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蝙蝠洞裡摔得粉身碎骨

Sinna

© Sinna | Powered by LOFTER

【超蝙】指尖沙逝-04

【04】


=====================


真相来得很突然。

 

一则文字讯息由联盟通讯器传送过来──布鲁斯·韦恩的丧礼。

 

这一个没头没尾的讯息彻底地让克拉克困惑了。他和路易丝刚度完蜜月,但即使是在这段期间,超人仍然是和联盟保持随时联系的状态,毕竟世上的反派和天灾不会因为超人结婚就消停一会儿,他知道这段期日子蝙蝠侠还是透过远程联机处理着联盟的任务,然而高谭这些天来没有什么大动静,毕竟阿卡汉的常客们都是些喜欢宣传和关注的家伙。

 

蝙蝠侠的通讯器没有开。超人直接飞进了蝙蝠洞,迪克坐在蝙蝠侠的位置上,穿着蝙蝠侠的装备。

 

「布鲁斯在哪?」

迪克早就从一路被触发的大小警报知道超人来了,此时正忙着解除那些东西。

「我想也是,你大概等不及正式的仪式还有看那些交接报告书,还有顺便打个电话问现在方不方便来拜访。」

 

克拉克焦躁的走上前去,「我是认真的!这是怎么回事?布鲁斯不能这样莫名其妙的就…」他模糊的比划了一些东西,太多他想搞清楚的事情了。

「拉奥,我恨他老是那套秘密主义!」

 

迪克从椅子上转过来。

「不管你恨不恨,这都是他最后做的一件事情了。」

超人正想问迪克话中的意思,却不得不转身接住由他背后发动的攻击。

达米安的刀被他握在手里,他看见少年愤恨的咬牙果断松开手往后跳,朝他丢了两个蝙蝠镖,依然被他接住了,但同时一阵强烈的虚弱垄罩了他,等他发现手中的蝙蝠镖边缘闪耀着不祥的绿色光芒时,少年的短刀已经直冲他的胸口而来。

 

「达米安!」

迪克及时的打飞了达米安手中的短刀,并且把他压制在地上,但很快被少年使劲一踢挣脱了,他灵巧的跳到较远的石阶上,咬着牙紧戒的盯着他们。

 

「为什么要妨碍我,格雷森!」

「你偷了布鲁斯的氪石蝙蝠镖…该死的你怎么打开那个保险箱的!」

迪克站到超人的前方,快速捡起了掉落在一旁的氪石蝙蝠镖却没有收进铅盒或把它丢远,这说明他也在警戒着超人。克拉克仍感到虚弱,他盯着那个不知用了何种精巧加工将氪石镶嵌在边缘的蝙蝠镖,此时想的却是布鲁斯竟然设计了这种东西,虽然他知道布鲁斯永远会为各种可能性做好准备,他仍为此感到有些难过。

 

「这个东西的用处不就是这样?早该拿出来用!」

「它之所以被锁上,就是因为布鲁斯认为它不该被使用!」

「那是他愚蠢!」

迪克瞬间如爆发的猎豹般冲向达米安,他抓住了达米安的手臂用体型优势擒拿了少年,将他身上的武器都丢远,咬着牙发出愤怒的低吼。

「不准.侮辱.他。」

「那又怎样!」

迪克更加用力将达米安的脸压在地板上,而少年仍然大喊着。

「他愚蠢!所以他死了!」

 

克拉克看见迪克的手臂松懈了,达米安用力的推开迪克站了起来,愤怒的眼角带着水光。

「他死了!他抛下了我!我永远不会原谅他!」

 

达米安拿出钩爪枪冲进了蝙蝠洞的黑暗之中,像是要甩开什么似的带着逃跑的味道,他的声音仍然回荡在洞穴之中。

 

克拉克感觉自己站在那里,又像漂浮在那里,刚才眼前的一切都像在看一场戏,而他自己也有种不存于现场的不真实感,他听见自己的声音远远的问迪克:「那是什么意思?」

 

 

 

回过神来时他已经坐在孤独堡垒,隐约想起他模模糊糊的飞出了蝙蝠洞。他听见韦恩庄园内达米安蒙在棉被或枕头里带着小小抽噎的呼吸声,提姆敲打着键盘,阿尔弗雷德托盘上瓷器茶具的细微声响,下方蝙蝠洞里,迪克摸过一台台机械或仪器,将它们停止运作的声音。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蝙蝠洞给联盟核心成员传来了一则新的讯息,发信人是夜翼。

内容简单说明了蝙蝠侠在上次任务的爆发中失踪,他们启动了蝙蝠侠预先设定好的AI做为辅助,这期间蝙蝠侠的联盟职务一直是由夜翼代劳。他们一直追踪蝙蝠侠与蝙蝠洞联机的生理情报信息,但直到一周前完全失去了讯号。夜翼将会代替蝙蝠侠保护高谭,并尽可能的协助联盟的工作,但并不代替蝙蝠侠在联盟中的职位。因为那是属于布鲁斯的位置。

 

 

克拉克尝试联系韦恩庄园的任何人,甚至达米安。但只有阿尔弗雷德接起了电话,阿尔弗雷德的声音一如往常,但那反而让他开不了口问任何事,而阿尔弗雷德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在沉默片刻后,问他是否会参加布鲁斯少爷的仪式。

会的。他回答。

 

 

 

他想起当说到他对布鲁斯秘密主义的看法时,迪克转过身看着他。

──不管你恨不恨,这都是他最后做的一件事情了──

 

他在堡垒计算机前伫立了片刻,指示入侵蝙蝠计算机。

 

一开始他遭遇了一些阻挡,想起曾经布鲁斯在参观过堡垒计算机后,宣告过即使是氪星科技,也无法轻易的入侵他的蝙蝠计算机。

但最初的障碍通过后,没多久他却很顺利的进入了蝙蝠计算机的系统。顺利的令人匪夷所思,超人想到了现在在蝙蝠计算机后方的应该是红罗宾。

无论出于何种原因,红罗宾开放了一个漏洞给他。

 

迪克的话中有话,达米安的敌意,提姆刻意开放了系统漏洞给他……布鲁斯所做的最后一件事是隐藏了一个秘密,跟他有关的秘密?

他从通讯纪录开始着手,很快找到那一天的数据,里头有一则文字讯息文件记录,在满满的视频和音频档案中显得突兀……当然了,如果布鲁斯不想让他听到,这是其中一个方法…

 

他打开了讯息纪录

 

**********

 

B:接下来的事情我需要这样和你讨论──XXXX.XX.XX_17:36

 

A:容我请问您,这是为了避开某位的耳朵吗?──XXXX.XX.XX_17:37

 

B:对,我现在在核心前面,这似乎是某种时空操作的技术,应用到那些外星生物上头,那让他们看起来像是可以反弹攻击,不幸的是我无法解除──XXXX.XX.XX_17:37

B:但我在核心中看到了某些东西──XXXX.XX.XX_17:37

B:我推测那是某种未来的示现,因为在里面也出现了曾经的过去,那就像是一团浑沌的时空集合体──XXXX.XX.XX_17:38

 

A:所以在那之中有这段对话需要回避那位的理由?──XXXX.XX.XX_17:38

 

B:我看到了我和超人,还有一场毁灭──XXXX.XX.XX_17:39

 

A:请告诉我您的计划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XXXX.XX.XX_17:39

 

B:如果我不存在,这个未来也就不会存在──XXXX.XX.XX_17:39

 

A:您无法保证那有效──XXXX.XX.XX_17:39

 

B:是的,所以我现在告诉你,请你为此警惕,我相信迪克会知道该怎么做。而且事实是无论如何我也必须破坏核心的控制器,现在已经没有人能进来或出去了──XXXX.XX.XX_17:40

B:而刚才所说的事,必须对超人保密──XXXX.XX.XX_17:40

 

A:您和超人对世界同等重要──XXXX.XX.XX_17:41

 

B:你知道不是,阿尔弗雷德──XXXX.XX.XX_17:41

B:再说他有一个值得活下去的美好人生,而我的已经毁了──XXXX.XX.XX_17:42

 

A:恐怕您忘记考虑我和其他少爷们──XXXX.XX.XX_17:43

 

B:我早已毁了你们的人生──XXXX.XX.XX_17:45

B:剩下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离你们愈远愈好。──XXXX.XX.XX_17:46

 

 

 

纪录终止

**********

 

 

仪式在韦恩庄园举行。

只有极少数的人参加,没有瞻仰的环节,克拉克一直到下葬时才用X视线透视了棺木──他害怕看见的是布鲁斯残破不堪的模样──然而里面空无一物。

 

克拉克陪着阿尔弗雷德走回大宅,不确定自己想向对方说些什么,直到管家先打破了沉默。

「我想请您原谅达米安少爷和提姆少爷。」

阿尔弗雷德替克拉克倒了红茶,往常坐在克拉克对面的人已不在,阿尔弗雷德仍然站在了那个位置旁。

「提姆少爷似乎向您透露了一些讯息,但请相信这从不是老爷所希望的,他做了他认为最好的选择。」

「那是他自认为最好的选择。」克拉克不能抑制的说了出口,声音中带有自己也觉得意外的颤抖与愤恨。

「您知道布鲁斯少爷有多任性。」

阿尔弗雷德笑了,用着十分脆弱的角度。

 

克拉克看着红茶冉冉上升的热气,透过水蒸汽看到的阿尔弗雷德和韦恩大宅朦胧了起来。

 

韦恩大宅开放的时候,通常都是筹庄交错的晚宴,正中央的水晶灯折射着璀璨的灯光,大厅中衣冠楚楚的名流们举着高脚杯谈笑风生,布鲁西宝贝穿梭在那些人群中笑得肆意开怀,众星拱月的画面吸引了每一个在场者的注意力。

 

很少有人拜访过平日的韦恩大宅,安静的如同一座巨大的坟墓。某个上午,克拉克曾经看着布鲁斯从中央的楼梯走下来,一边扣着袖扣,一边让阿尔弗雷德为他穿上外套,那一次是为了给因为任务而错过哥谭王子专访时间的小记者交差。克拉克看着管家替布鲁斯整理外套和领带,那或许是布鲁斯少有松懈的时刻,因为他发现克拉克的视线后似乎有些不自在,查觉到的克拉克状似随意的往别处看,那时他就注意到窗台旁的相框。

 

克拉克看着窗台旁陈列的相框,有几个面朝下的盖着,就像当时一样。

管家跟着他的视线走到了窗边,动作轻柔的扶起了其中一个相框。

照片中是一对笑容温柔的男女,男性有着和布鲁斯相似的五官,女性有着温柔的蓝眼,在男性的怀中,揽着一个笑容腼腆的男孩。

「少爷还年少时,曾经有人试图让他相信,忘记心中所爱,就可以使他的痛苦消失。」

 

「布鲁斯相信了吗?」

克拉克想起从未立起的相框,这是他第一次看到报章杂志资料以外的托玛斯.韦恩和瑪莎.韦恩。

 

「他尝试过,」阿尔弗雷德的手指抚过相框边缘,将它放好,凝视窗外的某个方向。「但最终,布鲁斯少爷一生都和痛苦为伍……如今是他由无尽的痛苦中解放的时候了。」

 

 

 

克拉克漂浮在宇宙中。

有段日子里他把自己整个人埋进记者和联盟的工作中,像是用最大量的噪音灌注自己来避免他有任何的机会思考;他避免进到瞭望塔,因为总是会在眼角余光瞥见黑色的身影;他无法睡觉,因为每当在床上静下来,他无法不去想布鲁斯的事;他也不能碰路易丝,他无法不去想当他和路易丝过着新婚生活的时候,他最好朋友的尸体支离破碎的四散在宇宙中的某一处。

路易丝认为他仍然在悲痛之中,尽量的给他个人空间。终于有一天她试图告诉克拉克是时候慢慢放下。

「亲爱的,你必须放他走,而不是让他在回忆中折磨你。」

「我做不到──」他无法向路易丝说明自己与其说是痛苦,更像是某种浑沌不适的感觉,像是许多根针缓慢的、一下一下的刺着他,有如在麻木的梦境中,要靠着那些小小的刺痛才能保持清醒。

「为何你们都可以……」

「因为这就是一般人所做的呀,」路易丝温柔的看着他,「就像我曾经失去过你那样……很痛苦,但我必须…试着放下…」

「那你成功了吗?」

「曾经……但我很幸运,你回到了我身边。」

 

那之后,他已经一阵子没有回过家,直到现在。

他并不是质疑路易丝对他的爱,他也仍然爱路易丝。

但他想到阿尔弗雷德所说的,关于遗忘,关于爱与痛苦。

他知道提姆或许有部分原因是为了使他内疚才让他看见那则讯息记录,但他一点也不怪提姆。当他有那么一瞬间想忘记这一切,好让自己轻松,却只觉得毛骨悚然。他不能想象逐渐不去想起布鲁斯,最后只在固定的纪念日提起他。最后他终于明白,至今他还无法接受布鲁斯死亡这件事实。

当他全然放弃抵抗,那些细小的针就变得和钉子一样,一下下的凿进他的胸口。

 

布鲁斯如何能坚持着怀抱那样的痛苦?

如果问他,他愿意回答吗?

他一定不愿意透露自己脆弱的一面……

所以他什么都没说

所以他死了

他死了……

 

 

 

『──超人,正义联盟呼叫超人!』

 

克拉克回过神来响应了联盟的呼叫。

 

「这里是超人。」

『这里是瞭望塔,』耳机的另一端传来尚恩的声音,一直都特别敏锐的火星猎人问道:『你还好吗?超人。』

「我很好,请说。」

『我们侦测到异常的能量波动,发现附近有疑似巨型宇宙船舰的物体,但因为干扰而无法确认,请超人和绿灯侠到以下坐标──』

 

超人正在瞭望塔的附近,确认了火星猎人所说的坐标,直接往目标飞去。

很快的他看见前方被一个扭曲的力场包裹住的船舰。无法判断是什么样的船只,他再稍微飞近了一点,即使是透过扭曲的空间,也看得出那艘船残破不堪,他往旁移动观察整艘船的模样,记忆中的那艘船逐渐与眼前的废船重合起来。

 

那是布鲁斯最后进入的那艘船。

 

 

 

 

 

布鲁斯在混沌之中,感觉自己像是溶于川流的一部分

他看到了克拉克

还有自己

那是在堪萨斯的小镇

克拉克的蓝眼带着笑,眼中像是装着星空那样闪闪发亮

望着他,并且吻在他的唇上

布鲁斯不理解为什么会出现那样的景象

如果他推测的没错,他被冲刷进时间之流

而这里会显示的是时间流的一部分,可能存在的过去或未来

他知道克拉克和路易丝之间的感情

那是一个理想的画面

他为了这一切可能会被破坏感到遗憾,像是一个理想像被打破

时间之流显现的小镇男孩看起来满足的望着布鲁斯韦恩

就像他想象中,克拉克在婚礼上望着路易丝的那个模样

无论是出于何种原因让那样个未来可能存在

他多庆幸自己现在在这里,让那一切无法实现 




TBC

评论(8)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