在他心目中世上所有的生灵都有不可替代的价值,从他的观点所见的世界恐怕是布鲁斯难以想象的美丽乌托邦。布鲁斯从不倦于用他的现实主义去破坏那幅美丽景象,而且永远不会承认自己想要相信那些美好的事情会发生在现实。他经常为克拉克的天真感到厌烦,同时却又矛盾的为了克拉克从未动摇过的信念感到安心。

 

「……所有事物都有一个重量,克拉克。」

 

那一瞬间,布鲁斯感觉到克拉克有什么不一样了,那是难以言说的、某种无形的变化,正在克拉克的身上发生,令他们之间的空气可感知的沉重起来,甚至让布鲁斯有些呼吸困难。

但转瞬即逝,就像是他不经意间恍神产生的错觉。

克拉克仍是平常的克拉克,站在他面前。

 

木门传来了轻轻的敲击声,阿福打开门。

「希望我没有打扰两位的谈话,但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谢谢你,阿福。」

布鲁斯松开自己的拳头,直到这时他才察觉刚才自己处于某种紧张状态。他在为了克拉克将要说的话紧张?但他们并不是第一次起争执。又有何好紧张?

 

紧绷的空气彷佛被餐车上传来的食物香气中和,阿福开始布置餐点,很明显几乎只有流质物体的是给他的,而看起来完整又美味的是给克拉克的,他示意克拉克一起用餐。

「坐吧,我想问的事还一件都没问清楚。」

对方苦笑着摇摇头。

「你知道我来这里可不是为了让你方便提早开始工作,之后会有报告送到你的洞穴里的。我向你保证,在你享用时隔四天的食物之前,没有什么事情需要你操心。」

「我怀疑你的保证。」

「我也怀疑你是在找理由不喝那些流质食物。」

克拉克似乎很高兴的看着布鲁斯的眉毛拧在一起,他恢复了往常轻快的模样。「好啦,你总得吸收点东西。但我必须先离开了,抱歉,阿福,我真的很遗憾不能享用你做的早餐。」

「别放在心上,谢谢你这几天的协助,肯特先生。」

 

克拉克再次走到布鲁斯身旁,触碰他的手臂。

「我会再来看你。」

下一秒,超人消失在天际。

 

「阿福。」

「是?老爷。」

「刚才你说这几天,克拉克这几天都来了?」

「事实上,老爷,是他将您的伤势处理好后送您回来的,这四天他都待在您的床边,或许偶而出去当当超人。」

布鲁斯晃着杯子里的流质物体,若有所思,阿福抬了抬眉毛。

「我可以猜测是您正在反省对于救命恩人还有一个诚挚友人的不友善态度?」

「不是。」

「那么,衷心建议您考虑一下肯特先生的心情,并且尽快把这杯饮品喝下去。」

 

 

 

超人以极高速在云层中穿行。

 

那天布鲁斯由船舱掉落,身上的伤看起来并不严重,但他还是一恢复能力便火速的将布鲁斯放进堡垒的医疗舱,经过他急切的指示,在医疗舱的修复下,不出几小时就已经进展到可以在一般照护静养的状态,他也只好按耐着内心的不安,听从阿福的请求将布鲁斯送回庄园。然而接着就是整整四天,布鲁斯原因不明的沉睡不醒。依照他身体的情况,在离开医疗舱的时候就该醒了。

那四天有如凌迟般的煎熬。

现在他拥有着过去三次时间线的记忆,他不能确定同样接触过核心的布鲁斯会产生什么延迟作用。

 

──是不是无论他怎样挣扎,布鲁斯注定要死亡?──

 

这样的想法萦绕在他的脑海中无法挥去,随着时间逐渐酿成绝望的滋味。

 

当他听见布鲁斯微微变化的心跳、睫毛轻颤的声音,胸中那坛黑色泥沼打破的声音同时轻脆的响起。

 

他紧握着布鲁斯的手,感谢着拉奥,感谢所有世间的神灵。布鲁斯醒了,没有不属于这个时间限的记忆或伤口,看起来一切正常。

也同样一如往常的令人恼火的固执、不重视自己的性命。

这依旧让克拉克感到悲伤,过去他不曾深想,但经过三次穿行,他知道了在一开始从未察觉过的事──他爱着布鲁斯。

而布鲁斯对他的情感改变了,导致某些行为的变化,使他这次得以成功救出布鲁斯,即使他不知道那是什么情感。

 

在这一切之后,克拉克允许自己乐观,起码对布鲁斯而言,自己是具有特殊意义的。

 

布鲁斯还有着未来。

而他将会参与其中。

 

 

 

超人进入了孤独堡垒,一道道关卡在他面前开启,堡垒的主人一路前进,直到身后已经关上了无数道门,将尽头之物阻挡在层层屏障下。最后一道门打开,刺眼的光线流淌而出,一个闪耀着金色光芒的球型能量被固定在房间的正中央。

他飘上前,保持着一段距离,仍然可以看到能量体的内部不断流过的画面,过去、未来……在那个破碎船舱中的布鲁斯一闪而过,他别过了眼。

 

「有任何变化吗?」

AI无机质的声音立刻响应了他的询问:『自卡尔主人设定的观测起始点开始,稳定度上升了5%,能量聚集度以同等比例上升,除此之外没有变化。』

「和布鲁斯的情况做关联运算。」

『运算结果,尚未出现显著相关。』

「持续监测。」

『好的,卡尔主人。』

 

克拉克离开了那间房间,他快速的飞过,重重门禁再次由他身后关上,这只能让他有那么一点感到比较安全。

他不知道那个核心会造成什么影响,封闭在堡垒深处是他目前所能做的最大保障。

 

他必须这么做。

 

确认了布鲁斯情况的变化和核心没有明显的关连,终于让克拉克紧绷的神经松懈下来。他靠在控制台前的椅背上,感到疲惫与某种解脱般的觉悟,内心却十足的踏实。

 

 

 

 

 

 

──如果存在衡量万物的天秤,我会将它掌握在手中,从此不会再有任何事物比你更重。──

 

 

 

TBC

===============

 

新章開始,還請多多觀照…^^


评论(27)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