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蝙蝠洞裡摔得粉身碎骨

Sinna

© Sinna | Powered by LOFTER

【超蝙】指尖沙逝-07

【07】


=====================


──很抱歉让你承受这些

──…放..弃吧…克拉…

各种能量撞击发出的杂音干扰了那个声音

──…忘….这…切…做你…做……

 

 

忘记这一切,做你该做的

 

 

 

 

 

「超人……超人!」

超人的视线猛地撞上身旁蝙蝠侠的视线。

他们正坐在宇宙飞船中。

克拉克想了起来,他和布鲁斯搭挡进行太空任务,现在正在返航途中。

「你在走神。」蝙蝠侠的视线透过白色的护目镜锐利的审视着他。

「抱歉…刚才不知怎么的…」

「你前一刻还在说着航线,突然间就安静下来,怎么了。」

「没事…就是突然闪神了。」

 

蝙蝠侠沉默了一会儿,「你要做的只有拿出戒指,她会答应的。」

戒指?

噢…他想起来了…

 

在这次任务之前,他准备好了戒指,打算向路易丝求婚,他为了这件事情紧张了几天,甚至在和蝙蝠侠一起值勤时失心疯地请他给建议。

他还记得计算机前的蝙蝠侠慢慢将椅子转了过来,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散发出像是"你在开玩笑吗",或者是"带着你和你愚蠢的问题滚出去",或者两者皆有的那种气场。

这让超人几乎就想随便找个墙冲出瞭望塔。绿灯侠曾说蝙蝠侠有种让人觉得自己是白痴的超能力,现在他完全懂了。

出乎意料的是,接下来对方只是把视线转回监控屏幕,平淡的说:「我以为你知道布鲁斯韦恩没有结过婚。这意味着我没有求婚的经验,或者只有失败的求婚经验。」

「噢……我只是…」

超人哑口无言,他该怎么解释因为他觉得蝙蝠侠无所不能,又或者,他突然想到,他就是太想跟布鲁斯分享一切这些兴奋的事情了,所以就这样跑来问他该怎么求婚?

最后还是这次的任务通知解救了他的尴尬,他们接到通知就这么跳上了宇宙飞船出发。

 

「如果你需要,我可以提供你几间推荐的餐厅。」蝙蝠侠在驾驶座上,目不斜视的说。

克拉克不由得想笑,布鲁斯总是在出奇不意的地方展现他柔软的一面。

「不用了,噢,我很感谢你,真的!」他不希望让布鲁斯认为自己是在拒绝对方难得的好意,连忙解释。

「我只是……突然不这么急着去…呃,求婚……」

 

蝙蝠侠没有问为什么,克拉克猜测这是否属于布鲁斯一种体贴的表现,他就当作是了。

实际上,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明明那种兴奋的心情他还记忆犹新,但刚才布鲁斯提到戒指时,他甚至没有联想到是在指那件事。

 

「如果你是担心被拒绝,相信我,她不会。」

他的声音如此笃定,超人忍不住笑着问:「你怎么知道?」

「蝙蝠计算机计算过,成功率是百分之98.74。」

「你还算了成功率?!」克拉克转头不可思议的望向他。

蝙蝠侠点点头,一脸理所当然。顿时超人就不知道该怎么计较了,他也就出任务前才透露自己想求婚,难道在这之前蝙蝠侠就已经在算他向路易丝求婚的成功率?

但很不可思议地,比起那个百分之1.26的失败率,他现在比较介意别的事情。

「你是担心我被拒绝的话会突然抓狂想统治世界吗?拜托…布鲁斯,我没有那么脆弱,也没那么幼稚……」,克拉克不由得有些丧气,到现在布鲁斯仍然没有完全放下对他的戒备,他实在有些灰心。

他看见蝙蝠侠的嘴唇动了一下,又紧紧闭上,通常他会就这样让他过去,但这次,他想听布鲁斯想说些什么。

过了几分钟,对方终于在那种『我知道你想说些什么』的盯视下开口。

蝙蝠侠以一种罕见的,看起来有些不自在的口吻:「……我只是想知道是否需要做一些准备,以防你如果想要……体验喝醉的感觉,毕竟酒精一般对你无效。」

 

克拉克对着眼前的黑暗骑士眨了眨眼。

布鲁斯这是在说,如果他被拒绝了,可以去找他诉苦兼戒酒消愁吗?

 

「噢布鲁斯……」

克拉克毫不掩饰一脸喜爱的看着他,简直想立刻给布鲁斯一个拥抱,但在黑暗骑士的严肃的眼光下只好把手缩了回去。

「只有我求婚失败时才能得到这种待遇吗?和你喝酒聊天?」他惊险地把"这下我有点想失败看看了"这句吞回肚子里。

「我很忙。」

「我是个有礼貌的客人,会确认主人有空才去拜访。」

克拉克微笑得看着觉得自己误上贼船,一脸不开心的布鲁斯。

「放心,我会先跟阿尔弗雷德预约时间。」

 

 

 

 

结果克拉克用上了布鲁斯推荐的餐厅,但却不是在对方预计的情况下。

他和路易丝分手了。

所有人知道这件事都吓坏了,但令克拉克意外的是这其中也包括蝙蝠侠。从他听到超人说出这件事情后就没有转身回去盯着屏幕的反应,大概可以推测他的惊讶。

 

「所以之前你说的还算数吗?请我喝酒?」

超人尽量表现得一派轻松。蝙蝠侠盯着他一会儿,严肃的点了点头。如临大敌的样子让超人忍不住叹了口气。

「我真的没事,布鲁斯,只是想聊聊天。」

「应该不用我告诉你,找我讨论情感问题有多么不实际。」

「我又不需要心理医生,」他苦笑,「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蝙蝠侠不再说话了,但也没有把注意力转回工作上,只是沉默。

他们在瞭望塔内,巨大的舷窗外是宇宙和地球,克拉克很喜欢这个地方。

曾经他飞出大气层,飘浮在宇宙中这样看着地球,在内心为地球的美丽而感动不已的同时,也为了无人可以分享同样的景致和感动而感到无比寂寞。而现在,他和布鲁斯一起站在这儿望着地球,曾经的感伤显得那么不值一提。

 

「路易丝说她爱我,但终究忍不住想要把自己和世界比较,她说…她讨厌自己那么想,也讨厌自己得出的结论,那就是终究她得不到我全部的爱。」

 

餐厅里的水晶吊灯不时折射的光斑照射在路易丝优雅美丽的脸上,一向从容的她竟然显得有些脆弱…不自信。

『如果我说,我不希望成为那个比世界还重要的人,那肯定是骗人的。』她望着克拉克的眼睛,『我能成为那个人吗?』

克拉克无法回答。

 

『这起码可以看做是和世界等重的爱吧?』她低头望着戒指,将小小的金属环收进了掌心,然后起身拥抱了他,在他的嘴唇上留下一个吻。眼角在晦暗不明的光线下闪着水光。

『你的爱我带走了,你也还拥有我的爱,只是它是自由的,没有嫉妒与痛苦。』

 

「你该告诉她,她就是那个比世界还重要的人。哪怕心理明白,她只是不安,想听你说出来。你知道她永远不会真的那样要求你。」

蝙蝠侠维持着平静客观的语调,这种语调的厉害之处就是,听的人是怎么想的,它就是什么情绪。

好比当下,大多数敬畏蝙蝠侠的人,会认为是责备,但超人认定这是安慰。

很久以前他就发现蝙蝠侠的这种习惯很容易造成误解,蝙蝠侠明知道仍刻意为之。

「我明白……但我无法说谎。」

「那就过阵子再问一次,她收下了戒指,会回心转意的。」

超人摇摇头,「其实我感到冲击的是,我没有想挽留她…明明我是爱她的,但如果她为此感到痛苦,或许这样也好,我……虽然感觉难过,但却同时完全接受了她的决定。」他转身,困惑的看向蝙蝠侠。

「爱应该是使人愉悦的不是吗,如果让她痛苦到逃离,我不应该让她忍受这些......」

 

蝙蝠侠一直专注的听着,面罩下露出的嘴唇仍然是严肃的一条直线,他沉默着,一度似乎想开口说些什么,动了动唇却又闭了起来。

 

而当超人正想出声询问时,联盟的监控警报却响了起来。

 

「危机总是不会顾虑我们的心情对吧。」

 

超人笑着,和蝙蝠侠交换了一个眼神,默契的进入到工作状态。工作,或许这就是现在他所需要的,一点点能转移他心思的小危机,即使在心底对自己的想法感到不妥,但和蝙蝠侠一起工作时,或许就是他最自在的时候了。

 

 

 

「做你该做的。」

蝙蝠侠这么说,然后再度往母舰深处的敌人冲过去。

「等等!布...蝙蝠侠!」

 

超人紧蹙着眉头,在全速飞行的风吼声中向他的搭档吼道「等我两分钟!蝙蝠侠!」,然而对方如他所料没有响应,因为该死的蝙蝠侠是不会等他的,所以他只能尽可能快的赶回去。

 

超人全速帮助了路易丝和那对祖孙脱困。他注意到碎瓦砾底下的女孩,他得帮助对方,理所当然,同时不远处的敌人逐渐接近,但一般民众却还未完全撤离,更多的声音向他求救,祈求光明之子的保护。超人觉得头痛欲裂,这从未发生过,一股强烈莫名的不安令他十分焦躁,那让他得用理智强迫自己待在原处,响应无助之人的呼唤,而不是立刻飞回战场。

时间早已超过了2分钟。

 

『B,无论你在做什么,都等我过去再说。』

通讯器的另一端传来接连不断的爆炸声与敌方武器特有的射击声,持续了一段时间,某个时刻,突然间安静了下来。那令超人勉强压抑的不安又爬上心头。

『布鲁斯?』

 

好半晌,才传回蝙蝠侠的声音。

『你该趁现在和路易丝合好。』

『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

超人一把抓住了某艘外星小型飞艇,一点也没控制力道的朝敌人的队伍砸过去。简直不敢相信蝙蝠侠竟然会在这种情况之下,用联盟的通讯器和他说这个,哪怕不是在公共频道,这也足够反常。

『现在是最佳时机。』蝙蝠侠无视超人明显的恼怒,继续说道,『你永远不知道等待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现在敌方母舰那边的情形如何了?』超人开启公共频道。他不想响应蝙蝠侠刚才的话题,他很意外也很感激布鲁斯关心他的感情生活,但不是在这种场合。

 

『我正在支持蝙蝠侠的路上──老天啊母舰外面这一团是什么鬼!蝙蝠你知道你被包围了吗?!』绿灯的声音让超人马上用超级视力看过去,外星生物们像蚂蚁一样聚集在整个母舰外壳的画面似曾相识,一直萦绕不去的不安此刻突然转换成深深的恐惧。

 

『现在马上离开那里!蝙蝠侠!』克拉克听到自己吼道。

『不,我要绿灯把整个母舰用灯戒的能量包围起来。』

『你疯了吗!』

绿灯气急败坏大骂的同时,一道热视线打在母舰外壳上头的生物,反射过来险险的由他脸颊旁擦过,绿灯一股气就这样吓没了,接着惊魂未定的看见超人如导弹般冲向那艘爬满外星生物的宇宙飞船。撞击上去的那一刻,原本预期的反弹却没有发生,宇宙飞船仍然毫发无伤,却被撞得偏离了一边。

『布鲁斯!快出来!』

超人双眼发红再次撞了过去,原本悬浮在地面不远处的宇宙飞船被撞得在地面上擦出巨大的壕沟,接着像是启动了什么,船身开始向上飙起,并且慢慢发出了光线,后头绿灯激动得忘了抱怨,忙着联系同伴,能徒手打怪的人不多,正联里正好有几个。

 

『来不及了!牠们要逃走,我们不能错过这次机会,我现在就要把核心破坏!绿灯!』

随着蝙蝠侠的声音,眼前的宇宙飞船发出刺眼的白光,光线穿过了覆盖在上头的大量外星生物眼看就要发散出来,绿灯咒骂着用最快的速度放出了灯戒的能量。

 

克拉克记得这个画面,霎时他明白了一切。

 

他冲上前,奋力的将手伸向船身。

在那一刻,一股力量将他往后拉去──只差那么一点,他的手指就能碰到了──

绿灯的防护罩在他眼前包围住了整个宇宙飞船。

 

「超人!」

黛安娜用双手勾住他的肩膀将他往后拉,他疯狂的挣脱黛安娜,像是扑火的飞蛾一般朝眼前爆出强烈光芒的方向冲去,然而那阵光就如同出现时一般瞬间消失,只剩空无一物的天空。

 

以及又一次失败的他。

 

 

 

 

 

克拉克漂浮在两座城市之间的云端,接近大气层的地方。

 

他好像嘶吼了什么,或许还用力挥开了几个想让他冷静下来的同伴,大概是那个维妙维肖的AI说服他们暂时离超人远点,反正也不重要了。

 

他知道他要再次目睹那个破碎的躯体,和那双失去焦距的蓝眼睛。上上次他连同自己破碎的心将他轻轻揽进怀中;上一次他像是要将他的模样刻印在脑海中用力的抱进怀里。

 

他看着星辰落到了和他记忆中相同的位置,轻轻地按住了联盟通讯器。

 

「布鲁斯……」

云层在他脚底下涌动,像是一片汹涌广阔的云海。当他还年幼,那些超能力尚未展现,大人们向他描述的天堂就在云端之上。直到他自己能够飞上云端,知道这个地方并没有人们想象中那样的具有神性。他只感到孤独,以及现在这种等待的无助。

 

『克拉克。』

 

无论几次,这一刻总是让他无法承受的既欢喜,又痛苦,同时还有深深的、不知该归咎于何的愤怒。这让他不知该如何平息自己的情绪来停止眼中灼热的泪水,但他也很快就放弃了,累加的情绪早已满出他能承载的分量,随着那些眼泪满溢出来。

 

「我很抱歉,布鲁斯……」

『为了什么?』布鲁斯没有纠正他的称呼。

或许因为他毫不掩饰的哽咽,又或许是他的想象,布鲁斯询问的口问中带着不经掩饰的温柔。

 

「我没能救你,我又失败了……」

 

『克拉克,』他听见布鲁斯的轻声叹息,同时也猜测到他会听到什么。

克拉克相信布鲁斯能够推断出一切,甚至有可能已经在时间核心中看到了,或许布鲁斯已经见过他不只这两次的失败,因此要他放弃这徒劳之功。

 

『忘记这一切,做你该做的。』

「什么时候我能够做我想做的,而不是该做的?」

 

这是一句超人不能说的话,或者说,不能对蝙蝠侠说的话。克拉克一直知道,那怕是搭档多年的现在,在交付信任的同时,布鲁斯从未放松对超人的警戒,这两件事对蝙蝠侠来说似乎从不矛盾,『潜在威胁』这四个字就像烙印在他的每一寸皮肤。

蝙蝠侠抿紧嘴唇的神情彷佛就在眼前,他会试图警告超人,或者残酷地告诉他超人没有随心所欲的权利。

然而布鲁斯却没有说话,而他知道布鲁斯还在听着。

无论是出于何种原因,那都再次给了克拉克微弱的希望。

 

如果扎塔娜的理论是正确的,如果这一次所有改变的原因不只是因为他的情感──

 

「我想做的,只是要你好好的,让我能看着你的眼睛,告诉你我爱你。」

 

 

 

 

 

布鲁斯在混沌之中,感觉自己像是溶于川流的一部分

他看到了克拉克

还有自己

在韦恩庄园的花园里

克拉克握住他的手,湛蓝的双眼直视着他

神情带着紧张与胆怯

他反射似的理解到自己被冲刷进时间之流

无数可能存在的过去或未来像洄游的鱼群由他身边流过

他为了克拉克和路易丝之间感到遗憾

因为布鲁斯韦恩会带给克拉克的只有失望

他期待的是克拉克在婚礼上望着路易丝的笑容

尽管在那之后他如影随形的痛苦又会增加一分

所以他庆幸自己现在在这里,让他们都不用经历这一切




TBC

===============

因為朋友的推薦註冊了Lofter

可能對大家來說不值一提

但對我來說有這麼多人看文真是受寵若驚

看到所有回覆都很感動,還請多跟我說話QQ


以及,呃,這次克拉克還是失敗了...但並不是無用之功

 

评论(47)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