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蝙蝠洞裡摔得粉身碎骨

Sinna

© Sinna | Powered by LOFTER

【超蝙】指尖沙逝-番外

系列第一章】、【番外】、【閒聊


@牛奶可頌 的點梗:指尖甜甜的番外

 

以及祝老爺生日快樂!!!(滑壘趕上)

  

 

肉渣注意

===================

  

 

阳光洒在古老四柱大床的白色床单上,庄园内草坪上的大片积雪让窗外的光线显得刺眼。

布鲁斯迷迷糊糊的把手背放到眼睛上想遮住刺眼的光线,朦胧中一个巨大影子笼罩住他,一只温暖的手将他的手由脸上移开,与他十指相扣,在唇上印下一个温柔的感触。

 

「早安,布鲁斯,生日快乐。」

 

布鲁斯慢慢睁开眼睛,对方又在他的眼睛上吻了一下。

 

「再五分钟…克拉克……」

他把被子拉过脖子翻了翻身,往床的深处窝进去。克拉克连被子将他整个人紧紧抱住。

「快起来~布鲁斯~」

声音隔着被子闷闷的传到布鲁斯耳里。接着克拉克就温柔的把布鲁斯从这个大布团里剥出来,布鲁斯自认自己已经足够用力,但只要对方想,花多大的力气也徒劳无功,他也不想撕烂羽毛被弄得到处都是,干脆的让克拉克把他剥了出来。

冷空气的侵袭让一丝未挂的肌肤刺激的竖起寒毛,但克拉克很快就代替羽毛被包裹住了布鲁斯。他先吻了吻布鲁斯的肩头,然后沿着肩膀吻到了耳后,温热的两手在布鲁斯的小腹和大腿游走。布鲁斯仍有点睡意,身后的身躯和身上双手的温度十分舒服,他转过头找到克拉克的嘴唇,享受着慵懒的唇舌交缠,过了许久,克拉克艰难的趁着布鲁斯换气的间隙稍稍拉开距离。

「好了,除非你想生日当天在床上过一整天,否则就快点起来。」

布鲁斯已经十分清醒了,看到对方已经沾染上情欲的眼和仍然在揉捏着自己屁股的手,挑挑眉又凑上去舔了一下那个红润的嘴唇,小腿勾住对方的。

「我不介意,」他接着用腹部蹭了蹭克拉克已经绷紧的裤裆,「而且你的起床号,不用一用吗?」

克拉克的回答是将手指直接伸了进去。

 

 

 

等到他们穿戴整齐走进餐厅,几乎已经中午了。

阿尔弗雷德像是算准了时间一样正在餐桌上布置着午餐,在布鲁斯踏进餐厅的那一刻在桌上放下最后一组刀叉。

「您还是一如既往地早,老爷。」

跟在布鲁斯后头的克拉克忍不住稍稍低下通红的脸,正想和阿尔弗雷德道歉,布鲁斯在前头就先出了声。

「噢拜托,阿福。」

他坦坦荡荡地坐入属于他的位置,在腿上抖开餐巾。「你在要克拉克去叫我时就该猜到的。」

克拉克站在一边不敢坐下,脸更红了。

「抱歉,阿福…」

「这不是肯特老爷的错,请坐下用餐吧。」阿尔弗雷德没理会布鲁斯小孩子似的回嘴,替克拉克拉开了椅子。然后再转身上菜的时候以餐桌上的二人都能听见的声音喃喃道:「这一切都是过去太娇惯老爷的我的错。」

「阿福……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噢是吗?那么可以先试着从不要挑食这件事做起吗?」管家在布鲁斯桌上放上一杯他熟悉万分且深痛恶绝的深绿色果菜汁,那让布鲁斯的脸也瞬间苦了起来。

 

布鲁斯过去在外流浪的经历,让他实际上能够吃下的可怕东西超乎想象,只是在阿尔弗雷德面前,他总是能很自然地表现出自己的好恶。像个孩子,任性的要求自己喜欢吃的,拒绝自己讨厌吃的。克拉克喜欢在用餐时间,坐在餐桌旁,布鲁斯的旁边,看着布鲁斯的和阿尔弗雷德这样的日常对话,这是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距离。

昨晚布鲁斯夜巡回来,他甚至是跟着罗宾们一起埋伏在客厅,为了给布鲁斯生日惊喜。罗宾们的接受对他来说不亚于阿尔弗雷德,他们都是布鲁斯重要的家人。

 

餐后,布鲁斯和克拉克一起出门,今天他们本就约好要去孤独堡垒替布鲁斯做检查。距离那场战斗已经过去八年,布鲁斯好不容易完成了复健,他现在已经可以正常走动,而且几乎看不出和往常有什么不同。只有克拉克能够看到,布鲁斯左侧下腹的器官都经过了修复或人工器官置换,左大腿外侧的肌肉和皮肤也都经过人造再生。

 

克拉克帮布鲁斯拢紧大衣,看着他受损后又在孤独保垒重建的身体,冷不防被布鲁斯抓住下巴亲了下脸颊。

「别看了,快走吧。」

他露出了布鲁斯最讨厌的那种笑容,让对方皱了眉头,只好又苦回脸。「我只是没法不看……」

「我现在很好。」布鲁斯淡淡地说,把手环上他的肩膀。

 

布鲁斯已经很习惯堡垒的格局,检查程序也已经做过无数次,整个过程在克拉克的苦脸下很快地结束。布鲁斯穿好衣服,让克拉克揽过他蹭了好一阵子,他知道每当自己躺在医疗舱中,克拉克就会无法克制地想起那段日子。

「别撒娇了,检查结果一切正常,差不多也可以减少例行检查了?」

克拉克埋在他颈边点点头。

「或许你以后都可以自己检查呢?」布鲁斯搭着他的腰,让对方稍微后退点好看到他离开的不情不愿的脸。

「视诊?」他问,克拉克老实的用X视线看了看他。

「触诊呢?」布鲁丝微笑,将克拉克的手放到自己的臀部上方,不出意外的看到他脸又红了。

终于笑了。

布鲁斯看红着脸点头的克拉克想。

 

 

 

遥远星系的侵略者具有的反弹能力让他们一筹莫展,蝙蝠侠在他分不开身时独自冲进了敌方母舰核心,他没能摧毁核心,但似乎让敌人产生了混乱,直到他们找到办法让那些外星生物无力化,那艘巨大的宇宙飞船几乎毁了半座城市,即使在正义联盟的努力下还是造成了部分平民的伤亡,而当他们终于得以进入到宇宙飞船内部时,看到的是流淌满地的血和左侧身体被重创的蝙蝠侠。

所有人都愣住,任谁都会觉得蝙蝠侠已经回天乏术。超人绝望的没有发现自己此时飞不起来,舱室内残留着红太阳辐射,他抱住蝙蝠侠试图飞出去却变成自由落体时吓坏所有人,所幸落地时勉强飘了起来,在最初几步的踉跄后,他带着蝙蝠侠瞬间飞向孤独堡垒。

 

那之后,布鲁斯在医疗舱里躺了很长一段时间,他错过了克拉克的婚礼,克拉克和路易丝最终没有办婚礼。

在婚礼原本预定的那天,克拉克收到了来自婚宴酒店转寄的影片,那是布鲁斯早就事先准备好在当日发送到酒店的档案,由于婚宴取消了,酒店只好把这未能完成的惊喜转寄给他。

 

他就坐在布鲁斯的医疗舱旁边,让AI播放。他看了一遍又一遍,然后也一遍又一遍地向拉奥祈求布鲁斯醒过来。

终于在三个月后,布鲁斯睁开了眼睛。半年后,布鲁斯能够在搀扶下走动,并且要求回到庄园。在那之后更长更长的时间里,克拉克一直负责着布鲁斯的恢复和复健,以及,不厌其烦的向布鲁斯表达爱意。

 

在一个秋日的午后,堪萨斯的阳光打在金黄的麦穗和克拉克的脸颊上。

 

「布鲁斯,我好爱你。」即使已经说过无数次,也被无视了无数次,小镇男孩仍然腼腆地看着他。

 

突然间,布鲁斯好想看看克拉克的笑容。

 

「我也爱你。」

 

克拉克的蓝眼带着笑,眼中像是装着星空那样闪闪发亮。

望着他,并且吻在他的唇上。

 

 

 

 

 

番外 END

====================

 

這是一個曾經存在過的未來

老爺曾經看到過的可能性

 


评论(20)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