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蝙蝠洞裡摔得粉身碎骨

Sinna

© Sinna | Powered by LOFTER

【超蝙】指尖沙逝-08

【08】


=====================


──那是错觉

 

我知道不是

 

──你不该继续下去

 

我会继续下去

 

直到你能跨过那个时间点为止

不管多少次

  

  

  

  

  

「超人……超人!」

超人的视线猛地撞上身旁蝙蝠侠的视线。

他们正坐在宇宙飞船中。

超人回过神看着蝙蝠侠,有种强烈的既视感和晕眩的感觉,他想起自己原本在驾驶宇宙飞船,和布鲁斯搭挡过多次太空任务,会有既视感并不奇怪。

「你在走神。」蝙蝠侠的视线透过白色的护目镜望着他。

「抱歉…刚才不知怎么的…」

「换我驾驶。」

「嘿!我真的没事。」超人赶紧提振精神在驾驶座上坐挺坐直,难得从蝙蝠侠手上得到的驾驶权可不能轻易还回去。

蝙蝠侠此时站在他边上,即使看不见他也能猜到蝙蝠侠面罩底下的眉毛挑起了一边。

「如果你因为失恋心神不宁,导致航行过程中撞上陨石,到时候会变成太空浮尸的只有我──」

「那种事情不会发生!」超人突然吼着砸了一下椅子的扶手把固定在地上的驾驶座整个挥得连根拔起撞上了墙壁,转身凑向蝙蝠侠。

 

这一下让蝙蝠侠警觉的瞬间往后跳了一大步。他微微放低重心,那是面对威胁时的姿态。

但超人却比对方还惊讶,就好像刚才爆发出来的情绪不是属于自己的。他飞快看了一下已经毁坏的驾驶座和被波及的船舱舱壁又看向警戒着的蝙蝠侠,无措的像个打碎碗盘的小孩看着家长,一只手从刚才就悬在半空中,不知道想抓住什么。

 

「我、我很抱歉布鲁斯!我不是故意……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刚刚突然就……」

 

克拉克困惑又震惊的看向自己无意识伸出的手,完全不清楚自己刚才的愤怒和行动是由何而来。他从不是易怒的人,即使是被羞辱或挑衅他也很少真正生气,就算是他感到愤怒的时候,他也不会像这样用暴力来宣泄自己的情绪。

 

超人一下子又变回了小镇男孩。蝙蝠侠站直了,往超人靠近了几步。

「你确定你还好?」

「我确定我没有任何想做坏事、毁灭或是征服世界的欲望。」超人严肃的也站直了,两手规矩的放在身体二侧。「拉奥在上,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回家洗个澡然后躺到床上。」

 

「你回到瞭望塔之后该先做个检查再回去。」

蝙蝠侠终于放松的警戒让超人紧绷的肩膀也跟着终于放松下来。

 

他一直都努力当个模范超人,当然并不是说他在勉强自己做好事,但他太想得到蝙蝠侠的信任,因此总是担心自己不经意的行为又降低了蝙蝠侠内心的信任指数。在第一次邀请布鲁斯到堪萨斯的那一天之后,多少年的相处,才终于让他得到如今在布鲁斯内心的地位──虽然布鲁斯不会承认──他不希望因为一个莫名的情绪起伏就功亏一篑。

 

蝙蝠侠一手搭上他的肩膀。

「抱歉提起那件事。」

「不,我真的不在意那个,」超人笑:「最开始也是我自己拿这个来当玩笑的记得吗?我也珍惜和路易丝维持好友的关系,现在甚至觉得这样很好。」

 

路易丝说,曾经她也有过心动,但克拉克一直就像个弟弟,这个弟弟有个秘密小爱好是当英雄,被姊姊发现了之后就只知道找姊姊谈心事,虽然又帅又贴心,但比起陪姊姊逛街聊天让姊姊带出去炫耀,更喜欢和朋友待在一起。而且就是那种会跑到朋友家玩个好几天不回家,还会忘记跟姊姊报备的男孩儿。

当下克拉克竟然觉得无法反驳。他能感觉到路易丝是喜欢他的,尽管他对路易丝的恋慕被解释成姊弟感情,是有那么点令人尴尬,被拒绝的时候也不是不失望难过,但他并没有花太长时间来释怀,这次任务的时间不长不短,但足够让他想清楚,现在就如他所说的,他很珍惜和路易丝的友情。

不过最后路易丝的玩笑话:「你什么时候能少往布鲁斯那边跑,到时候我或许可以考虑考虑。」

他想了想,决定还是不要跟布鲁斯说,比较好。

 

 

 

回到瞭望塔,蝙蝠侠没忘了先前所说的,盯着超人去医务室做了详细检查,初步确认结果没有异常才宣告超人可以回家了。

超人磨磨蹭蹭,自告奋勇跑去修了刚才弄坏的宇宙飞船驾驶座,检查了瞭望塔的外墙,最后跑去蝙蝠侠旁边一起检视他们任务期间累积的各种报告,好不容易等到蝙蝠侠站起身离开了计算机。

黑暗骑士瞥了跟在身后的尾巴一眼。

「干嘛?」

「没有啦…」钢铁之躯里的小镇男孩又冒了出来,一脸可怜兮兮。「我以为你说过,万一我失恋,会陪我喝酒。」

「我没有那样说过。」

没有吗?克拉克确信曾经有什么闪过脑海,但一被否认却又不那么肯定了。

 

蝙蝠侠在传送装置上操作,没有立刻启动。

「你应该清楚酒精一般对你无效,但如果只是想找人谈谈,阿福──」

「那我就打扰了!」

超人立马站在蝙蝠侠的旁边,情绪起伏明显得连他自己都能意识到。他并不是真的需要找人谈些什么,他只是──很明确的感受到──还想跟布鲁斯多待在一起一阵子。

 

蝙蝠侠顿了一下,启动了传送装置。下一刻他们从蝙蝠洞的传送台上出现,布鲁斯径自走下了传送台,摘下面罩随手往旁一放,解脱般的用手往后梳过浏海,这趟任务中他几乎没有卸下装备的时候,长时间的警戒也令他少见的显出疲态。克拉克跟在后头,看他没有走上阶梯,而是坐到蝙蝠计算机前,那个只属于他的位置,打开了几个档案。

「我还有点事情,你知道该去哪里找阿福。」

过了几秒,察觉到没有回应,布鲁斯在椅子上转过来。

 

「克拉克?」

 

他蓝色的眼睛望向他,带着疑惑和千回百转的思虑,视线的彼端是他。

 

克拉克听到水滴落在脚边的声音,他低头看,一滴、两滴,更多的水滴落下,然后他试着伸手接住,是滚烫的,他的泪水。

 

 

TBC

==========

如果不曾發現,就不會痛苦了


晚落坑了什麼也買不到的悲傷正適合寫這文......
深深沉浸在什麼都錯過了的悲傷中........

评论(19)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