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蝙蝠洞裡摔得粉身碎骨

Sinna

© Sinna | Powered by LOFTER

【超蝙】指尖沙逝-10

【10】


=====================


克拉克未曾想过布鲁斯愿意分享那些关于自身的事情,即使得知了蝙蝠侠的真实身分,更几度因为各种原因留宿韦恩庄园,甚至被允许进入蝙蝠洞,那些东西却永远是他所无法触及的,就像窗边的相框,除了布鲁斯,或许只有阿福知道相框中封存了什么样的人与回忆。

 

所以他不敢移动视线,甚至毫无必要的秉住气息,深怕任何一个动作会让布鲁斯改变主意。

 

「曾经有一个人说她会等我,当时我意气风发,相信自己终能成就一些事情,终有一天可以拾回过去曾经的……生活,然后她将会跟我在一起。我以为拥有她的承诺,结果到头来只是我的自以为是。」

布鲁斯淡淡说着:「很难启齿的经历对吧?尤其是对布鲁斯韦恩来说。」

「她不再爱你了吗?」

「她仍然关心我,只是不再能像我期待的那样爱我。」

 

那双总是带着坚定意志与锐利锋芒的眼中有着几不可见的一丝脆弱,一直都那么高傲又坚强的布鲁斯,什么样的人能够让他示弱,却又忍心在拥有他的脆弱之后抛下他?

这个念头一在内心出现,就令克拉克觉得不能忍受,所以他问:

「那她现在幸福吗?」

 

布鲁斯看着壁炉的焰火沉默了很久,久到克拉克已经开始以为他并不打算继续说下去。

 

「她死了。」

 

克拉克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答案,为了自己的不谨慎懊恼也来不及了。布鲁斯及时阻止了他的道歉,戴上了哥谭王子的面具。

「你问我如何处理情感失败,抱歉我只能给你反面教材──我不处理,我记住,并且避免同样的事再度发生。」

 

「告诉过你我不是讨论这种事的好选择。」

片刻的宁静后,布鲁斯一口喝下杯中的红酒。

「如果你仍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时间会赦免一切。」

 

 

 

躺在韦恩大宅中客房的大床中,克拉克无法停止思考晚上布鲁斯所述说的过去。他未曾想过布鲁斯有被任何人拒绝的可能,天真的以为布鲁斯韦恩就如他呈现给世人的模样般无往不利,刚要对布鲁斯坦白的失败觉得新鲜,才从那轻轻带过的几句话知道那个所谓的失败经验是一道沉重的伤疤,现在仍然折磨着他,一旦伤口裂开,他便又躲回面具后头隐藏他的痛苦。时间并没有赦免他。

 

如果是和布鲁斯韦恩有关、又已去世的女性,再以年龄来推敲,应该不难用排除法找到布鲁斯所说的人。但如果是未曾在公开场合与布鲁斯接触的人呢?难道会是达米安的母亲?布鲁斯一向很少谈论自己的事情,即使克拉克认为自己已经比世上大多数人都接近布鲁斯韦恩的真实面,但除了联盟的工作以外,他知道的并不比新闻或杂志上呈现的多多少,最大的不同点只在于──他知道那些几乎都是布鲁斯刻意塑造出来的『哥谭王子』。

他相信阿福一定知道那个人是谁,又或者其实他只要去看看窗边的相框,他甚至不需要把相框翻过来,只要用X视线就可以了。但这么做有什么意义呢?

 

他自问自己为什么要对那个已经逝去的人那么在意,想了又想,最终他确定,重点在于她是一个留存在布鲁斯内心,直到现在仍使他痛苦的人;在于他想知道是什么样的人让布鲁斯痛苦──在于他以为,没有人能够让布鲁斯如此。

 

──布鲁斯一生都和痛苦为伍……

 

克拉克希望能将那些痛苦从布鲁斯的生命中带走。

并没有察觉到那句滑过他心头的话究竟从何而来。

 

 

隔天早上,克拉克在阿福的招待下用完早餐,坚持帮忙整理厨房、打扫庄园、花园草坪等等杂务,当哥谭难得露脸的太阳已经差不多高挂在天空的正中央,才遇上从大厅的阶梯缓缓走下的布鲁斯。

 

「早啊,布鲁斯!」

「你还在?」布鲁斯一脸真心实意的诧异。

「嘿…这可有点伤人。」

「我只是以为你平常不做超人的时候有份工作要做,今天可不是假日。」

克拉克在对方的审视眼光下耸耸肩。「我有些补休假可以使用。」

「用在帮忙打扫韦恩大宅?」

一直在一旁的阿福神情微微动了一下,布鲁斯老爷显然接收到了管家对于他一早就让客人垮下肩膀的不赞同,顿了顿接着说:「别误会,我很感谢你对阿福的帮助。」

管家的神情缓和了些

布鲁斯老爷又说:「只是觉得你应该还有其他地方可去。」

管家的眼神徒然又锐利了起来。

「我是说──」布鲁斯补充道:「我以为你一直都很忙碌,希望今天上午没有耽搁到你,」他看了看管家,接着说:「以及,如果你还有时间的话,不妨一起用午餐?」

克拉克微笑点点头:「当然。」

管家满意的表示午餐很快就可以准备好,两位可以先入座。

 

饭后,克拉克表示可以作为临时司机送布鲁斯去参加会议。车上他感受到后座的布鲁斯毫不掩饰的盯着他,简直像是要用眼神洞穿他一样的令人坐立难安。

和蝙蝠侠比耐性是自讨没趣的,于是他直接开口问:「怎么了?布鲁斯。」

「这才是我想问你的。」

后视镜中的布鲁斯双腿交迭,两手交握在膝盖上,卸下布鲁西宝贝的神情后锋利的眉目俨然是总裁问话的架式。

「有什么让你觉得必须跟着我的理由。」布鲁斯肯定道。「你在监视我?」

「什么?!不!布鲁斯!当然不是!」

总裁在小记者的冤枉大喊下皱了皱眉头。「难道你要说你是在保护我吗?」

这句话的语气一个字一个字的慢慢带进了蝙蝠侠的低气压,克拉克知道如果他说是,肯定会卷起更大的低压风暴,连忙摇头。他用着有些讨饶的眼神,但后视镜中布鲁斯的总裁脸没有一丝动摇,他吐了口气,只好坦承。

「我就是想跟你多待一会儿……」

布鲁斯一脸头痛的把手摸上额头,像是韦恩企业股票重挫几百点那样揉着一边太阳穴。

「你待会就回堡垒做检查。」

 

魔法,不然就是该死的氪石。

 

克拉克听见布鲁斯喃喃道。

 

 

 

 

几天后,超人进入瞭望塔的值班室,不出意料地见到蝙蝠侠正在里头,虽然今天原本排定的值班人员只有他。

「上次的检查结果出来了。」蝙蝠侠简要地说出自己在此刻出现的原因,一边操作全息屏幕调出检查结果,超人飘到他身旁。

「没有异常现象。」

超人无奈道:「我告诉过你了B,堡垒传输到蝙蝠洞的报告我想你也看过了?」

 

那天把布鲁斯送到公司后,他看着布鲁斯进到公司、开会、开会途中开小岔、装着和约会对象讲电话溜出会议室、然后走到窗边瞪着自以为藏得很好的超人之后,他才勉强自己遵从联盟顾问的强烈要求,回到孤独堡垒进行全面检查,堡垒检测结果显示他并没有受到任何魔法或是可能来自氪石的影响。

 

蝙蝠侠沉吟,露出那种『肯定有问题』以及『我会搞清楚是什么问题』的表情。

克拉克清楚这神情,因为──尽管他很不想承认──做为各种魔法、诅咒、洗脑操控的头号目标,超人经常收到这种表情,瞭望塔上的自不用说,蝙蝠洞和孤独堡垒的全身健检简直是家常便饭。如果这些地方都还找不出问题,接下来要面对的就是蝙蝠侠的全面盘查,而所谓『蝙蝠侠的全面盘查』,真要比喻的话,大概就是恨不得把他分解成原子研究过再组回去。

 

「拜托,B,我大概就真的只是一不小心没控制好情绪,我猜你会说一个情绪不稳定的超人很危险balabala,如果能让你放心的话我去上一些正念或是情绪管理的课程可以吗?」

克拉克觉得有些伤心,蝙蝠侠对超人订定的严苛标准永远没有上限,但他生不了气,因为蝙蝠侠大概是以更高的标准要求自己,于是忍不住补充道:「我觉得你也需要,你压力太大,肩膀总是很紧。」

 

「我不需要,适当的压力与紧张才能保持警惕。」

他想蝙蝠侠八成在面具底下白了他一眼。

「你也不需要,你的性格和情绪管理通常很好,不用靠那些加强。」

「是我误会了还是你刚才真的是在夸奖我?」

「重点是,」他打断了超人,「你的情绪表现和平常不一致,所以很有可能是什么造成了这种现象。」

「一定要用这种像是讨论研究动物的说法吗?」

「我们现在确实是在研究你,不要一直打断我,超人。」

 

超人非常有风度的没有提醒蝙蝠侠刚刚才打断过他,礼貌地道了歉,请蝙蝠侠继续他的论述。

 

「从上次任务回来后做的检查中,虽然没有发现任何魔法、氪石,或是氪石辐射的残留,但有一项能量出现了异常峰值。」

「那代表什么?」超人看着蝙蝠侠指出的几项数据曲线图。

「这是瞭望塔周围一定范围内空间能量的监测记录,这边的波锋和上次你回到瞭望塔的时间相符。」蝙蝠侠的手指移到下一个波锋上,「这里则是刚才你接近瞭望塔时的记录。只有两次记录的参考不足以证明相关性,但考虑到这个波型记录平时的规律和排除其他可能影响因素,还是有参考价值……我会和扎塔娜跟原子侠讨论这件事情。」

「就照你说的办。」

 

克拉克原本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劲,但回想起前两次毫无来由的情绪失控──实际上,比起失控,那更像是一种压抑已久的情绪宣泄出来的感觉,只是这份情绪从何而来他毫无头绪,这也是他最为不解的地方;另外,自从上次任务返回之后,他以前所未有的高频率,对某个画面、某句话、甚至是某种感觉,产生强烈的既视感。与此同时,他也有股同样强烈的不安,他随时都坐立难安,只有当和布鲁斯待在一起的时候,这种焦虑才能得到缓解。

 

他的焦虑随着频发的各种既视感与日俱增,简直像是某种他该知道却一直没能想起的东西存于他的脑海深处,拼死的挖掘也挖不出来,那几乎要让他暴躁起来。蝙蝠侠让扎塔娜与原子侠分别都来给他做了各种测试和检查,依旧没有突破。他担心再这样下去,布鲁斯可能最终会判定他需要的真的只是一个心理医师。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小阵子,某一天,联盟的监控警报响起,一艘外星战舰凭空出现在地球。

 

 

 

TBC

===============

 

布魯斯說的人是青梅竹馬瑞秋,這部分採用了黑暗騎士三部曲的設定

老爺直到阿福告訴他為止都還相信瑞秋愛他

  

以及謝謝給溫暖的各位小天使QQ
最近身體虛了連帶心靈也脆弱了起來

评论(17)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