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蝙蝠洞裡摔得粉身碎骨

Sinna

© Sinna | Powered by LOFTER

【超蝙】指尖沙逝-02

【02】>


=====================


结果克拉克还是没能在婚礼上做那一段感性发言。

因为那些永远守备堪忧的监狱和未知的外星生物。这并非是正义联盟最忙的一段日子,但总是巧合的撞上了克拉克的婚期,婚礼在路易丝十分理解的情况下延后了三次。实际上路易丝比克拉克还积极,每回她也就比克拉克晚知道了那么一会儿,当天晚报或隔天早报就已经刊载了她的最新报导。

 

 

「这些外星人怎么就这么喜欢针对地球呢?」

第三次被迫延后婚礼时克拉克这么问道。

「你也是外星人,你来告诉我为什么。」蝙蝠侠一如往常地没有关照超人的情绪。

「嘿!」超人对坐在计算器矩阵前头也没回的黑暗骑士抗议着。「这不公平!我在地球长大,你这是偏见,种族歧视,我甚至和那些外星人都不是一个种族……」

 

或许是因为他少见的低落,超人注意到蝙蝠侠望过来的视线。

「我并非意指你是外星侵略者。」

他打起精神笑了笑,「我没放在心上,」拍上蝙蝠侠的肩膀。「只是……我想我只是因为这些一再打乱行程的事情有点烦。」

 

结婚可是一件人生大事,本来他就跟世界上所有的大多数人一样,充满了紧张和期待,但事到如今他已经不能为这件事情兴奋起来了,他不晓得这件事情怎么会从一件值得纪念的人生里程,变成一件他只想赶快办完的活动。

 

「或许结婚就是需要那种一时冲动…当然我不是为了一时冲动才决定跟路易丝共度一生,只是…」他烦躁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竟然觉得有点烦,拉奥啊,我竟然会这样觉得?!」

 

蝙蝠侠破天荒的没有指责他身为联盟主席,竟然在暸望塔监控室,而且还是作战状态下,为了自己的私事吐苦水,甚至十分冷静的分析道:

「你只是因为等待的时间拖长而感到焦虑而已,在预期生活即将发生重大转变时有这种心理反应很正常。」

「是这样吗……」

「是,等这群侵略者解决之后,完成你的『代办事项』,一切都会回到正轨。」

「……好吧,我猜你是对的。」因为蝙蝠侠总是对的。

 

蝙蝠侠难得的温情表现超人很受用。他努力把那些烦心的感觉抛到脑后,现在他只想如布鲁斯所说,搞定这些外星人,完成他的『代办事项』,然后好好休息,这些日子以来他连睡眠质量都很差,虽然他并不真的需要睡眠,可是这阵子常常因为做梦而半夜醒来,而且频率似乎愈来愈高,让他更烦躁的是那些梦境在他醒后一次也记不起来。

 

其他联盟成员传来的通讯提示音正好帮助他顺利的转移了注意力。

这是行动的讯号,超人和蝙蝠侠默契的起身。

「要我载你一程吗?」

黑暗骑士甩了他一脸披风,「谢了,我的蝙蝠翼机舱足够舒适。」

好吧,看来温情模式关闭了。克拉克有些可惜的想。

 

 

 

那是一场恶战,纵然对正义联盟来说并不算稀罕。

这群外星生物似乎打算集体移民到地球,大量的出现在全球各处,不但跟蚂蚁一样密集,更棘手的是还具有反弹攻击能量的能力。

分散在全球各处的攻击让英雄们分身乏术,超人尽力做到他所能办到最多的事,一如往常的呼救又传到他的耳边,正是战况激烈的时候,他和蝙蝠侠已经逼近了敌人的母舰核心。又一声,这次是路易丝,虽然听起来并不急迫,但确实在求救。

 

蝙蝠侠总是能够面面俱到的掌握战场上的一切,包括他一瞬间的闪神,甚至能够从那些微小的讯息中查觉到是什么在困扰着他。

 

「怎么了」面具下的嘴角仍然是严肃的角度,看着他那么一小会儿。

「做你该做的。」

接着他只说了这句,然后再度往母舰深处的敌人冲过去。

 

超人感激的道了谢,在全速飞行的风吼声中向他的搭档说了「等我两分钟」,并没有期待对方的响应,因为蝙蝠侠是不会等他的,所以他只能尽可能快的赶回去。

 

路易丝发现了一对被困在倒塌房屋下的祖孙,并且试图撑住眼看着又要接连倒下的建筑残骸,超人及时的将那些岌岌可危的建材从他们上头移开,但在更下方有另一名女孩被错综复杂的瓦砾困住,如果靠超级力量一次性的将石块掀翻十分危险,必须同时注意所有石块瓦砾的动静,即使是他也得小心。

 

『抱歉了B,看来这边还得再一会儿。』

 

时间早已超过了两分钟,他略带歉意的呼叫蝙蝠侠。

 

『你不是在和路易丝亲热吧。』

『什…!当然不是!!!』

 

超人一瞬间被吓得变回了小镇男孩,甚至差点腾出一只手去推不存在的眼镜来掩饰自己的脸红,忍不住尴尬又无奈的向蝙蝠侠发出咕哝似的抱怨声。通讯器另一边的蝙蝠侠波澜不惊,冷静依旧。

『那就专心做你该做的事……』一阵噪声,超人总算把瓦砾下的女孩拉了出来,但是更多的声音向他求救,一群群的敌人接近过来,开始朝平民攻击,他尽可能扫除了前头零散的敌人,一边带着平民远离战场,一边注意着蝙蝠侠那方的情况,从通讯器中传来接连不断的爆炸声与敌方武器特有的射击声听来,战况非常激烈。

 

『已经进入到母舰的核心,我需要支持。』

 

超人自己没有察觉的松了口气,「看起来某个总是能自己搞定一切的家伙需要我?」

这下整个通讯频道传来了好几个笑声,绿灯的声音尤其清楚。

 

『不,用不上你。』蝙蝠侠冷淡低沉的声音在超人抗议前接着说:『我分析过了,大概需要绿灯的纯能量。』

 

绿灯侠吹了声口哨。『我怎么能错过拯救蝙蝠侠的机会呢,这就过去……老天啊母舰外面这一团是什么鬼!你被包围了你知道吗?!』

 

超人不禁分神用超级视力看过去,外星生物们大概是感受到母舰核心被侵入的危机,现下就像蚂蚁一样聚集在整个母舰外壳,画面十分令人不适。

 

根据蝙蝠侠的分析,这群外星人之所以能在生存条件和牠们生理构造不符的地球上活绷乱跳,还能够反弹攻击,和牠们母舰上提供的某种能量来源有关,而他推测,摧毁了作为能量来源的核心,理论上能使牠们在短时间内无力化。

 

『我知道,所以我要你把整个母舰用灯戒的能量包围起来。』

『你疯了吗!』绿灯侠气急败坏的喊道:『我这就在这艘破船上开个洞,你马上出来!』

『停止做蠢事,你不知道一次受到这么强力的反弹会发生什么,很可能毫无用处还会害我们失去这个歼灭牠们的机会。』

『你尽管继续放狗屁吧,我现在就去开个洞把你拎出来,好让你能继续一边说废话一边看我把这些家伙打包回宇宙。』

「蝙蝠侠,」超人在对方试图继续用更尖锐的言语回击前开口,「如果你执意要这么作,起码把你的计划说明清楚。」

 

话总是说一半或是根本不说一直都是蝙蝠侠的坏习惯,但这次连克拉克也有股说不明的焦躁感,他终于赶回了母舰外,整个宇宙飞船已经被那些外星生物像是护盾一样的包围起来,他无法进入,不知为何心中升起了莫名强烈的不安。

其他成员们此时各自在战场上三三两两的附和了联盟主席。

 

『…由于我刚才损害了核心,这些东西现在看起来保护牠们的母舰上传送到外层空间,暂时撤退修复核心。』蝙蝠侠的声音少见的带有些急迫,『我正在进行核心的破坏,就快完成了,靠绿灯的能量把现在整个母舰连同外面爬满的那些包裹起来就能靠摧毁核心的冲击把牠们一网打尽,绝不能让他们逃跑。』

『布鲁斯,我厌倦你自我牺牲的戏码。』黛安娜的声音十分严厉,『你不能老是只想自己解决。』

『我准备了逃脱手段。』

「说来听听。」克拉克克制不了语气中的怒意,他不会轻易被布鲁斯敷衍过去。

『来不及了,绿灯!』

『什…!蝙蝠你个浑蛋!』

 

随着蝙蝠侠的声音,眼前的宇宙飞船发出刺眼的白光,光线穿过了覆盖在上头的大量外星生物眼看就要发散出来,绿灯边骂边以最快的速度用灯戒能量包围住了整个宇宙飞船,超人想也不想的冲上前去。

 

一阵强烈的光芒。

 

然后是空无一物的天空。

 

超人漂浮在本该是宇宙飞船位置的地方,无法处理刚才那一瞬间发生的事情。

 

「该死的!」

绿灯飞到他身旁的位置,同样看着那一片什么都没有的地方。其他距离较近的人也陆续赶了过来。

闪电侠是最先到的。

「怎么回事,蝙蝠侠呢?」

「…蝙蝠那家伙…」绿灯大喊:「你不是有逃脱手段的吗!快出个声啊!」

 

所有人都不知所措,只能等待,希望有谁来打破这片刻的沉默。

 

 

 

『这里是蝙蝠侠。』

 

 

 

当那个熟悉的低沉声音出现在通讯频道中,大家沉下去的心中于又浮了起来。

其中反应最为强烈的巴里和哈尔一时间轰炸了整个频道。然而当事人的蝙蝠侠仍然不改那波澜不惊的平淡语气。

 

『我说过有逃脱手段。』

「拜托下次选个让我们心理负担比较小的方式!」哈尔抱怨道。

『但你做得很好。』

「布鲁斯,你该先跟我们商量。」

『当时情况紧急……』

 

克拉克听着同伴们战后轻松的对话,蓦然却有十分强烈的隔离感,他进入不了那气氛,有什么令他感觉不对的东西,毫无道理的压在他的心上。

 

『抱歉我必须先离开,恐怕战后的事情要交给你们处理了。』

不远处,蝙蝠翼缓缓升空,准备朝着哥谭的方向飞去。

 

突然间,众人看着超人瞬间截住了正要加速的蝙蝠翼,然后像是拆玩具那样的拆开了驾驶舱的上盖──里面空无一人。

 

「布鲁斯,你在哪。」

 

他等待了几秒,接着放开蝙蝠翼,全速朝哥谭飞去。

 

 

蝙蝠洞里,栖息在里头的蝙蝠现在正是休眠的时间,动物细小的呼吸声和无数机械运作的细微声响交缠成的背景音此时令克拉克无法思考。他朝洞穴里仅有的那一个人类心跳声飞去,那是布鲁斯往常工作位置的方向。

 

他最终在离座位还有几公尺的地方就停了下来。

坐位上的人知道他的到来,但并没有转向他。

 

 

「我恳请您,留给一位悲伤的老年人一段独处的时间,肯特先生。」

 

 

阿尔弗雷德的头靠着交握的双手,不再多说一句话。

 

 

克拉克几乎是恍惚的飞出蝙蝠洞,终于想起了自己为何会身在此处。 




TBC

评论(9)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