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蝙蝠洞裡摔得粉身碎骨

Sinna

© Sinna | Powered by LOFTER

【超蝙】指尖沙逝-09

當初沒想太多,事到如今覺得還是提醒一下(緊張)

※ 每個人對角色都有自己的解讀,所以OOC無法避免(艸)

※ 會提及布魯斯過去的感情經歷

 

【09】

=====================

 

 

 

「这是……?」

「你在哭。」

「我…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克拉克疑惑的看着手心的水滴,存在于他心中的某种东西让泪水停不下来,可他完全摸不着头绪、不知所措。

 

布鲁斯的影子来到他身前。

「原因未知的情绪化…难道又暴露到什么新种的氪石辐射了吗…」 

克拉克抬起头,布鲁斯一脸考究的神情,他肯定在思索自己在回程途中和现在的不对劲,克拉克努力想让眼泪止住,但都徒劳无功。

「试着冷静下来,克拉克。」

「我没有办法…」

他无助的看着布鲁斯的眼睛,眼泪又掉得更凶了。「布鲁斯……我可以抱抱你吗?」

 

剎时间蝙蝠洞里只剩下蝙蝠拍打翅膀和各种机器运作的环境音。

布鲁斯不苟言笑的严肃脸一动也不动,克拉克听到他的心跳有一瞬间的不稳,但不确定那是不是错觉,因为他自己的心跳现在正为了那句他也不知道从哪蹦出来的话剧烈跳动。

站在布鲁斯面前的,那个穿着超人制服的小镇男孩满脸都是泪水,看起来既尴尬又可怜兮兮。

 

「可以。」布鲁斯说。

下一刻克拉克就用力的把布鲁斯抱进怀中,他把头埋在布鲁斯的肩颈,感觉布鲁斯的手犹豫着动作,当他的眼泪并没有因此停止,还开始抽噎的时候,那只手有些不确定的拍上他的背,他听见布鲁斯叹了口气。

 

「希望你不是中了什么心智年龄退化的氪石或魔法。」

「那起码没什么危害。」克拉克抽着鼻子道。

 

克拉克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当他抱住布鲁斯的时候感受到强烈的安心,以及很矛盾的,同等的不安,无论是哪一种情绪都让他只想将布鲁斯抱得更紧。这个拥抱持续了一段时间,大概是由于他的反常,布鲁斯并没有推开他,一直到来自洞窟阶梯上方的声响引起了克拉克的注意力,阿福正端着托盘伫立在那儿。

 

「阿、阿福!」克拉克几乎是惨叫着、字面意义上的整个人都从布鲁斯身上弹了开来、满脸通红。「我、不…我只是…」

「他只是突然变成雪宝了。」

「对雪宝!就是喜欢温暖的抱抱的…你看过冰雪奇缘?!」

克拉克惊慌失措连带着语无伦次,顺便胡乱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实际上他也没有做什么需要这么惊慌的事情不是吗?他只是友好的拥抱了布鲁斯而已!没什么好尴尬的!

 

一旁两人无视他剧烈的心理活动,布鲁斯淡定自若的拉了拉披风又走回屏幕前,阿福面色不改地踩着优雅的步伐走下楼梯。

 

「欢迎回来,布鲁斯老爷,肯特先生。很抱歉打扰了两位的…角色扮演游戏,但我准备了简单的轻食。」

布鲁斯看见托盘上的红茶皱了皱眉,只拿起了旁边的三明治。

「容我猜测,布鲁斯老爷是艾莎公主?」

布鲁斯的手滑了一下,三明治分崩离析的散落在腿上;克拉克刚喝下去的红茶跑进了气管,让氪星人咳得死去活来。

 

克拉克从未怀疑过阿尔弗雷德绝对是这的个地球上最强大的人类之一,因为他只用一杯红茶就可以让氪星人死去活来。

现在克拉克不知道究竟是刚才哭鼻子的事情、还是和布鲁斯要抱抱的事情、或是阿福把他和布鲁斯比作公主和雪宝哪件事比较尴尬了。

 

「他突然变得很情绪化,有依赖和渴望接触的倾向。」

布鲁斯冷静道。「我怀疑是新种氪石或魔法。」

阿福发出了一个在克拉克听来意味深长的感叹声,也冷静道:「那么我想蝙蝠洞不是一个适合肯特先生现在待的地方。或许老爷您没注意到,不是每个人都乐于在长途旅行后的深夜待在这么一个又湿又冷的阴暗地洞里,和一群蝙蝠作伴。长此以往,情绪化和渴望与人接触是正常的。」

管家盯着布鲁斯伸向咖啡机的手。

「何不到温暖的大宅里洗去一身疲惫,享用些温暖的食物然后休息呢?肯特先生?」

「当然了!潘尼沃夫先生!」

克拉克用力的向一脸温和的管家点头。接着管家以十分得宜的语气对他的老爷道:「我相信雪宝会很乐意有您的陪伴,艾莎公主。」

布鲁斯单手遮脸,放弃般的把盛满咖啡的马克杯放下。

 

 

 

韦恩庄园在不宴客的日子里十分宁静,不算上现任罗宾在闹腾的时候。但最近布鲁斯似乎有意让他最小的儿子透过团体生活学习一些东西,而且颇有成效,达米安近来留宿在泰坦塔的时间与日俱增。

 

超人和现任罗宾的第一次见面并不算是非常友好,以克拉克的标准来说──毕竟达米安的刀砍到他身上,断掉的刀片弹飞出去非常幸运的没有波及到任何人──也不算太糟,起码在蝙蝠侠的喝斥之下,罗宾愿意把他从"威胁"转为列入"监视对象"。

想想布鲁斯最开始对他的警戒,达米安的反应也就显得不太令人意外。起码这回布鲁斯还替他担保,这就够了。

 

而且克拉克看得出来对布鲁斯来说,达米安还是具有一点不同的意义,阿福显然也知道。

「达米安少爷这周留宿泰坦塔,需要我通知他您回来了吗?」

阿福在布鲁斯下意识寻找的目光中率先提供了解答。

「不了,我相信他在那会很好,谢谢你阿福。」

 

盥洗跟用餐后,克拉克舒适的坐在巨大壁炉前,布鲁斯拿着一瓶红酒走了进来。

「这是我唯一能从阿福那里拿到的了。」

克拉克笑着表示这就很好,接过了酒杯。布鲁斯坐进他对面的沙发。

 

「今天你在瞭望塔做的检查还有部分解析未完成,我建议你也回孤独堡垒检查,毕竟堡垒计算机才是具有最完整氪星生理相关数据的地方。」

「我觉得自己应该没什么问题...」

他不觉得自己中了魔法或是被任何一种氪石辐射影响。虽然他也说不出那些突然的情绪是怎么回事。直到现在,他还是莫名的感觉内心有些不踏实,就像有一个小小的洞开在他胸口,让他处于一种想要用些什么东西填补,却找不到缺失的那一块的焦虑中。

「可能我…只是需要和人聊聊天吧。」

「应该不用我告诉你,找我讨论情感问题有多么不实际。」

「我又不需要心理医生,」他苦笑,「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那股强烈的既视感又涌了上来,令他不禁征怔。

 

「……你知道你不用勉强自己假装不在乎路易丝的事。选择宣泄情绪渡过情感失败的人并不在少数。」

布鲁斯显然把他的反应解读为对路易丝告白失败的打击。他确实已经不把那放在心上了,但他不知如何说明他所感受到的,也或许是布鲁斯难得显露出的关心,最终他决定不解释。

 

「那么你是怎么处理的呢?」他反问布鲁斯,带着些许玩笑。「还是说无往不利的布鲁斯韦恩没有过失败经验?」

「无往不利是因为对方跟我都不是认真的,那都是可以很轻易开始和结束的关系。」

布鲁斯望着手中摇晃的红酒好一会儿,视线移向窗边,那里陈列着着许多相框,其中有几个正面朝下平放着。

克拉克专注在布鲁斯的侧脸,知道这不是他通常愿意表现出来的那一部分。

 

「我曾经失败过。」布鲁斯说。

  

 

 

 

 

TBC

==========

誰能夠忍心不給雪寶一個溫暖的抱抱呢

 

以及希望大家也給我一點溫暖  _(:3」∠)_

 

评论(27)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