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蝙蝠洞裡摔得粉身碎骨

Sinna

© Sinna | Powered by LOFTER

【超蝙】克拉克肯特有個煩惱-4

注意:

※ 完全的OOC。

※ 這個世界沒有蝙蝠俠。

※ 有很多小托馬斯韋恩,但不會有夜梟和終極人。

※ 韋恩家各種捏造。

※ 大超各種癡漢預警。

===============

 

克拉克肯特有个烦恼。

 

他暗恋一个人,那个人有个可怕的哥哥,那个可怕的哥哥发现他是超人。

 

 

 

「你在泡我弟弟布鲁斯吗?超人,或者说克拉克?」

 

抱着小托马斯慢慢下降的超人猛地失重往下掉了一下。他在小托马斯欢快的惊呼声中努力镇定下来平稳的落地将人放下,脸色发青地看着对方。

 

在被刚才那一幕吸引过来的群众围绕下,小托马斯一如寻常嘻笑着拍拍超人的胸和手臂,称赞着超人的容姿,然后搭着超人的肩膀在他耳边小声说:「到我办公室谈」。

 

超人实在应该直接离开的,但有些事情他得搞清楚,因此在众人友好的欢呼中飞离现场后,他用超级速度换回了克拉克的装扮,回到刚才那间顶层办公室等着小托马斯。

他看见刚才韦恩总裁跳出去的窗户已被关好,桌上也备好了咖啡和点心。韦恩总裁走进门,看见克拉克站在那里仍然怡然自得的坐上会客用的沙发,一条腿架到另一条上,示意对方可以在对面的沙发坐下。

 

克拉克站在沙发旁一动不动,表现出超人十足的威严。

「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是指哪件事?如果是说你在泡布鲁斯那件事的话,我得说那么别脚的手法只要没有瞎都看得出来,难为我可怜的布鲁斯。」

克拉克立刻脸红了,超人十足的威严也掉光了。

「那不是、我没有…我是说另一件事!」他努力佯装镇静。

「噢,所以你确实承认了自己是超人,而且在泡布鲁斯。」

小托马斯看着小记者一脸噎住的样子,突然沉下脸,双手在膝盖上交迭。

「你看上布鲁斯哪一点?钱吗?资助超级英雄这点钱我还拿的出来。能不能别为了这点事情去骚扰布鲁斯呢?」

「不!当然不是!」克拉克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反驳道。

小托马斯挑眉,玩味的哼了声。

「那是脸?身体?」

他边说边从沙发上起身,开始一个一个解开西装和马甲的扣子,慢慢朝纯朴的小记者走了过去。

「如你所见,布鲁斯和我是双胞胎,我们的脸和身体也是一样的……」

「不不不你们才不一样你们脸跟身体一点都不一样!」克拉克惊慌失措,被眼前这个边走边解开衣服的人类逼着连连后退到墙边。

把人逼到墙边的小托马斯不再解衬衫扣子,一只手伸进向了自己的西装裤。克拉克大惊失色,整个人贴在墙壁上,心里尖叫着不你要做什么不要不要不要啊差点撞破墙壁逃出去之时──

──对方由西装裤里掏出一个铅盒并迅速的拿出了里面的氪石。

 

克拉克松了口气,在氪石绿色光芒下一脸安详软倒在地。

 

「你看过布鲁斯的身体?」小托马斯一脚踩上超人的背,咬牙切齿。

「你这个道貌岸然、腆不知耻的外星人……我早该猜到你会用那个无耻的透视能力做这种下流事情,你这个变态,你还用你的外星能力对布鲁斯作过什么?」

「我不是…我没有…」克拉克虚弱的反驳,恍惚之中十分委屈的想着:啊……早知道就不忍着只看上半身了,可是连下半身也看的话和布鲁斯说话时万一我忍不住一直盯着他下半身看怎么办……但是、果然、还是、反正都会被误会早知道就看了……亏我忍得那么辛苦……

 

「你果然看了。」

小托马斯脸色阴沉的看着超人趴在地上喃喃自语,一把拉起超人的一只脚,把人拖进办公室内为总裁规划的宽敞休息室。

克拉克试图爬起来,但小托马斯把他拖到床旁的地上后顺便把氪石丢进他胸前的口袋,这下他彻底的动弹不得。

「那么我也该让你看看我替你准备了哪些小机关。」

韦恩总裁扳开了墙上一个开关,霎时房内充满了红光,接着看着地上脸色惨白流着冷汗十分痛苦的超人,露出一个碜可可的笑容开始卷起自己的袖子。

 

红太阳灯加氪石套餐,克拉克绝望的想自己今天可能要死在这里了。

 

此时外头的办公室传来门被打开的声响。

 

「托米!托米?」

 

啊…是他魂牵梦萦的声音……

克拉克本已经有些不清醒的神智突然又回来了一些,布鲁斯,是布鲁斯的声音。

原本拿着一支针筒靠近过来,不知道想对他做些什么的小托马斯一听到声音,立刻将针筒往旁边随便一丢,脚步急凑的走出去不忘带上了门。

 

「布鲁西?怎么来了?」

「托米天啊,我听说你…你跳楼?这是真的吗?你没事吧?」

克拉克残存的超级听力让他仍然能听到外头韦恩兄弟的互动,他听见布鲁斯仍然有些微喘的呼吸,还有长袍在衣料上摩擦的声响,应该是连白袍都没换下就赶过来的。此时正在上上下下的確认他的兄弟有没有受伤。

 

他能想象布鲁斯担心的神情,啊…温柔的布鲁斯……连喘气的声音都那么迷人,他听着都要昏过去了……不不不那是因为氪石正在他胸口的关系才对!

克拉克又稍微清醒了些,边听着外头的动静边努力想把衬衫口袋里的氪石丢远,奋力的抓住胸口的布料一扯,终于把那个胸前的小口袋扯了下来,氪石掉在他身侧,他又努力在地上又滚又爬,让自己尽可能离那块氪石远一点,他感觉稍微好点了,但仍然无法自力坐起来。

 

「嘿,没事布鲁西,超人接住我啦!」

「你……难道就为了见超人做这种蠢事?……你知道我赶过来,一路上以为我会在韦恩大楼的底下看见什么吗?」

「你在担心我吗?布鲁西?这实在是太甜蜜了……如果这就是我的真正目的呢?」

「小托马斯韦恩!」

外头韦恩兄弟的对话仍在继续,小托马斯正轻飘飘的哄着布鲁斯。

布鲁斯,对!他可以和布鲁斯求救!

他虚弱的喊着布鲁斯。

布鲁斯似乎听见了他的声音,朝房间的方向走来,小托马斯试图转移布鲁斯的注意力,但下一刻布鲁斯就打开了门。

 

他躺在地上,看见一脸空白的维持着开门动作的布鲁斯,以及他后面一脸阴沉瞪着他的小托马斯,然后努力朝布鲁斯露出一个微笑。

 

这段空白维持了几秒,接着布鲁斯面无表情的关上了门。

 

布鲁斯???????!

 

克拉克惊恐的看着布鲁斯关上的门板。

为什么视而不见布鲁斯?!救我啊布鲁斯?!!!

克拉克一阵混乱,门板后的韦恩兄弟也是一阵混乱。

「你说过你不会再玩那些奇奇怪怪的性爱游戏的!还是在办公室!还是跟……托米你到底在想什么?!」

慢着慢着什么性爱游戏!?

 

「……唉呀~偶而也是需要一点调剂嘛。」

「卢修斯知道你上次吵着特别去订做的红灯是为了这种事肯定会气炸的。」

 

克拉克愣愣的望着红太阳灯。

 

「只是用个有情调的灯不为过吧?」

「你以为我没看见地上的针筒吗。」

 

克拉克愣愣的望向旁边的针筒。

 

「我警告过你那些东西会……等等,你没让他用什么奇怪的药吧?」

「没有没有~他看着老实其实挺狂野的哪需要用药?衣服他自己撕的。」

狂野你X!

 

克拉克绝望的望着自己身上,衬衫胸口的布料被撕开了个大洞,扣子也全都掉光,裤头的扣子在刚才连滚带爬时被蹭开了,裤子也向下滑了一些……

 

总之刚刚布鲁斯打开门的时候就是看见一个胸膛大敞、裤脱一半、疑似嗑药的克拉克躺在一个情趣房间里的地板上对他意味不明的一笑。

而且他哥哥还刚从这个情趣房间里出来。

 

「总之我还是得检查看看。」

布鲁斯说着打开了门。

克拉克像条咸鱼一样躺在原处,让自己的意识神游到早已毁灭的氪星,突然很希望这一瞬间地球可以爆炸。

 

──不!地球不能爆炸!他还要向布鲁斯解释他的清白!

 

「劳烦关掉这个没品味的灯好吗?」布鲁斯嫌弃的边说着,边走到那条咸鱼旁边。

「我觉得挺不错的啊。」小托马斯靠在墙边道。

「拜托,托米。」

小托马斯耸耸肩关了红太阳灯,同时在布鲁斯背后朝着他指指自己双眼再用拇指划过脖子,用唇语十分清楚的说:『不准告诉他刚才的事,否则我拿氪石戳瞎你双眼。』

克拉克想起刚才被扔在地上的针筒,细思恐极。

 

他气愤的想眼睛可以瞎,清白不能毁!超人是这么容易被威胁的吗?!

 

克拉克使劲的想撑起身体向布鲁斯自表清白,又看到小托马斯说:『我会告诉他你一天到晚偷窥他裸体。』

 

他立刻躺回咸鱼状态。

 

克拉克憋屈的看向已经跪在他身旁的布鲁斯,面无表情的正在检察着他的瞳孔和脉搏。

「确实没有针孔…但心跳好像快了些。」

「我告诉过你了。」小托马斯慢不经心的回答。

克拉克想说些什么,但布鲁斯除了检查瞳孔那会儿就一直错开他的眼神,小托马斯不知道什么时候捡起了地上的氪石,靠在墙边抛着玩。

「我想我还是先送他去检验一下吧。」

「这么不相信我?」

小托马斯一脸委屈,布鲁斯没好气的瞪他一眼,然后扶起克拉克,提醒了一下克拉克的扣子就径自走了出去,克拉克慌张的边穿好裤子扣好西装外套边拎着自己的公文包追上去,经过小托马斯的时候听见他以非常小的声音说「我会盯着你。」

 

克拉克冲出大楼时,布鲁斯正站在自己的车旁,见到他只是简单的说了上车,就坐进了驾驶座。他跟着上了车,一路上一直想找机会开口解释,又不知该怎么解释,布鲁斯直直的望着前方专心开车,没有一点想和他说话的意思,他感觉自己和布鲁斯的距离比一开始更远了,难受得不得了。心想眼瞎就眼瞎,反正布鲁斯现在已经不太想理他,他宁愿让布鲁斯知道自己不但是个外星人,还用超能力偷窥他对他失望,也好过被误会是托马斯玩性爱游戏的炮友。

 

然后他就要告白!

他爱的只有布鲁斯!他只会也只想跟布鲁斯玩性爱游戏!

 

想清楚后克拉克鼓足勇气开口:

「──布鲁斯…我、我跟你哥真的不是那样…而且我也不需要去医院检验,因为我──」

「我知道。」布鲁斯打断了他。

他手仍然稳稳的放在方向盘上,目不斜视:「我知道你和托马斯没什么,虽然有什么也……不是很重要,托马斯总是这样……」他叹了口气。「我能猜到他一定做了一些疯狂的事……所以我想你还是和我们保持一点距离,不要再来找我或托马斯了,这样对大家都好。」

「可是…」克拉克慌了,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如果超人又去找你呢?他…他说过你是很好的医师……」

「其他地方也有很多很好的医院和医师,我相信他们都很乐于协助超人的。」

车子开上了车站的车道,布鲁斯停下车,对克拉克露出一个微微的笑容。

「抱歉无法送你到大都会,再见了,克拉克。」

 

 

 

克拉克简直心碎了。

 

如果说前阵子的克拉克看上去有多幸福,现在的他看起来就有多悲惨。前些日子围绕在克拉克身边的那些花田现在全都变成了乌黑的雷云。那些悲伤和不幸的气息沉重到简直像是可以用肉眼看到,让最近所有遇到克拉克的人都会自动绕着他走,以免被卷进那个不幸的漩涡,只有路易丝勇敢的去拍了拍小记者的肩膀,无奈的说「早警告过你了」,然后送了一支棒棒糖给他。

 

克拉克非常非常非常想见布鲁斯,想听他的声音,想和他说话,看他的眼里映着自己的倒影。

可是布鲁斯已经拒绝他了,而且是拒绝他的接近。他趴在办公桌上看着隔板上的剪报里的布鲁斯,想到自己再也不能见他,眼泪简直要流下来。

即使他只要动用一点超能力就能看到、听到他,但这只会让他更难受,所以他每天都忍着不用感知去寻找布鲁斯。

 

他在深夜的办公桌上颓废着,看到路易丝送他的棒棒糖,想到他第一次用克拉克的身分去医院找布鲁斯──他现在看什么都会想到布鲁斯──……那时候他躲在走廊角落看着他穿着白袍认真工作的模样,布鲁斯的身材比例和身形很好,所以即使穿着宽大的白袍也很好看,当他微微弯腰时,他不小心看着布鲁斯臀部的曲线看得入迷了,然后迪克出声吓了他一跳,他送了迪克一支棒棒糖……

 

──迪克!

 

对,迪克!布鲁斯很疼爱迪克!如果是迪克拜托布鲁斯回心转意,再给他一次机会呢?

 

克拉克马上就拿起棒棒糖往医院飞去。

他在飞行途中用超级视力寻找迪克的位置,没想到却看到一个差点让他窒息的画面。

 

病房里,布鲁斯护着迪克,一个黑衣男人正押下手枪的板机,子弹朝布鲁斯的胸口飞去。

 

下一刻,超人已经在布鲁斯身前挡下那颗子弹,他低头发现本应被弹开的子弹竟然埋进他的胸膛,鲜血流了出来,但比惊讶和不解更多的是安心──太好了,他挡下了……

他忍着疼痛转头看看布鲁斯,看见他一脸惊讶的也望着他,然后注意到他胸口的弹孔。

 

「太好了,你们都没事……」

「你…你这个笨蛋!」

他有些不支的踉跄了一下,布鲁斯正要扶起他时,他注意到后头的黑衣男人由刚才他挡下子弹的惊吓中回复过来,发现超人似乎有些虚弱之后壮了胆子又拿起手枪。超人马上抱住了布鲁斯和迪克,发现自己飞不起来后抱着他们就地卧倒,用身体保护住他们。

 

「克拉克!」

他听见布鲁斯在数个尖细的消音枪响中喊了他的名字,然后在他怀里拼命挣动,惊慌的不知道在身上找些什么,最后捞出一个发着绿色光芒的小碎片用力往窗外一丢。

「超人!超人!振作点!」

超人勉强撑起身体,转头奋力的的使出热视线烧熔了手枪,然后用歹徒不及反应的速度给了他一拳,黑衣男人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识之后,超人也不支向前倒去,刚才的子弹应该是普通的子弹,但还是伤到了他,他想自己应该会没事,但子弹仍在他身体里,伤口也恢复的比他想象中慢……

 

布鲁斯冲到他身旁,神色惊惶的看着他身上的伤口。

「你的伤!」说着他就要起身去呼叫其他医护人员,但超人拉住了他。

「不用担心,我一下子就会没事……」

他难过又自责的看着虚弱的超人,轻轻的扶起他,让他靠在自己的手臂上:「对不起,自从上次…托马斯每天都在我衣服里偷放氪石……」

克拉克望着布鲁斯难过的表情,隐隐有些水光的蓝色眼睛。

「比起道歉,你能不能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我…我好喜欢你,你愿意做我男朋友吗?」

 

布鲁斯愣了一下,克拉克在那一下的时间里为自己一瞬间的自我感觉良好恐慌了起来,还好那一下并不很长。

 

「好啊。」

 

布鲁斯低头轻轻的在克拉克的嘴唇上碰了一下,然后露出克拉克看过最美丽的笑容。

 

 

 

TBC

===============

 

小姑終於有表現機會了,他們也終於在一起了!

然而這邊還沒完結是我覺得小姑還有事(

 

评论(11)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