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蝙蝠洞裡摔得粉身碎骨

Sinna

© Sinna | Powered by LOFTER

【超蝙】指尖沙逝-01

主要角色死亡,克拉克X路易絲佔部分篇幅。


系列連結:

【01】、【02】、【03】、【04】、【05】、【06】、【07】、【08】、【09】、【10】、【11】、【12】、【13】、【14

番外



=====================


 

又一次例行的联盟会议结束。

蝙蝠侠照例严肃的做完总结。

超人照例爽朗的鼓励众人并宣部会议结束。

然后照例在超人试图叫住蝙蝠侠的时候,黑色的披风迅速的消失在门后。

 

「你们记得哪一次他会后在这里逗留超过3分钟的吗?」超人有些许无奈的收回自己伸出一半要和蝙蝠侠打招呼的手,要知道他才是有超级速度的那个,但如果用超级速度追上去又显得刻意而尴尬,要是蝙蝠侠正是假装自己很急的话,那就更尴尬了。

 

超人和蝙蝠侠是有过不小的冲突与矛盾,但在他复活之后布鲁斯对他释出的善意不只一点,尽管直到现在克拉克也并不完全认同蝙蝠侠那套行事方式,但他尊重蝙蝠侠,并且为了他们能够建立起合作关系感到高兴。

超人以为他们前嫌尽弃,已经算是朋友。然而短短的几个月过去,当他和所有的正义联盟伙伴们已经打成一片,蝙蝠侠却在不知不觉间和他渐行渐远,当他注意到的时候,蝙蝠侠已经和刚认识的时候一样,冷淡而生疏。

 

他只是想打个招呼,告诉他「瑪莎想邀你到家里吃个晚饭」。几个月前,他完全可以随意的开口,就像是对着已经认识几年的好友,但蝙蝠侠悄悄拉开的那段距离让这愈来愈难。

 

他忍不住问:「你们觉得他是不是在躲我?」

 

闪电侠略带安慰的拍拍超人。「蝙蝠侠总是很忙,他就是那种看起来每天都要坐在文件山后面的人不是吗?我毫不怀疑他家里就有一张堆满文件的桌子。」

黛安娜看着略显挫折的他笑了。

「噢,布鲁斯那只是社交恐惧罢了,对付他就必须主动出击;巴里,你感觉布鲁斯在躲你了吗?」

突然被黛安娜点名的闪电侠一愣,不解的摇摇头「他躲我吗?!我常跑去蝙蝠洞找他他都没说什么我拿他的点心吃他也没说什么而且……难道就是在蝙蝠洞躲我吗?!」

黛安娜没理会兀自陷入混乱的闪电侠,朝超人眨眨眼。

「你知道他家在哪。」

超人不确定的挑眉「喔…但我不确定…你知道的,『滚出我的哥谭』?」

这回换黛安娜挑眉。「那会阻止你吗?」

「…布鲁斯对我可不像对你那么客气。」

「你如果知道我们刚认识那会儿的事情就不会这么说了,他很擅长让人感到难以忍受。」

这回超人跟着公主一起笑了,知道不是只有自己这么觉得让他释怀了点。

「说真的,布鲁斯习惯故意当个浑蛋,这才是最让人难以忍受的地方,很多时候你都不知道该揍他还是该抱他,但我想你们应该可以处得不错,鉴于你已经揍过他不只一次。」

 

 

过了几天,超人选了个哥谭天气晴朗的夜晚来到蝙蝠侠占据的滴水兽前。他感觉对方察觉他时一瞬间的紧绷,接着像是强迫自己般的慢慢放松下来,那个紧闭的嘴唇感觉像是在忍耐不要朝他喊出那句话。

「晚上好,布…蝙蝠侠。」

黑暗骑士沉默片刻,发出了混杂着疲惫与恼怒的声音。「在你接着说任何话之前,先找个地方把那红披风藏好。」

克拉克提醒自己今天是代表母亲来邀请布鲁斯,勉强忍住没回嘴,配合的跟着蝙蝠侠走到比较隐蔽的地方。

「什么事。」

「瑪莎想邀请你去家里吃个饭…当然,也欢迎阿尔弗雷德。」他有些没底气的说道。

「好,还有什么事。」

超人愣了愣。

「不好意思,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好,以及,还有什么事。」

「喔……没了,就这件事……」

本来克拉克在心里打好的所有关于瑪莎多希望见到他或是多想当面感谢他之类的腹稿,一下子全都用不上,他想过几种可能,但一口答应不在他的预料之中。

一阵难熬的沉默。

「你知道有联盟通讯器这东西存在。」

「我只是想当面邀请,合乎礼貌。」还有不至发生被拒绝后马上切断通讯的情况。

「时间地点传给我或阿福,我会到,还有,用通讯器。」

蝙蝠侠压着嗓子说完,往黑夜的哥谭一跃而下,而超人憋着一肚子的回嘴话没能来得及发泄。

 

向瑪莎询问时间的时候,克拉克试着成熟的没向她透露关于他跟布鲁斯那段令人挫折的交谈。瑪莎知道布鲁斯要来显得干劲十足,他想维持母亲的好心情。克拉克照布鲁斯说的直接传了时间地点过去,很快得到了『了解』的回复。

 

周末,布鲁斯依约准时的出现在肯特农场的屋子前,带着鲜花和礼物,礼貌的和瑪莎问好,然后略显僵硬的和克拉克点了点头。好吧,起码他对瑪莎还是很有礼貌的,克拉克既松了口气,又对这差别待遇有点不舒服。

瑪莎热情的招待布鲁斯晚餐,而他配合的一一认真品尝并赞美她的手艺,直到他再也吃不下,求助似的看向克拉克──克拉克眨眨眼睛又确认了一下,布鲁斯那确实是求助的意思。

克拉克忍不住笑。「妈,再给布鲁斯一点苹果派,他喜欢那个。」

布鲁斯随即恼怒的瞪了他一眼,他大笑出来:「那几块派不会害你的腹肌不见的。」

晚餐非常愉快,而剩下的苹果派最后还是进了克拉克的胃里。

这晚的布鲁斯表现得既不像蝙蝠侠也不像花花公子布鲁西,他礼貌、安静,而且在瑪莎面前显得有那么点──像是在长辈面前的小孩那样──不知所措,在今晚之前,他大概没有想过那个形容词能套在布鲁斯身上。

 

甜点后,布鲁斯得体的感谢瑪莎的招待,并且表示必须离席了。带着瑪莎特地多烤的苹果派,克拉克送布鲁斯一起往停在农场空地上的飞机走去。

「谢谢你今天能来,瑪莎很开心。」

不得不说,克拉克对于今天布鲁斯能赴约真的有那么点讶异,并不是说他觉得布鲁斯会无礼到随便失约,只是他一定程度上知道蝙蝠侠和布鲁斯韦恩真的很忙,而他甚至没有费心问布鲁斯的行程安排来约时间

布鲁斯轻轻的哼了一声大约算是回应。

现在克拉克直接的观察着布鲁斯,知道那一直以来并不是──或不完全是──冷漠疏远,那有很大成分是拘谨的表现。

「如果你想知道,我也很高兴,真的。」他注意到布鲁斯却不解的眼神。「我是说,直到今天以前,我总觉得我单方面把你当朋友,而这似乎让你不怎么自在,看起来你就是不喜欢我。」

「…我没有不喜欢你…」这句话如此的有既视感。

「但你一直很冷淡。」

克拉克挑着眉看向布鲁斯,看他有那么一刻停了下来似乎想解释些什么却又紧紧的抿着嘴唇,结果还是转身朝着飞机前进。

「如果让你有这种感觉我很抱歉。」

「嘿」克拉克大跨了几步档到布鲁斯面前,「我没有抱怨的意思,只是希望你放轻松点,好吗?」

布鲁斯好像思考了那么一会儿,点点头,「我尽量。」

那不是他希望布鲁斯接收到的意思──也可能他接收到了,但反应不如预期。

「所以…」克拉克在他们之间来回指了指,「朋友?」

「我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

「你歧视外星人?」

「我不……」

「不不别道歉」克拉克赶紧打断布鲁斯,「只是开个玩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觉得为什么要从你那里得到一个『朋友』标签怎么这么难。」

布鲁斯一直锁着眉头试图表达什么,但克拉克对他的情商已经不抱期望,干脆不给他表达机会紧接着说:「反正不管怎样,这不妨碍我把你当成朋友。」

克拉克目送着始终板着脸的布鲁斯上飞机,挥手道别,布鲁斯看着克拉克一会儿,最终仍然只是向他点头致意,关上了机舱门。

布鲁斯总是欲言又止,克拉克想着,但管他的呢,起码他现在不会再尝试杀死我了。

 

 

做你该做的

那个低沉的声音这么说

天空正在燃烧

铁锈与焦臭的味道

生命流动的声音……

 

 

「超人……超人!」

超人的视线猛地撞上身旁蝙蝠侠的视线。

他们正坐在宇宙飞船中。

克拉克想了起来,他和布鲁斯搭挡进行太空任务,现在正在返航途中。

「你在走神。」蝙蝠侠的视线透过白色的护目镜锐利的审视着他。

「抱歉…刚才不知怎么的…」

「你前一刻还在说着航线,突然间就安静下来,怎么了。」

蝙蝠侠难以察觉的关心总是被包装的像是在审问,但克拉克了解自己多年的挚友,事到如今不会再被他带刺的表象刺伤。

「没事…就是突然闪神了。」。

蝙蝠侠哼了一声,带有轻微笑意,「迫不及待举行婚礼了?」

他发出一个十分不超人的呻吟声,揉着自己的头发,「天啊布鲁斯,你不知道办一场婚礼有多少细节能让人发疯,这肯定是给新人的考验,能够一起撑过这个肯定能白头偕老。」

「但你享受这个过程。」

「好吧,对,但还是让人抓狂。路易丝为了餐巾的折法一整晚没睡,隔天朝自己发了一通脾气,不敢相信自己为了桌上的餐巾折法要选哪种烦了一晚。」他转过头来,用那种自己都知道肯定很傻的幸福笑脸对着布鲁斯。

「你在炫耀。」

「我只是在分享幸福给我的伴郎。」

「那就是炫耀。」面具底下的嘴角弯起,那大概是黑暗骑士最接近于微笑的角度。

克拉克顿时感慨万千,从第一次见面时的恶劣印象、互相攻击,经过多年的搭档,争执和和解,到如今布鲁斯竟然是他的伴郎。

他刚想起自己刚复活那阵子的事,当时他被蝙蝠侠忽远忽近的态度搞得有点烦,决意不管对方的态度丢直球反倒是豁然开朗了,布鲁斯确实对于主动凑上去的人没什么办法,比如闪电侠,比如自己。只要不被他故意营造出来的"滚开"气场骗到,不被他故意做出的浑蛋发言或行为气走(阿瑟曾经表示这事只有情商特别好的闪电侠和超人能受得了)。

但老实说在他开口问布鲁斯之前预想过被拒绝,毕竟布鲁斯从未亲口承认他们是朋友,事到如今也仍然对他有所保留,克拉克对于布鲁斯那永远不能付出信任的性格不是不懊恼,但他尊重布鲁斯,并且很高兴看到布鲁斯愿意偶而在他面前泄漏出的这些小小情感表现。

「布鲁斯,你不知道我多高兴你能当伴郎……」

「停止,肉麻话等到婚礼的时候再说。」

「所以到时候我可以说吗?」

「说得好像我说不就能阻止你一样。」

「喔,我当然会说的。」 



TBC


评论(5)
热度(162)