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蝙蝠洞裡摔得粉身碎骨

Sinna

© Sinna | Powered by LOFTER

【超蝙】指尖沙逝-05

05

=====================


他冲进了船舱,绿灯远远的被他甩在后头,喊着什么试图阻止他,火星猎人反复警告他关于那个区域的异常反应,都被他丢在脑后。

 

在足够接近的时候他就透视了整艘船,一个奇异的光点在船体接近中央的巨大舱室内,那一定就是核心。

 

到处都是生物的残骸,他匆匆瞥过确认是那天他见过的外星生物,然后全速的冲过那些遍布各处的尸体。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希望能在这里发现什么,但他必须去确认。

 

残破的舱室内被仍然运作着的核心发出的光芒照亮。

那个人就在那里。

 

他靠在核心旁的墙上,面具破了一半,露出他的脸,他的脸,奇迹似的只有轻微的擦伤。

他蓝色的眼睛在低垂的眼帘下不知道望向何处。

 

他久久的看着那个人,无重力的空间中他黑色的披风轻飘飘的,半掩盖住左侧胸骨以下的空洞,由他身上飘浮出四散的血珠。

超人飘了过去,像是怕惊动了什么一样小心翼翼,红色的小血珠打在他的脸与身上,他伸出手轻轻揽住了他。

 

「布鲁斯…」

 

他小心抬起布鲁斯的头想看他的眼睛,蓝色的瞳孔里什么也没有。布鲁斯的脖子软软的掉在他的臂弯上,那让他的心脏一紧,生怕任何动静都会弄坏了他。超人一直都知道人类很脆弱,但蝙蝠侠一直是强悍的,与他并肩而行的,他最可靠的伙伴、最强力的后援、最不可或缺的……此刻布鲁斯看起来那么的易碎,他就像抱着一个被摔碎的陶瓷娃娃残骸,想用力抱紧他,又怕碰碎了他;他想收集所有的碎片,但又不知如何拼回他;他想知道怎样才能让布鲁斯感觉好点,但布鲁斯已经再也没有任何感觉了。

 

耳机中传来某人的声音,他没有在意。

此刻只有他与布鲁斯。

血珠仍不住的由他的身躯飘浮出来,他感到布鲁斯的身躯还是温热的,彷佛刚失去生命不久。

克拉克几乎是恍惚的看向仍在运作的核心,极不稳的的不时发出刺眼的光芒,他应该立刻离开这里,让布鲁斯回到他应该回去的地方……

琥珀色的核心中央一瞬间闪过了某个画面。

 

那是在堪萨斯,他拎着苹果派,走在布鲁斯的身边。他第二次邀请布鲁斯到堪萨斯的那个晚上,布鲁斯登上了飞机,像第一次来那时候那样看着他,然后……

 

 

克拉克朝核心伸出手。

 

 

布鲁斯应该回去的地方不是韦恩庄园的泥土之下。

 

 

 

 

 

于是,他现在在这里,没有改变任何事情。

 

他失败了。

 

布鲁斯再次骗过了他。

克拉克木然的想起布鲁斯略带嘲讽的说过「你总是落入同样的圈套。」

而他则有恃无恐的响应「反正你总会解决的。」

 

那么如果这个圈套是来自布鲁斯的呢?他从未考虑过这种可能性。

 

即使这次他没有记忆。

但偏偏为何是这时候想起来?

如果他再次等待飞船出现去触碰核心,即使能够再次跳跃回之前的时间点,要是他依旧无法带着记忆,只是重复失败而已。他想到飞船的残骸中,红色的血珠,布鲁斯的眼睛……

 

这样破坏时间因果的行为联盟不会赞同,如果布鲁斯在的话,最反对的肯定就是他了。

 

克拉克知道如果自己不放弃,他可能会永远困在这个循环里。

 

 

联盟的通讯器中,成员们正在讨论着超人的反常。

[蝙蝠侠]正有条不紊的替联盟成员们安排工作,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

那个声波中带有的细微电子合成音,因为布鲁斯作为蝙蝠侠时总是使用变声器,所以被他忽略了……这想必也在布鲁斯的计算之中。如今他能很清楚的知道那不是布鲁斯,虽然很像,但布鲁斯在说话时习惯的语调、他的每一个停顿和声调的变化,如果他用心的回想──他能做到,回想布鲁斯曾经说过的话并且归纳出布鲁斯说话时的每一个细节──如果他想他就能办到,但是他当时没有发现。现在发现又有何意义?

 

 

『超人。』突然出现在耳机中的[蝙蝠侠]的声音,每一句抑扬顿挫和他记忆中的布鲁斯交互穿插着,如今听起来是如此不同。

无论布鲁斯设计的AI是出于何种计算而对他说话,克拉克选择沉默。

『虽然不知道你是如何发现,但这是蝙蝠侠经过考虑后的最佳方案。』

『根据计划,不久后夜翼会接下蝙蝠侠的工作。』

『请你维持正义联盟的运作,并且』

『停止你的多愁善感。』

 

那个晚上,他在两座城市之间的云端,接近大气层外的地方

布鲁斯说

──停止你的多愁善感──

 

 

克拉克猛地冲向了记忆中的那个天空,介于大气层内金黄色的云端正慢慢的染成紫色,他望过去看向宇宙,激动的宛如抓住一丝希望,又害怕那个丝线不过是自己的妄想。

 

他真的害怕。唯一的希望落空比一开始就绝望还可怕。

 

克拉克深吸了口气,仍然止不住按住联盟通讯器的右手微微颤抖。

 

「布鲁斯?」

 

他的声音如此胆怯,他怕自己是不是不够大声,但却莫名的不敢出声。他怕那会破坏了什么,毫无道理的害怕。耳机的另一边并没有传来回应。

 

寂静像是一把氪石短刀,慢慢的撕裂着他。克拉克再次让自己在空中横躺着,像是那时一样看着星空,感觉自己逐渐变得支离破碎,就像那些四散的血珠,就像布鲁斯……

 

 

 

『什么事…』

 

当记忆中回想过无数次的声音再次的出现在耳机中。

克拉克无法让自己的声音不显得破碎

「布鲁斯……」 




TBC

评论(6)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