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蝙蝠洞裡摔得粉身碎骨

Sinna

© Sinna | Powered by LOFTER

【超蝙】克拉克肯特有個煩惱-3

注意:

※ 完全的OOC。

※ 這個世界沒有蝙蝠俠。

※ 有很多小托馬斯韋恩,但不會有夜梟和終極人。

※ 韋恩家各種捏造。

※ 大超各種癡漢預警。

===============

克拉克肯特有个烦恼。

 

他遇见了一个人,让他总是因此一下子喜悦得轻飘飘,又一下次忧愁得眉头深锁,或是为了一点小事一惊一乍,弄得他精神疲惫却又无法自拔。这个烦恼的名字叫暗恋。

如果光只是暗恋,或许他还不会觉得那么辛苦。

 

他的暗恋对象几乎没有让他接近的机会。

 

为了合理接近布鲁斯,克拉克几乎是在得知他身分的隔天就动用自己的超级速度、超级记忆、堡垒的超级计算机来充实自己关于医疗方面的相关知识,就为了争取如果有相关新闻时可以以记者的身分采访布鲁斯。

但是他工作的地方叫做星球日报,不是哥谭日报。如果不是某间医院特定的报导,相关采访跳过了一堆大都会的医院跑去哥谭中央医院,不要说布鲁斯,所有人都会觉得奇怪的。再来就是,布鲁斯只是住院医师,即使医院董事长是他亲兄弟,采访对象也不会是他。但如果只是医学常识或是相关健康时事,只需要找个画面好看的受访者的?这感觉有可行性!

 

「需要我提醒一下你是体育版的吗?小镇男孩?」路易丝在经过克拉克堆满医学书籍和报导的小隔间时说道。整个人埋在网络上搜寻布鲁斯照片的克拉克根本没听进去。

 

「我以为你的『小托马斯热病』已经康复了。」路易丝看着克拉克满屏的韦恩照片凉凉的说。

「这不是小托马斯韦恩!」

谁晓得克拉克突然就跳了起来,本来没期待他有反应的路易丝吓得差点把咖啡洒出来。

「这是布鲁斯韦恩!你看不出他们的差别吗?」

「看不出。」路易丝老实道:「除了衣服不同,差别在哪里?」

克拉克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就卡壳了。

他顿了顿,转头仔细对照了两人的照片,然后又转头面向路易丝。

「全部都不同。」

在路易丝的白眼之下,他赶紧补充:「我说不出来!或许视觉上看起来没什么不同,但他们完全不一样!那天在晚会上的时候──」

「好好好,我不想再听你的晚会浪漫初遇了。」女记者简直想把克拉克的脑袋按到冰箱里冷静一下,自从那个慈善晚会过后克拉克就没有几天是正常的,她都不敢相信克拉克原来可以变成这种发烧粉,而且迷上的还是一个男人──虽然是个很迷人的男人──原来那个纯朴的小镇男孩一去不复返,让路易丝怀疑当初把晚会的采访交给克拉克是不是正确的决定,那种感觉像是送了乡下表弟生平第一本漫画之后,回神过来发现他已经只会对二次元美少女感兴趣了。

 

值得庆幸的是布鲁斯韦恩起码还实际存在于三次元,虽然不是美少女,但也是个极品美男。

 

「给你一点小道消息,布鲁斯韦恩没什么新闻,可不单纯只是因为他很低调。你想想,英国皇室的王子也很低调,但人长得帅,还是王子,他上街遛狗都是新闻。」

「所以?」

克拉克愣愣的看着路易丝,女记者恨铁不成钢的戳了戳他的脸。

「所.以,布鲁斯韦恩长得帅,还是韦恩企业的二王子,年轻有为形象良好,为什么他都没有新闻?只有小托马斯韦恩的新闻满天飞?你知道韦恩企业在媒体业的影响力吗?」

克拉克吞了吞口水,等待路易丝继续说下去。

「总之,为了你的职业生涯着想,我觉得你不要想采访布鲁斯韦恩比较好。布鲁斯韦恩不能轻易见报。」

路易丝拍拍他的肩回到自己的座位,留下一脸苦恼的克拉克。

 

不能采访他?可他就是记者啊……难道用伤员身分?可他根本受不了伤啊……

克拉克思来想去,发现自己还剩下一个身分。

 

 

 

「嗨!韦恩医师,真是场灾难不是吗?」

布鲁斯韦恩看着超人一脸爽朗,一手一个的把两台擦撞的车连同车上驾驶放到哥谭中央医院急诊室的外面。

「希望他们都还好。」

韦恩医师看着那两个刚体验过高空飞车的可怜人,安全带系得很好,基本上没有身体损伤,精神惊吓大概比较严重一点。

「我想他们会没事的。」韦恩医师一边在心里想着现在还在院内的心理医师还有谁,一边淡淡地说。「我可以问问他们经历了什么吗?」

「噢,你知道的,我路过哥谭,看见这两台车擦撞在一起,想说我可以帮点小忙,就把他们带来这了。」

「就这样?」

「就这样。」超人眨眨眼。

这时后头两个连擦伤都没有的人下车时不约而同的腿一软,跪在车轮旁边开始呕吐。

超人有些尴尬。

「谢谢你的热心,超人先生。但下次这样的情况就让他们自行就医吧。」

布鲁斯得体的对超人微笑伸出手握了握,正要抽回手时却拉不回来,他疑惑看向超人,大都会的光明之子和他四目相对后突然像触电一样放开了手,支支吾吾的道别后噌的一声飞上了天空。

此时天色已经暗了,布鲁斯想刚才看到超人脸颊上的红晕大概是错觉,马上把思绪回到了那两个还在晕飞车的可怜人。

 

约莫一小时后,一个高大的男人来到了急诊室,他穿着不合身的西装,戴着黑框眼镜,缩着肩膀正在护理站询问些什么事情,布鲁斯认得他,之前在慈善晚会遇见,并且在前两天认出他的记者。对方在柜台人员的指引下望向了他的方向,看到他后明显的楞了一下,他主动走上前打招呼,对方站在原地一副两脚生根的样子让布鲁斯觉得有些有趣。

 

「嗨…又见面了韦恩医师,我是…」

「肯特先生。」他接过记者手忙脚乱递过来的名片,莞尔:「这次我能告诉你我记得我们两天前见过了,今天你应该不是来找我的吧?」

「不、呃,是,我是说,我确实是来找你的。」记者慌慌张张:「刚才超人好像送人到这里来医治,我…超人的新闻也是我负责的项目之一……听说你是刚才负责急诊的医师?」

「实际上,我今天不负责急诊,但超人先生举着两台车,就在急诊室门口问『请问韦恩医师在吗?』,于是我只好来了。」

小记者的脸刷的一下红了,嘴巴开开合合了几次都没发出声音,最后只是问了超人还有没有说些什么,以及被送来的人情况如何。

布鲁斯回答超人没特别说什么,送来的人什么事也没有就是有些反胃跟腿软,现在都回家了。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超人先生很热心,但看来也是会有些那么热心过头的时候。」

记者先生本来就缩着肩膀的身躯似乎又缩得更低了一点。

「这个时间还要追着超人的新闻跑到哥谭辛苦你了。」

布鲁斯和他点了点头打算回去值班,才走几步,记者先生喊住他,拎出一个纸袋递到他面前。

「我、那个、我买了三明治和咖啡,我想你说不定还没空吃……应该还是热的…不、我才刚买!还热着!」

布鲁斯转过身把手插到白袍口袋里,看着记者先生红到几乎要冒烟的脸,歪着头笑了。

「那你吃过了吗?肯特先生?」

记者先生愣了一下,差点没把纸袋拿稳,嘴巴微微张开停在那儿,布鲁斯本想听他会说些什么,却在此时看到走廊角落一个小小的身影。

「迪克!」

被喊到的男孩一脸被抓到的样子,乖乖的站好了朝他们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

「嗨…布鲁斯!」

「你又偷跑出病房,我们谈过这个记得吗?」

「我就是…就是想看看你忙到哪了,什么时候过来…嘿!这不是克拉克吗!」

男孩明显是胡诌的理由和转移话题的行为太明显,后头的记者先生拿着纸袋跟过来,热络的和男孩打招呼。

「嗨,迪克!你还好吗?」

「好得不行。」迪克来回看了他们俩个,勾起嘴角问布鲁斯:「所以他约到你了?」

布鲁斯没打算回头看旁边明显动摇的记者先生,挑眉盯着迪克。

「别戏弄肯特先生了。」

「OK~OK~我不说~」

迪克吐了吐舌头,然后用手摀住嘴巴,一边还对记者眨眼,布鲁斯无可奈何,搭着男孩的肩向记者歉意地微笑。

「抱歉,我得送这小家伙回房间去,但──」布鲁斯边说边看见记者先生的情绪以可见的程度消沉下去,改变主意继续说:「我收下这个。」他拿出了纸袋里的咖啡,确实还是热的。

「谢谢你的好意,三明治你就留着享用吧,晚安,肯特先生。」

他让迪克也礼貌地对记者道了晚安,拿着对方送的咖啡转身离开。

 

那之后一个礼拜,超人起码去了哥谭中央医院三次。

一次是临盆的孕妇 ── 她住在大都会。

一次是一位不良于行的年长妇人 ── 她拿拐杖不满的敲着超人表示她说过可以自己来。

一次是 ── 问路的,超人直接把他送到目的地。

每次超人来过之后,追逐着新闻的勤奋记者肯特先生都会来,并且带着消夜。

 

 

 

克拉克今天买了咸派。他上午在办公室的时候听着布鲁斯工作的声音当作背景音(他绝对没有侵犯隐私!如果听到布鲁斯准备如厕之类的时候他都会关闭超级听力!──克拉克在内心对拉奥发誓),听到布鲁斯和同事闲谈之中提到他很喜欢一间哥谭老店的咸派。

自从第一次用采访超人新闻动态的名义去找布鲁斯之后;第二次布鲁斯看见他仍然问了他的来意;第三次布鲁斯很自然的和他打招呼,彷佛料到他会去;第四次,也就是上一次,克拉克认为自己达成了一个阶段性的里程碑──他和布鲁斯,终于──互相称呼对方的名字了!

 

『叫我布鲁斯。』

布鲁斯在接过他手中的卷饼时这么说。

 

布鲁斯歪着头微笑的样子──啊,他可以看一整天……

 

「你看好了吗?」

 

不,他可以看一辈子……

 

「嘿!你看够了没!」

 

克拉克惊醒过来,发现自己站在电梯旁的楼层分配图前。

「先生让让好吗,我相信你把那副眼镜擦一擦站远点也能看到。」

显然是被他挡住的人没好气的瞪着一直档在图前面的克拉克。克拉克慌张的连连道歉并往旁边退几步。

不好不好……刚才柜台的小姐告诉他布鲁斯有些事要处理,交代如果他来找他,可以直接到他楼上的办公室,他一下就得意忘形了……

布鲁斯的办公室啊,不知道会是怎样的……布鲁斯会摆放个人物品在办公室吗?他在办公室会比较随兴吗?一整天都穿得那么拘谨应该很累吧,他会松开领带吗?布鲁斯的衣领下……

 

「你到底要不要进去?」

「什?!没有!我没有想过要进去什么的!!!」

克拉克惊吓得差点没能假装出自己是吓得跳起来而不是飞起来,然后才发现成队排在他后头等着进电梯的人,此时都露出十分奇怪的眼神。

「呃…不,我要进去没错……」

 

克拉克出电梯之后强迫自己做了几个深呼吸,然后他滑开手机点出一张照片── 一张小托马斯韦恩的照片。

盯着照片几秒之后他感觉冷静多了。

这是他最近发现的,当他对布鲁斯的各种想象不可抑制的时候看看小托马斯的照片,几个呼吸之间马上心如止水。

克拉克不想这么说,但这简直就像某种化学去势法,不但有效,而且是立即见效。

 

他找到布鲁斯的办公室,敲了敲门,里头传来布鲁斯好听的声音让他请进,他紧张的转开门把,见到了他的阿多尼斯,他的白衣天使,他的布鲁斯────和他的哥哥小托马斯。

 

小托马斯正好整以暇的坐在办公室内正中央的沙发,交叉着双腿。沙发的位置正对着门口,因此小托马斯的微笑也正对着他。

那一瞬间克拉克觉得好像想起了上次被梅杜莎的视线盯住的感觉。

自从上回听到他们的对话之后,克拉克就总觉得小托马斯韦恩具有一看就能扫描整个人背景数据这种科幻的超能力。他现在站在小托马斯面前莫名的感觉自己是光裸的。

 

「克拉克?你果然来了,不好意思我还有点事情要忙得暂时离开一下,你不介意在这边等一会儿吧?」布鲁斯歉疚又匆忙的向克拉克介绍道:「这位是托马斯,我想你应该认识。」

「当然啰布鲁西。」沙发上的小托马斯发出轻快的高音调。「上回我们还约过要专访呢,是不是?肯克先生?」

克拉克只好点点头。

布鲁斯看了他们俩个一下,大概是真有紧急的事情,喊了声「别为难客人,托米。」就离开了。

 

门在克拉克身后喀嚓一声的关上。

……

克拉克和托马斯你看我、我看你。

……

韦恩总裁一脸微笑王者气势的用手指示克拉克可以落座了,克拉克像是小媳妇一样的把自己缩在了离小托马斯最远的沙发椅里。

……

「怎么不说话?」托马斯问。

 

你没开口我哪敢说话!

 

「……韦恩先生您怎么──」

「喔,别客气,叫我托马斯就好,你不介意我叫你克拉克吧?」托马斯笑意盈盈。

「…..托马斯你怎么会在这里?」

「因为听说最近超人很常到这里露面,布鲁斯都见过好几次了,我却还没见过超人,当然想来看看啦!噢,听说他今天好像才刚来过,可惜我错过了。」

克拉克感觉自己的寒毛直竖。

「那么你又怎么会来这里呢?克拉克?听起来布鲁斯好像猜到你会来。」

「我,呃、负责跟进超人的动态,所以来问布鲁斯今天目击的状况。」

「嗯哼, 布 鲁 斯 ……」

如果眼神可以化为刀刃的话,克拉克相信自己从头到脚大概已经中了十来把刀。

 

「但看起来布鲁斯今天还得再忙一阵子,不然这样吧,」托马斯站了起来走到克拉克面前一个极近的距离弯下腰,往克拉克胸前的口袋放了一张厚纸片。

「明天上午你拿着这个到韦恩大楼找我,我们来把上回说的专访完成,我会让人把今天在这边跟超人有关的情报都一五一十地整理好,明天一起提供给你。」

克拉克连忙点点头,尽量不动声色的连人带沙发往后退了退,保持跟托马斯最大的距离贴着沙发起身,表达了解与道别后几乎是逃出了那间办公室。

 

用逃出生天的心情离开医院的克拉克提着没送出去的咸派,难过的想今天本以为有可能可以和布鲁斯一起用餐,特别买了一整个派……他依依不舍的用X视线望向医院大楼,布鲁斯正在照顾急症患者……工作中的他也很迷人……

他愿意在办公室等到半夜也没关系,他工作后一定很累,他可以帮他准备热咖啡、帮他热派,他们可以在办公室一起享用……想到办公室就想到小托马斯,明天还要去见小托马斯韦恩……

克拉克垂着头找了一个隐蔽的巷子飞回大都会的家。

 

隔天上午,他带着有小托马斯签名的卡片到了韦恩大楼,门厅的小姐带领他搭上了直达顶楼的专梯,出了电梯之后就是总裁办公室,小托马斯韦恩正站在落地窗前朝下看,注意到他来了转过头和他打了招呼。

「嗨,克拉克,你来了。」

克拉克稍微往前了几步,仍然和对方保持着一段距离。

「您好,韦恩先生。」

「叫我托马斯就好。」

「你好,托马斯。」

「星球日报不少关于超人的深度新闻都是你写的对吧,我拜读了其中一些,感觉你对超人很了解,克拉克。」

「对,大多都是我或者是我的同事,路易丝写的。」

「路易丝?经常被坠落被超人拯救的那位女士吗?」

「她并不是那么经常坠落……」

「只是随便说说,那不重要,」托马斯随手挥了挥,「刚才我说感觉你对超人很了解,对吗?克拉克?」

克拉克不确定小托马斯韦恩到底想说什么,但他感觉不会是自己想讨论的事。

「……和一般人比,或许是多知道了那么一点吧,毕竟我经常写他的新闻。」他谨慎回答道。

 

然后小托马斯韦恩咧嘴笑了。

「其实,我就是想知道超人来不来得及接住我而以。」语毕,他背朝后往敞开的窗外跳下。

 

几乎没有花上一秒的时间,超人就在韦恩大楼外接住了还没能下坠多少距离的小托马斯。

 

「噢,真的是超人!」在超人怀里的小托马斯像小孩一样喊道:「我都还没呼救呢!」

「韦恩先生,你不该这样拿生命开玩笑。」

超人严肃的抱着小托马斯慢慢往地面靠近,虽然顶楼更近点,但他可不想让这个人有机会再跳一次,把他当游乐设施的安全网使用。

「别这么生气,超人先生,其实我是有件重要的事情想当面问你。」

「什么事?」

 

小托马斯韦恩的双眼瞇起,露出十分甜蜜的笑容。

 

「你在泡我弟弟布鲁斯吗?超人,或者我該叫你克拉克?」


TBC

===============

弟控+控制狂的加成屬性真是讓我不能自己。

大超加油。

已經放飛的篇幅,從第一更開始就想讓他們交往,到現在都還沒達成......

過年期間都會有點忙,用盡力氣先更了......

希望到時候還能有時間寫點東西

還有希望大家多跟我說說話~~~

评论(32)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