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蝙蝠洞裡摔得粉身碎骨

Sinna

© Sinna | Powered by LOFTER

【超蝙】指尖沙逝-11

【11】

番外

=====================


每个人都知道近来超人的情绪异常焦躁,即使他仍然维持着礼貌,但只要每逢战斗,超人展现出的破坏力道就像是以前都只是和反派们小打小闹似的。如果说以前从未有人发现超人控制了自己的力量,那么现在所有人都发现了,并且看得出来超人每回在最后都很努力的克制自己不要下重手。

这个情况日益严重,直到一次混战后超人双眼发红抓住了罪魁祸首卢瑟的领口,蝙蝠侠冲过去喝止了他。超人在一阵令人不安的沉默中紧了紧拳头,然后一把甩开卢瑟,在一阵音爆之后飞上了瞭望塔。

 

将善后事宜交由其他人的蝙蝠侠迅速回到瞭望塔,毫不迟疑的解开超人房间密码走进去。

超人坐在房间角落的床上,双手撑着头。窗外地球反射的太阳光带来的光线穿过玻璃上的特殊涂料后不甚充足,房间内仍显得昏暗。

「我锁门了。」

「你在逐渐失控。」

蝙蝠侠的声音来到了超人身旁,比他所想象得更近。

「所以我才把自己锁在这里,」超人抬起头时,能看见蝙蝠侠一瞬间的紧绷,但他没有后退,没有防御,也没有拿出氪石,他在那一瞬间后,只是放松了自己,站在那里。

超人再也忍不下去,一把抱住了面前的人,环住他的腰,脸颊靠在他的腰侧。

「放开。」

「是你自己进来的。」感觉到对方些微的挣动,他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像个小孩子一样委屈的顶嘴,双手抱得更紧,「再一下就好,布鲁斯……」

 

那些不知从何而起的焦虑、不安、破坏的冲动,源源不绝简直像要将他淹没,只有现在让他感到些微的喘息。从上次离开哥谭之后那些莫名的情绪持续困扰着他,与此同时和布鲁斯接触的渴望也愈加沉重,彷佛他的脑海试图告诉他布鲁斯是唯一的解药。

 

蝙蝠侠在他头上轻微的叹息,不再试图扳开钢铁之子的双臂。

「我不能当你的褓姆。」

「没关系,我知道你启动了红太阳房。」超人的声音在蝙蝠侠腰间闷闷的。

几个呼吸的时间后他松开了手。「我会进去待着,我不想伤害任何人。」

 

红太阳房中的格局几乎和超人的房间没有两样,只是为了隔绝黄太阳光没有窗户,以及多了红太阳灯作为照明设施,对外连系的设备一样也不少,联盟通讯也能正常使用。

 

超人知道瞭望塔几乎是在建成之初就设置了红太阳房,当时他只是被告知设置的用意和目的,负责瞭望塔设计的蝙蝠侠压根就没有想征求他的同意。不可否认,当时他觉得被冒犯了,但基于对同伴的尊重和信任,他没有和蝙蝠侠争执,只是在心里偷偷地赌气想绝对不会让那间房间有被用上的一天,如今真的用上了,他只觉得挫败──他没能比蝙蝠侠预期得更好。

不知曾几何时已经不是为了赌气,他在心里悄悄给自己订下的目标:他想成为蝙蝠侠预期之外的人──比布鲁斯所想得更好的人。

 

「有感觉任何不适吗?」

「没有,事实上,我觉得放松了一点。」超人环顾了房间,走到了书桌旁,发现这里甚至配置了可以联机供他进行日常工作的计算机。

「起码我不用再担心会一拳打破瞭望塔的外墙了。」

红光下,他转身,看着仍然在门口没有离开的蝙蝠侠。他想自己刚才表现得应该算是轻松,但似乎对布鲁斯没有用。

「你的状况不好,你需要睡眠。」

这段时间他常常因为做梦而半夜醒来,醒来后却完全想不起内容,情况和频率和他的既视感同样愈来愈严重,即使他并不真的需要睡觉,这所有的一切也足以影响到他的精神。蝙蝠侠递给他一个小玻璃瓶,里头有几颗药丸。

「我不认为这有什么用……」

「那是扎塔娜的魔法,只是做成药丸的样子,在没有干扰的情况下可以维持一段时间进入无梦的深沉睡眠。」

他没再问什么,只是把玻璃瓶放在桌上。是他的不安和焦虑让他不允许自己入睡,同样也不会允许他使用这个魔法。

「房间没有锁上。」蝙蝠侠说。

「我知道。」

「这不会很久,我们会解决这事,让一切回正轨。」

「……你总是对的。」

 

那天之后,蝙蝠侠除了必要的工作以外,所有的时间几乎都待在瞭望塔。

 

直到一艘外星战舰凭空出现在地球,联盟全频道的警报大做。

 

「这些外星人怎么就这么喜欢针对地球呢。」

超人问道。

频道中没有人敢出声。

门禁的机关发出轻微的运作声,房门已经被锁上了。

「B,让我出去。」

『你现在无法控制自己。』

「而你不相信我!」超人喊道。

「那只是一群操蛋的…不配活在世上的外星人!」提起那些侵略者时莫名涌现的愤怒几乎无法抑制,超人咬牙切齿,心脏疯狂跳动。

蝙蝠侠在一段沉默之后,低声说:『你知道你现在听起来像谁吗?』

『你也是外星人,卡尔。』

 

蝙蝠侠不再响应他,他从瞭望塔控制面板提供的数据和画面得知成员已经全数去阻止正在地面展开侵略的敌人。

『抱歉,卡尔,我们都不想限制你的行动。』黛安娜的声音带着诚挚的歉意。『但我们能处理好的,我保证我们会保护好地球。』

黛安娜不再说话,画面中的她与其他人都全心投入战斗。

 

超人用此时只是血肉之躯的拳头一次又一次的捶着门,对着通讯器大喊,他知道最起码蝙蝠侠一定还在听着。

「拜托了!B!你可以对我用随便什么红太阳装置,或是氪石做的随便什么小玩意!但你不能这样对我!你不能让我眼睁睁的看着牠们──」

 

──伤害你。

 

那几个哽在喉咙的字让克拉克愣住了,脑海中一些零碎的、模糊的东西逐渐变得清晰,他浑身发冷,看着自己都是血的拳头,慌乱得几乎无助。

 

他要出去!他要出去!他要出去!不要是在这时候!

 

他猛然看到了桌上的玻璃瓶──扎塔娜。

 

克拉克立刻向扎塔娜请求通讯,对方很快就接通。

『听着,超人,我不知道你──「扎塔娜!我需要妳的帮忙!」

『──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想到找我,但我不会帮你开门。』扎塔娜接上了原本想讲的话,听上去有些不敢置信。

「我想起了一些东西,你对布鲁斯说过不具形体的物质──情感、或是灵魂,具有穿越时间的可能性,但布鲁斯不同意你的理论,因为他对情感抽象的概念不信任。」

扎塔娜短暂的停顿:『我确实和布鲁斯讨论过这个,你想说什么?』

「我实践了妳的理论!」

 

 

 

超人赶到现场的时间用不了几秒,但这几秒至少足够让几个成员──尤其是蝙蝠侠──知道他离开了红太阳房。没有任何人阻挡他,显示现在所有人都分身乏术。

他看着那些外星生物爬满了自己的母舰,牠们的身躯让他无法透视进去。

「蝙蝠侠在哪?」

超人用拳头洞穿了几个纠缠过来的敌人,大声问道。

一旁绿灯闪开了几个被那些外星生物反弹回来的攻击,惊讶地看见不远处空中的红色披风。

『天啊超人,你是怎么……老实说我不介意你来帮个忙,就是放松点好吗?你现在挺吓人的。』

「蝙蝠侠在哪?!」

『好好好别紧张,老蝙蝠大概是进到那艘船里了,他说他大概有办法把这群玩意儿的反弹能力弄掉──刚才你到底是怎么洞穿那玩意儿的?』

超人几乎没有把绿灯的话听完就疯狂的冲向了那艘宇宙飞船,他将表层的那些生物破坏了一些,船身也跟着撞得歪了一边。

「布鲁斯!快出来!」

超人双眼发红的用手撕开不断聚拢在船舱表面的生物,几乎整个人都要被埋进去。或许是查觉到超人的位置,蝙蝠侠终于响应。

『离开!超人!我要破坏这艘船的核心了!』

「不!」

『快离开!』他低吼着,语气几近恼怒:『我能搞定这里!这里有近似红太阳光的辐射,你派不上用场!其他人需要你的帮助──做你该做的!』

 

做你该做的

 

布鲁斯黑色披风飘在宇宙中,他左半边的身躯,他四散的血珠──

他失去光泽的蓝色双眼。

 

最后几片破碎的拼图嵌上。

他听见远处某个熟悉声音的呼救,他一直都能听到。

 

「我唯一该做的,就是保护你。」

 

克拉克不知道布鲁斯有没有听到,因为那一剎那,宇宙飞船由内部发生剧烈的爆破,他同时冲进了船舱内核心所在的位置,这里就如同布鲁斯所说的具有类似红太阳光的辐射,他飞不起来,几乎使不出超级速度,布鲁斯在眼前由爆破产生的裂缝掉出去,黑色的披风由他指间滑过,他伸直了手跳下去。

 

坠落中他抓住了布鲁斯,紧紧的将他保护在怀中,用几乎还没恢复的飞行能力让自己的背朝下,抱着布鲁斯撞上了地面。他猜自己的骨头大概断得七七八八,五脏六腑或许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只是呼吸也带着万分的剧痛。

 

他努力的抬起头看着怀里的布鲁斯。

 

布鲁斯的面具破了一半,脸上只有轻微的擦伤,闭着眼睛,一动也不动,克拉克听不见他的心跳声,怕极了,拼命的想动动自己的手,慢慢的摸到他左边的背部和腰部,他的装甲没了,内衬的衣服也破了,但摸得到皮肤的触感……克拉克慢慢的、害怕的确认着,直到能确定布鲁斯的身体没有任何缺损,他才不再折腾自己的手。

 

一声、又一声的心跳声逐渐变得清晰。

那是他自己的心跳声,他躺在那里,看见太阳光穿过正在坠落的宇宙飞船逐渐照射在他的身上。

 

然后他听见了另一个心跳声,在他怀里。

 

那一刻,所有跟着他来到此处的情感都化为滚烫的泪水流了出来。

 

他听见远处的声音,路易丝和其他人,他们受到帮助,安然无恙。

那个在心头小小的刺是愧疚。

他仍然很痛,但还是使尽自己所能用上的力气抱紧了布鲁斯。

 

 

 

布鲁斯会好的,此时已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事。



TBC
===============


寫到這邊,有種和大超一起努力到這裡的感覺,想一起抱緊他們兩個。

以及,有人注意到老爺對大超的態度每次的不同嗎?


评论(29)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