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蝙蝠洞裡摔得粉身碎骨

Sinna

© Sinna | Powered by LOFTER

【超蝙】克拉克肯特有個煩惱-2

注意:

※ 完全的OOC。

※ 這個世界沒有蝙蝠俠。

※ 有很多小托馬斯韋恩,但不會有夜梟和終極人。

※ 韋恩家各種捏造。

※ 大超各種癡漢預警。

===============

布鲁斯.韦恩。

韦恩家双胞胎次子,和外向奔放的哥哥小托马斯不同,布鲁斯韦恩从小出席公开场合都非常安静,当有任何采访或社交应对,通常也是小托马斯代表发言。韦恩夫妇相继因病早逝后,这对双胞胎兄弟就离开了哥谭就学,没过几年,小托马斯提早结束了学业回到哥谭,像是用尽全力在发光发热一样的闪耀登上哥谭王子的宝座、韦恩帝国的顶点,人们逐渐淡忘了那个安静的布鲁斯韦恩。只有少数的媒体注意到小托马斯接管韦恩企业后不久,布鲁斯于世界顶尖的医学大学完成学业和实习,低调回到哥谭,进入父亲一手创立的医院任职。

 

这大约就是克拉克目前能总结出来的官方资料。

 

布鲁斯韦恩才回到哥谭中央医院没有几年,尽管医院的最大董事就是他的双胞胎哥哥,他还是从最开始的住院医师做起。他的医术有口皆碑,在病人和医疗人员之间也都很有人气。他的值班时间固定一周有四天。他现在没有公开的交往对象……

「你知道韦恩医师有特别喜欢的食物吗?」

克拉克转头问旁边小腿上打了石膏的小男孩,手上的笔不停的往掌中的笔记本写着。

此时他正和身旁的小病号坐在医院走廊角落边的椅子上,走廊另一端有那么点远的地方,韦恩医师正在和护理站理的护理人员讨论着什么。

 

克拉克强迫自己把黏在韦恩医师美好侧脸和白袍底下…咳!的视线拔下来。

 

 

 

那个关于布鲁斯韦恩的医师职业让克拉克纠结了一晚。

万一他们在一起之后,他要怎么和布鲁斯坦承他的外星人身分?要是布鲁斯在他坦承之前就发现了呢?布鲁斯会不会不能接受他是外星人?布鲁斯会不会介意他要经常花时间拯救世界?喔不过如果他会吃醋的话那也不错──

 

不不不他根本都还没跟布鲁斯真正认识啊考虑这么久远以后的事情干嘛!而且又不是说布鲁斯就喜欢他了……可是那晚看起来布鲁斯起码是不讨厌他的,等等在这之前布鲁斯喜欢男人吗?喜欢的话他之前有和男人交往过吗?他喜欢怎样的类型呢?不知道他对于在床上的位置──啊啊啊啊不要再想啦!!!

 

克拉克在幻想和现实中纠结着在床上滚来滚去、精疲力尽,直到隔天早上还没从这种亢奋的状态中缓过来。然而超人可以一心多用,天一亮,他就纠结着上网查了关于布鲁斯韦恩的所有数据,边纠结着边走到了哥谭中央医院,再纠结着用X视线很快找到韦恩医师所在的位置,纠结的躲在角落看了很久,最后被身旁的这位病号小男孩迪克给叫住:

「嘿!看你眼睛鼻子嘴巴都要挤在一起了,你也是想追布鲁斯的吗?」

"也"是什么意思?!

小男孩对着一脸震惊的克拉克表示,像他这样脸皱在一起躲着看布鲁斯的人他见多啦,不过克拉克大概是他目前见过的相对看起来正常多的人(也是他唯一敢搭话的人)。

 

 

 

迪克咬着克拉克给他的棒棒糖。

「喜欢的食物?不知道耶,很少看到布鲁斯用餐,倒是吃饭时间常看到有人找他。」

「经常找他的都是同一个人吗?」克拉克紧张得稍微凑进了迪克一点。「是什么样的人?」

「唔──通常都是一个穿西装的老爷爷,他都会提一个好大的餐篮!」

噢,那大概是那位传说中的管家先生。克拉克松了的那口气还没吐完,迪克却又接着说:「啊,还有另一个人,他通常都会很~晚很~晚才来,我偷溜出病房时看到过几次,看起来跟布鲁斯差不多高,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可太暗了总看不太清楚脸,老是只看到他敲了敲布鲁斯的门,然后就进去了。」

「什…你是说有男人半夜──?!等等迪克你不该半夜溜出病房!」克拉克好不容易保持了冷静,尽量掩饰刚才一不小心提高的声量。

迪克辩解道:「有时候就是半夜会想去买瓶汽水什么的嘛!」

 

「我想我们需要谈谈关于你晚上的小冒险了,迪克。难怪晚上巡房的时候你几乎都醒着。」

 

一个像是从克拉克梦里来的声音此刻就从他背后传来,迪克的眼神越过他的肩头,一脸尴尬的吐了吐舌头。

「嗨,布鲁斯……」

 

布鲁斯!!!!!!!!!!!

 

身后的布鲁斯韦恩散发出来的气息像是要把克拉克冻住,又像是要把他融化。他现在全身都动弹不得,脖子以上却热得快冒烟。

因为走廊上到处有人走动,又因为刚才迪克说的话,导致他没能注意到接近过来的人是布鲁斯。

克拉克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他还没做好心理准备!这不是他想象中两人再次见面的场景!不是在他随便穿着一件格子衬衫和夹克午餐还吃了洋葱潜艇堡的这个时候!!!

现在他只要一开口布鲁斯大概就会知道他午餐吃过什么。

 

他绝不要让今天以后布鲁斯韦恩想起他只会想到:

「哦,那个满嘴洋葱味的眼镜男?」

 

第一次是生菜,第二次是洋葱──克拉克想哭。

 

并不知道克拉克剧烈心理活动的迪克完全不懂对面的大哥拼命的朝他挤眉弄眼是想表达什么,此时他自身难保,专注在跟医师求情。

「布鲁斯~别告诉爸妈好吗?」

医师挑起一边的眉毛。「哦?就像你上次拿点滴架当武器玩,结果打坏电视那次?还是上上次偷跑去喷水池玩水差点让伤口感染那次?」

迪克立刻就闭上了嘴巴,低头一脸糟糕的样子。

「迪克,我并不是要责备你,但你父母让你在这儿接受治疗,我们就对你的健康和安全有责任。」布鲁斯温和道:「好了,这些我们可以待会再谈,现在可以告诉我这位先生是哪位吗?」

 

终于来了。

克拉克想。

 

刚才他趁着布鲁斯和迪克说话时用超级速度冲去刷了牙,感谢迪克让布鲁斯转移了注意力!感谢医院这种备品很多!他在心里保证会去买一组牙刷牙膏来还的。

 

「哦,他是你的──」

「你好!我是克拉克肯特,星球日报。」

克拉克紧张的打断一脸调皮,不知道想说什么的迪克。

他听见韦恩医师在他转过身时的心跳速度一瞬间加快了一下,韦恩认得他——或者至少是对他的脸有反应!克拉克相信应该不是不好的反应,这让他的心也不禁有些飘飘然了起来。

 

「我刚才正在…呃,跟迪克聊聊他在这里就医的感想…嗯…你知道,关于儿童就医经验那一类…」

克拉克结结巴巴的在内心说服自己不算是在说谎。

「希望我们没给迪克留下太糟的经验。」韦恩医师笑看迪克。

「基本上都很好,」男孩耸耸肩,视线在克拉克和布鲁斯直接交替了一回,「当然你的部分特别好,布鲁斯。」

「你知道这也不会改变我待会要跟你聊的事情对吧,迪克?」

迪克看着已经憋红了整张脸的克拉克,终于忍着一堆打暗示的台词闭上了嘴。

 

「我希望这不是一个正式的访问?我想一个有职业素养的记者应该有相应的职业伦理?」

「我们只是在聊天而已,我看他坐在这儿自己跑来找他说话的。」迪克解释道。

韦恩将信将疑的顿了会儿,刚好负责迪克病房的护理师来找人了,小病号乖乖的跟着护士姊姊回病房做例行检查,等他们走出了段距离,韦恩医师转回头看着大块头记者,让克拉克的心脏简直都要跳出胸口。

 

「不管迪克怎么说,对于一个儿童还是请谨慎些,如果你想访问他,希望起码是在他的亲人或其他医护人员在场的情况下。你看起来不像是来就医,也不像是有人要探望?」

克拉克在韦恩漂亮眼睛的注视──是审视,克拉克内心的理智提醒道,然而他没有听进去──下,坦承:

「我确实是来找人的,韦恩医师,我觉得…我认为…我、我相信我们见过……」

 

好极了,完美的路边搭讪。

 

如果现在地上有个坑,克拉克绝对会撞进去,或者会忍不住自己往地上撞出一个坑来。

 

「不,我想我们没见过。」

什么?

「或许你把我和某人搞错了?」

等等等等──

「鉴于你的职业,我假设你知道我有一个媒体很熟悉的兄弟,但如果期待我和他一样有些什么可以满足大众的八卦材料,你大概得失望了。」

克拉克知道自己表现的很糟,但他没有想到会是这种反应。

他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的韦恩有些困扰的笑容。

 

拉奥…他困扰的样子也很好看……

 

不不不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韦恩在说谎。刚才见到自己时,他明显有反应,而且他的心跳声在刚才告诉克拉克他们没有见过时,虽然并不明显,但克拉克听得出微妙的变化,他肯定是在说谎。

克拉克既困惑又丧气,如果韦恩医师忘记了他,他或许会有点失望,但他明显记得他,却假装不认识?

 

「可是、韦恩医师,前些日子,大都会和哥谭联办的慈善晚会上──」

「布鲁西!」

一个相当耳熟的声音豪不客气地打断了他──小托马斯韦恩,带着一脸快活的笑容,穿着他的订制西装皮鞋,整个人就精致漂亮得像个宝贝,脚步轻快朝他们走来。他亲昵的揽住布鲁斯,兴奋又急凑的说:「你今天可得和我走一趟了,阿福的意思!感谢老天,你这阵子几乎是住在医院里!」

「托马斯……」

情绪高昂的韦恩总裁在韦恩医师委婉示意后,终于注意到一旁的克拉克。

「喔!你是──」

「克拉克肯特,星球日报……」

「当然!我记得你,慈善晚会那天还有上一次的记者会。」托马斯伸出空着的那只手和克拉克握了握。

克拉克注意到布鲁斯在心跳变化的同时看了托马斯一眼。

「你们不是在做什么访问吧?布鲁西?噢,我打扰你们了吗?」

是的! 克拉克在内心不满的抗议。

「没那回事,托马斯,只是在闲聊。」

布鲁斯…… 克拉克又在内心失落的哀鸣着。

 

托马斯漫不经心的拖了一个长音表达自己的理解,接着面向克拉克,用上了大约是他被众人所知最为恳切的表情。

「你大概知道,布鲁斯并不像我这么习惯在媒体上露面,即使他跟我一样很上相,他比较走深闺淑女那种路线。」

布鲁斯给了托马斯一个不赞同的眼神,但并没能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所以我想说,一位绅士的记者要对他进行任何访问前,请先透过他的兄长,好吗?我认为他一直保留的这份矜持还是不错的。」

「不…我并不是想访问韦恩医师…」克拉克微弱的反驳。

「那么你们只是路过闲聊?」

「我一开始就这么说了,托马斯。肯特先生碰巧见到我,又把我当成了你,我们正好在解开这个误会,你就来了。」

「哦?所以你想访问的是我吗?」

「不…」

「连系我的秘书,她会替你安排的。」

「等…」

「很抱歉我和布鲁斯现在有点事,那么再见了~记者先生~」

韦恩总裁完全不给克拉克半句话的机会,揽着韦恩医师朝他挥挥手,三两下就走远了,韦恩医师在他兄弟的拉扯下勉强来得及礼貌的向他点点头,而克拉克只能呆呆的站在原地朝他挥挥手,眷恋的看着他逐渐走远──然而由于医院的走廊太长,他也就看了很长时间的背影,在这过程中不小心的听到了韦恩兄弟的对话──

 

他对拉奥发誓他不是故意的,他只是想再多听一点布鲁斯的声音。

 

「那人真的是碰巧来这里见到你才和你搭话的吗?」小托马斯韦恩的语调不再像刚才那样富有情绪和抑扬顿挫,而是低声警惕。

「是不是碰巧我不知道,但他好像认出慈善晚会那晚是我。」

「我就知道,早知道我就不去谈那个见鬼的案子!」

「这也没什么,反正迟早要公开的案子不是吗?这也提醒你下次不要对我的演技太过期待。」

「嗯哼,我一开始就没有期待过你的演技,一般记者都知道你不会出席那种场合,也不会想到你会假扮我参加,因为你要参加大可光明正大的去。那个案子当然没什么,有什么的是那个大个子竟然能认出你。」

「或许就是一个特别敏锐的人吧。等到案子公开后如果有机会,我会向他道歉的。」

 

他们在讨论的内容似乎隐约解释了布鲁斯不承认自己见过克拉克的原因,也说明了布鲁斯并没有任何戏弄的意图,但布鲁斯的声音听起来不是特别在意克拉克认出他,这莫名的让克拉克有些小小的失落。

 

「我的布鲁西,你是要有多迟钝啊。」

「即使你是个万人迷,也用不着把所有人都当作是别有用心。」

「这世界上的人都是别有用心的,只是有些人没自觉罢了。」

 

呃,好吧。克拉克想,他确实是别有用心。

 

「好吧,随你,但拜托别再来那一套,那对人家太不礼貌。」

「……」

「托米!」

「好吧好吧!起码我不会窃听或监视他。普通的背景调查总可以吧!那点数据大部分的人甚至都自己公开在网络上。」

克拉克听到布鲁斯只是叹了口气,没再多说什么。

接着他听见小托马斯那个大概是被媒体誉为魅惑笑容的轻笑,顿觉汗毛直直竖了起来。

TBC

===============

小托馬斯會把你的毛細孔都調查得一清二楚。

 

 

本想上中下結束,然後可以回去填正劇坑

在我預計中這回他們總該在一起了

然而...... _(:3」∠)_

 

评论(19)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