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蝙蝠洞裡摔得粉身碎骨

Sinna

© Sinna | Powered by LOFTER

【超蝙】指尖沙逝-06

【06】


=====================


耳机另一端一瞬间传来严重的噪声,克拉克忍不住想用手护住通讯器,即使他知道这个动作是徒劳的。

他努力想听见一些其他的声音──布鲁斯的呼吸声、心跳声……那些总是被他忽略,再普通不过的背景音,他希望能听见更多,但通讯器的收音在噪声下显得更糟了。被覆盖在电磁波、还有数百种难以分辨的能量冲撞造成的声响之下,他只听到布鲁斯的声音。

 

『我说过你不应该用那个名字称呼我。』

 

「布鲁斯……」克拉克如叹息般的再次喊了他的名字。

 

这不是他的幻想,布鲁斯还活着,在某处!

 

希望有如焰火一样旺盛的燃起。

克拉克无法压抑自己激动的颤抖,布鲁斯还活着,他能救回蝙蝠侠,没有什么事情是超人与蝙蝠侠一起解决不了的!

 

「你在哪?」

『……我回哥谭,有些事──』

「不要骗我!」

 

超人大吼出声,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愤怒多些还是悲伤多些,但他就是无法压抑自己现在的情绪。

 

「拉奥啊布鲁斯──说话,不要走……」

 

在短暂的安静之后,超人像是个害怕的孩子般,用盛满恐惧的声音恳求着。

 

『……怎么回事?超人。』

「……我知道你骗了我……你骗了我们所有人…你自己毁掉核心的控制器然后跟着那艘船一起消失了,你不在蝙蝠翼里也不在蝙蝠洞,我去确认过了……你在哪,我…我们可以去帮你,别再骗我……」

 

『……你们帮不了我。』

「布鲁斯!」

『相信我,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会求助的……刚才的能量冲击……』蝙蝠侠的语气少有的迟疑了一下,『我确实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这里…很难形容,我猜我暂时被冲到了某种类似时间间隙的地方……』

「是那个核心的缘故吗?如果知道了它时间控制的机转,或许就有机会可以把你带出来!可以让绿灯去向OA打听,或者命运博士会…」

『你怎么知道核心具有时间控制能力。』

蝙蝠侠打断了他的急切。

 

但那不是一个问句,他也没有期待超人的回答。

『你从未来而来。』

『不知什么原因让你再次见到那个核心,你利用了它回到现在。』

几秒的停顿后他以笃定的语气说出了答案,就像他肯定那是真相。克拉克存着侥幸刻意的避重就轻,但在蝙蝠侠面前也只是徒劳。

 

「是。」

『为什么?』

「我见到了那艘船,它就是像停留在当时那个瞬间…我看到了核心,还在运作,我也看到了你,你……」

『我死了,』布鲁斯彷佛想用他那该死的冷静赦免克拉克声音中的痛苦,『显而易见的结果。』

「这次我会救你。」

『你知道破坏时间因果的严重性。』

「已经太迟了…布鲁斯,即使会导致另一个时间的毁灭,我也已经做了。」

在某个瞬间,克拉克听见布鲁斯因为某个词轻声的笑了,就像他每一次曾经苦笑那样的声音。

『确实太迟了,克拉克。』

『现在的我并不是活着,只是存在着而已。等到被推出时间缝隙的时候……』

『这里、缝隙中流过无数的过去和未来,我…看到你在飞船残骸中发现了我。』

通讯器中的噪声逐渐频繁了起来。

『很抱歉让你承受这些……』

「……我会救你。」克拉克再说了一次,他确实又失败了,短暂的希望再次破灭,他努力的回想布鲁斯活生生的样子,但四散的血珠和失去光泽的蓝眼睛不断出现在脑海里。「…很抱歉我失败了…但我下次会成功。」

『那..不会成功…你心..知..肚明…』

布鲁斯残酷的提醒他这次的失败,意味着永不成功的循环。

克拉克突然觉得愤怒极了。

「你在说谎!你不想要我救你!你看到了我和你共存的未来发生一场毁灭你就要放弃自己!我不允许!」

『…放..弃吧…克拉…』

「我会救你!」

『…忘….这…切…做你…做……』

 

接着,通讯器再也没有传出任何声音,无论克拉克怎么呼喊。

 

最后的噪声中听不出布鲁斯的情绪。布鲁斯习惯故意当个浑蛋,不是吗。

他满口谎言,从来不解释、不说明,什么事情都要按着他的计划进行。把自己当成一个物品,随随便便的就牺牲自己,从未想过接受他献祭的人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烈火般的愤怒熄灭之后冰冷的悲伤包围住克拉克。直到最后布鲁斯仍然对他说谎,不管是上次还是这次。

 

布鲁斯明知道其中的破绽如此明显还是不愿意克拉克去救自己。

如果这一切会成为循环,那么他在旧时间线的记忆又如何解释?布鲁斯所说的那个他在残骸中发现他的画面又要怎么说明?最重要的,前一次他和布鲁斯对话的时间点与内容,都跟这次不同了,那是确实曾经存在过,并且在这个世界已经无法重现的未来。

这表示未来仍是可以改变的,至少在他想起记忆之后可以改变。

 

但又是什么触发了他的记忆?

在两条时间线之间,一定有什么是在他想起记忆前就产生了不同。

 

 

 

克拉克凭着之前布鲁斯告诉过他的剧场去找扎塔娜。想搜集关于时间魔法的情报,期望如果有任何办法可以不透过那个时间核心回到过去,或许可以成为突破点。又或者有任何可以回溯时间但仍然保留记忆的方式。

 

女魔法师此时正结束演出在后台休息。

「你知道,魔法虽然在魔法师以外的人看起来很神奇,但它可不是无所不能的。首先我可以告诉你,就我所知,目前不存在可以让人穿越时空的魔法,就算有,肯定也不是你理解的那样。」

扎塔娜对超人的来访有些诧异,没有掩饰地打量了一下他身后,打趣的问:「怎么没见到布鲁斯?我以为这类事情一般都是他来讨论?况且穿越时空听起来像是他会研究的项目。」

 

联盟的成员至今都还不知道蝙蝠侠已经消失的真相。克拉克不确定是否应该告诉他们,但他确信如果让他们知道自己穿越时空影响了这个时间线的历史,并且打算再做一次,甚至是无数次,直到达到目的为止──肯定不会得到所有人的同意,而他现在不想浪费力气在建立共识上。

所以他没有回答扎塔娜的问题。

 

「妳说的是不存在让『人』穿越时空的魔法,意思有让其他东西穿越的魔法?」

「倒也不是,」女魔法师察觉到超人在回避,但并没有追究,漫不经心地转着帽子。「会这么说的原因是,将任何有形的东西传送到不属于它的时间目前来讲都是不可能的,不具形体的物质相较之下有比较大的可能性……不过,不管是哪种形式,只要时间被不属于它的东西接触,就一定会触发变化,造成原本时间的毁灭,所以传送任何东西到非原有时间的行为都应该禁止。」

扎塔娜从椅子上起身,抽出她的魔杖指向超人。

「这些可都是布鲁斯的理论,所以现在可以告诉我,是布鲁斯发生了什么事,还是联盟主席想瞒着顾问做什么时空旅行吗?」

「布鲁斯死了。」

超人趁着女魔法师那一瞬间的征愣就把她绑在椅子上,取走她的魔杖丢到一边。

「你在说什么?」

「他和那个外星飞船一起消失了,等我数个月后找到他时他……我发现了回到过去的方法来到了这里,却还是失败……」

扎塔娜不敢置信的看着低声絮语的超人。

「你…你是从另一个时间……」

「扎塔娜,我找你是因为我知道妳也关心布鲁斯,妳会帮我的,对不对?」

「我不希望布鲁斯死,但他也肯定不想要我们这么做。」

「他不会知道这些事。」

「你必须冷静,超人!」

扎塔娜看着和平看起来没什么不同的超人,却觉得他平静的令人畏惧,那眼神中不是理智。

「就算布鲁斯真的……我们也只能面对……」

「……冷静面对?」

超人直直看着她,蓦然一股强烈的压迫感充满了整个房间。

「你知道我看到他,一个人,像是一个破娃娃那样飘在太空中,我拚不回他…他的血到处都是……」

 

「我很冷静。」

 

 

 

 

 

路易丝联络过他。

接通时,他想了几秒,没反应过来。

他忘了路易丝的声音。

当他终于反应过来时,却不可思议的平静。

 

『你还好吗?克拉克。』

在路易丝温柔的问候下,克拉克自己也不知怎么的笑了。

「不,我不好。」

『是困扰到你不想回家和我商量的事情?』

「…我很抱歉,路…」他不记得自己几天没回过家了。

『不要道歉,』路易丝冷静地说,『那会让我觉得事情比我想象中严重。』

「……」

『你不是不想和我商量,而是根本没想到和我商量对吗。』

「……」

『是我想得那样吗?婚前恐惧症?或是第三者那样烂俗的剧情?』

「不是那样的……」

『太好了,我可以停止想象那个不存在的人了。』路易丝在电话另一边笑了一下,『但还是有什么事你该告诉我的对吧……你会回来吗?』

「我无法回去…」

『为什么?』

「有一件我非做不可的事…而我去了之后就不会回来了……」

克拉克深吸了口气,「我必须去救布鲁斯。」

『而你不管是在决定去之前还是之后都没有想过告诉我一声吗?』她安静了一会儿,然而开口之后试图用着轻松语气的声音依然有点颤抖。『这可有点过份,小镇男孩,考虑到我还是将要跟你结婚的人。』

「路易丝…我爱你,从未改变过,我只是…」

『你只是永远有更重要的事情,比如拯救世界。我懂的克拉克,别让我感觉自己无理取闹,』他听见她勉强自己笑了一声,『这次则是拯救一个人……克拉克,我永远不会要求你拿我跟世界或是其他人比较,但谁不希望自己在爱人眼中比世界还重要呢,我只是知道自己还不足以让你放弃整个世界……而且我偷偷的希望那个比世界还重要的人不会出现。』

她的声音带着鼻音和一点难以形容的笑意说:『但看起来那个人出现了……我想过,当那个人出现时…我应该会由衷的替你高兴,可我现在只想狠狠的揍你。』

 

「路…你在…说什么……」

 

『别太过分,小镇男孩。』路易丝小声的说:『再见了……』

 

他在路易丝切断通话之后过了好几分钟脑袋一片混乱。

然后他才明白路易丝说得是什么,他即使经过两次相同的时间都没发现的事情,却轻易的被路易丝察觉……那个比世界还重要的人……但是在他领悟到的这一刻,他早已失去他了。

 

克拉克回想起那日扎塔娜对他说的──情感──或许女魔法师也已看出端倪,唯一没发现的,只有任凭他死去两次的自己。

 

「刚才说的,不具形体的物质有穿越时间的可能性──」被绑在椅子上的扎塔娜盯着他良久,在他开始怀疑女魔法师试图要攻击或逃脱时才终于开口。

「指得就是能量。灵魂,或者说情感这类无形的东西可以算是能量的一种……如果照你说的,你穿越时间而来,而且还记得之前的记忆,或许是你的灵魂,或是你的情感,成功的由另一个时间到了这个时间,改变了这个时间上你原本的情感,所以也改变了这个时间的未来……」

「所以只要再次回到那个时间,这次就能救回布鲁斯了对吗?!」

超人的双眼为了这一丝希望又逐渐明亮了起来,想到其中渺茫的成功率,令扎塔娜不忍给他太多希望。

「这只是理论罢了……虽然我提出这种可能性的时候布鲁斯不是很同意,他对情感这种抽像难以掌控的东西不信任…」她不知想起什么苦笑着,「可是谁能拒绝爱和希望呢?」

 

扎塔娜对超人露出了复杂的微笑。

「即使是布鲁斯也不能,虽然他会奋力抵抗。」

 

 

 

 

 

超人在宇宙中等待着。

上一次联盟侦测到飞船出现的时间,是在飞船消失大约过了三个月之后,但他和布鲁斯联系上的时间也和上次不一样了,之后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他也不能预测。而在那之后,真正的布鲁斯没有再响应过他。

 

他不知道自己等了多久,或许数周,中间即使有联盟的呼叫,他也只会响应他无法前往,再次回到那个时间点,就是他现在最重要的事。

 

当他终于看到宇宙中的某个坐标中心点产生了扭曲,四周的空间将亿万光年外的星光拉扯成一个漩涡,而后爆出一阵刺眼光芒,超人瞬也不瞬的注视着,直至光芒消失,出现了那艘船。

他以全速冲过去,为了再次回到布鲁斯身边。 




TBC

评论(12)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